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鑑識科學大醜聞

知識新知 11/01/2012


最近美國麻州爆出鑑識檢驗人員假造毒品檢驗報告醜聞,這不但引致平反錯誤判罪的要求,也曝露美國司法體系鑑識檢驗工作負荷超量的嚴重問題。

消息曝光後,杜肯隨即在二○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遭到逮捕,此事件讓全美目光焦點集中到犯罪證據鑑識工作,引發對政府未對從業人員善盡監管的高度質疑。《自然》雜誌獲消息來源指出,該實驗室為處理八千多個已送來逾三十天尚未處理的檢測案件,曾向聯邦申請經費補助,而這樣的案件數相當於一整年的工作量。其實美國各地的鑑定實驗室,都同樣面臨工作負荷超載的問題。

波士頓大學鑑定科學計畫主持人寇頓(Robin Cotton),之前曾負責帶領一個鑑定實驗室,他表示,「別太天真地以為你的實驗室絕不會發生此種狀況。現在全國各處實驗室的主持人都繃緊了神經,準備面對外界的質疑。」不只寇頓,還有其他人也認為,杜肯造假事件,讓美國的犯罪證據鑑識體系資源不足的問題浮上檯面,鑑定實驗室工作人員及主管,既要迅速將檢測結果提供法庭,對於每個案件的檢測程序又不能稍有馬虎,實在承擔龐大壓力。

對於其偽造犯罪證據檢測結果而影響兩起刑事案司法判決,以及宣誓誠實發言卻對其具備資格扯謊的兩項指控,杜肯堅稱無罪。然而依據《波士頓環球報》刊出的一份警方偵訊紀錄,杜肯自白她在過去兩年到三年間,曾假造許多案件的檢測結果,針對經手的大部分案件,她憑猜測來決定樣本的性質,但「有些時候」實際檢測結果雖是無毒品反應,她卻紀錄成有毒品反應。由於杜肯無法向警方指明,她究竟偽造了那幾個案件的檢驗結果,並表示有時她為了圓謊,會刻意污染檢體以配合偽造的結果。

如此說來,由她經手上萬個案件,可能導致許多無辜的人被錯誤定罪。為了挽救這個錯誤,法院將從二○一二年十月十五日起,對於那些因而已入監服刑的人,進行聽證,重新審理他們的案件。

杜肯在實驗室中負責的工作,是從警方搜得的疑似毒品中,找出化合物。警方約談了之前和杜肯在同一實驗室工作的同事,從他們口中得知,杜肯是全實驗室中在最短時間內完成最多樣本檢測的人,生產力卓越到不可思議,讓人不得不質疑,也造成其他同仁的壓力。為了平息眾人的抱怨,一位高階主管曾指派專案給杜肯,想要「讓她放慢工作腳步」。

在面臨停職處分下,杜肯在今年三月主動辭職。該實驗室的分析化學單位主管已被解職,州政府主管實驗室的局處首長已經辭職,杜肯的直屬主管則面臨紀律處分。該州公共衛生委員會主委奧爾巴哈(John Auerbach) ,因此一醜聞讓大眾喪失對麻州政府犯罪證據檢驗公正性的信心,已主動辭職以示負責。

資源問題

其實,全美各地的鑑定實驗室,為了要應付不斷增加的送檢案,均面臨龐大的工作壓力。在《自然》雜誌追蹤下,發現在二○○九年至二○一一年間,例如在華府的美國國家司法研究所分配至少一百二十萬美元經費給麻州警方,以利其處理積壓案件,這些經費有的用於雇用更多的藥檢人手,有的用於購置新設備。一位國家司法研究所發言人已確認,杜肯服務的實驗室也獲得部分資助。依規定接受這項經費資助的單位,必須對於任何遭指控或被懷疑有影響鑑定科學誠信的不法行為,進行監督並陳提報告,但是國家司法研究所表示,截至二○一一年底為止,尚未接到麻州警方的任何報告。

根據一份針對美國各地鑑定實驗室的調查顯示,執法當局送交檢驗的案件,有四分之一無法在三十天內完成檢驗,積壓案件數不斷成長,造成實驗室沉重的工作負擔,其中以DNA檢測案為數最多,所以是否有因該等案件檢測結果造假引致司法錯誤判決,分外受到關注。但是,毒品是美國司法體系執法的優先順位,因此毒品檢驗實驗室還是不斷湧入大量的送檢案。

在深入檢視警方報告後,可以歸納出實驗室有陳積案件的主因之一,在於二○○九年美國最高法院就(梅林德茲-狄耶斯告麻州)「Melendez-Diaz v. Massachusetts」一案的判決,其結果推翻了原先的毒品判決,理由辯方請求交叉詢問對嫌犯身上搜出樣本做初出檢測節結果的鑑識科學家,但是卻未得到允許。這意謂著現在辯方律師更有可能會要求鑑識科學家出庭作證。美國罪案實驗室主管協會的實驗室評審委員會主委基頓(Ralph Keaton)表示,「鑑識人員的時間都花法庭上,而不是在實驗室進行檢測,積壓的送檢案件怎可能不增加?」

現在美國國會已提出一項法案,目標是藉由提供經費,進行國家標準的研究發展,以改進鑑識科學的工作品質,但是該項法案並未提供資金來清理積壓案件。設立於紐約市的「昭雪計畫(Innocence Project)」政策主席薩潤(Stephen Saloom)志在揭發司法誤判,還冤獄者清白,他直言即使該法案通過,對於因刻意捏造的檢驗結果而被定罪的案件,仍然無法提供立即的補救。

杜肯的律師戈登(Nicolas Gordon)表示,他的當事人不會接受媒體訪問。杜肯已交保候傳,將在十二月三日出席法院聽證。戈登說他已知悉針對其當事人的指控,但不對指控內容的真實性發表評論,只說,「未來幾個月的發展可能會有變化,一切情況未定。」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二一期】2012.11.01

« 如何創造偉大的實驗室∣回首頁∣文化的自信和創造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