敬告讀者

《知識通訊評論》是二○○四年十一月正式出刊,迄今八年時間。八年前我們會籌辦這這份刊物,主要不是為了推廣科學知識,而是希望引起我人社會對於近代科學知識與文化層面交互影響的重視。我們會有此一想法,與近代歷史中我人接受近代科學過程的心理因素,息息相關,過去八年中,我們也在多篇社論說明了此一看法。

過去八年的經驗,讓我們認識到,此一問題在我們文化中的疏離地位,正如我們的觀察,在我人文化中,科學還是一個看似純粹的知識。

令我們欣喜也意外的是,與我們有夥伴合作關係的英國頂尖科學期刊《自然》雜誌,幾乎沒有一期沒有討論科學知識本質、科學的社會影響,甚至關乎科學知識產生的科學研究制度和評鑑等問題,這使我們得以引用這些討論,來促使一直以歐西為張本的我人文化中人,更能夠接受此一問題的重要性。

八年來,我們看到相當的改變,也看到愈來愈多對於在不同文化中,科學呈現不同意義的討論,這同時反映在讀者訂戶給予我們的回饋之中。

但是當前的經濟挑戰以及電子網路的興起,使我們面臨許多現實的困難,雖然得到許多無私的實質支持,也有許多訂戶讀者的鼓勵,但是面對現實層面許多無法克服的困難,我們不得已決定停刊。

我們深知文化是長期的工作,文化是塑成,亦非一朝一夕之功,八年其實是相當短的時間。《知識通訊評論》雖然停刊,但是我們會繼續努力,希望完成我們預期的工作。

再次感謝各位長久的支持與鼓勵。

《知識通訊評論》 編輯部 謹啟

« 魏特曼:我希望希格斯粒子不存在∣回首頁∣如何創造偉大的實驗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