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警惕了日本向右轉嗎?

國際情勢 11/01/2012


日本要掀起右傾風以便復興軍國主義,首先便須否定有二戰戰犯,然後內閣大臣便可以堂而皇之地赴供有甲級戰犯靈位的靖國神社去參拜,這計畫早在右派政客的計畫之中,而具體展開則應是從二○○五年開始,那年十月十七日,時任總理大臣小泉純一郎身穿大禮服以首相身分去靖國神社參拜。

同一天,在野黨民主黨的議員野田佳彥(現在是總理大臣),向全體內閣致送了一份質問書,他在質問中說:「在舊金山合約之後,經過國會四次決議,日本已經替A,B、C級戰犯恢復名譽,即是洗脫罪名,基於此,以甲級戰犯存在來反對小泉參拜靖國神社,就不成理由,如果不向社會解釋這樣的反對理由是不對的,就是侵害了所謂甲級戰犯的人權,因此有必要重新認識甲級戰犯,方是保護國家、保護人權的緊急課題,在為戰犯進行名譽恢復上,昭和二十七年(一九五二)五月一日,日本法務大臣傳達了在國內法上對戰犯的解釋有變動,我所理解的是國內法上政府以及國會的共識是日本國內不存在戰犯,試問目前政府的見解是什麼」。

這根本不是質詢,而是把球做給小泉內閣讓小泉對此有所發揮,很顯然,執政的自民黨不願自說自話,所以與反對黨右派議員共謀,由民主黨右派議員提出質詢。

接著按照劇本,日本內閣「討論」了一週後,於二十五日就召開內閣會議,就野田的質詢提出了回答。這項內閣正式公文指出:「對於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以及其他聯合國戰爭犯罪法庭所作的判決,不管他們是否在日本巢鴨等監獄中執行都屬於事實,不過,所判的刑並不是按照日本國內法所作的判決」。

這就表示否定了東京戰犯法庭的所有判決,在日本人的立場上,這些戰犯根本不是戰犯,因為日本法律不認為如此,是外國人強加的罪名,所以日本人可以不承認,就日本人的立場來說這些人是衛國英雄,當然可以奉祀於日本的靖國神社,日本人無論平民或官員當然可以去參拜。於是極右派報紙《產經新聞》對此加以報導,並指出:民主黨議員野田佳彥最了不起的就是讓日本內閣發出了這一篇答辯文。

日本政府恐怕引起其他國家的抗議,於二十七日以回答外國記者提問的方式說:有關戰犯不是國內法判決的說法並非小泉政府新見解,而是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政府在答辯時就提出過。

東京戰犯法庭是美國一手主導統成立的,美國政府居然對日本這種強詞奪理胡亂辯解不予抗議,試問其他國家怎樣抗議?分明是在美國臉上搧了一記耳光,美國小布希政府都不予理會,這就更增加了日本政客參拜之勤,小泉是每年必去。

小泉的繼承人安倍晉三今年去參拜,那就不足為奇了,倒是野田佳彥做了總理大臣後,引發與韓中的領土糾紛,怕更添麻煩而未去參拜,不過他不阻止閣員去。

日本政治之向右走,應是小泉開始,他的作法是:一方面非常親美,一方面則向右,由親美而鬆懈了美國對日本向右的戒心,其時美國當政者是小布希,他對日本的歷史及國民性的了解可以說是「零」,他只覺得日本向右就是反社會主義,反社會主義就是美國的利益,何況其時正是他發動兩場難以善後的戰爭,伊拉克戰爭及阿富汗戰爭,不但顧不到日本,甚至還需靠日本在軍事後勤上協助。

美國的國防政策設計者只談現實,認為只要在日本有相當的駐軍,只要中央情報局能深入地監視到日本的國內政治,日本只要沒有核武器,其他就不足道。

其實,日本歷史上就不是美國的朋友,根本就忘不了美國對日本大轟炸,炸死五十萬平民,這還不算兩顆原子彈所殺死的日人,愈是右派思想的人,愈是痛恨美國,且看石原慎太郎的主張,他目前要組新黨,而組黨的主張之一便是促使駐日美軍撤走。

近幾年,美國對於與日本軍事合作非常積極,原因是本身經濟力量衰退,難以支持大幅的軍事支出,利用日本在東亞對付俄羅斯、中國、北韓,美國固然想利用日本支持其亞太霸主地位,日本則藉此完成其軍國主義再起的夙願。這態勢已非常非常明顯,也使日本政客們在向右轉一事上沒有了顧忌。歐巴馬要重返亞洲,不外是壓制中國,壓制中國便不能沒有日本的協助,日本政客們敢於一再掀起民粹,敢於否定二戰結果,其故在此。

這當然是歐巴馬及希拉蕊所能警惕到的,但並不是所有美國人都不了解,試看日本民主黨的總理野田佳彥,副總理岡田克己、戰略長官前原誠司、外務大臣玄葉光一郎以及枝野幸男、哪一個不是響噹噹的右派。自民黨方面這次競爭總裁的安倍晉三、石破氏、石原伸晃哪一個不是右派先鋒,在民意調查當中,最右的石破氏曾被認為是最佳的下屆總理人選,可見民意已經鑄成,最大媒體《讀賣新聞》是右派,《產經新聞》更是向右的鼓吹者。人民安居樂業時還不至走激進路線,當日本經濟衰落,人民對前途茫然時,右派宣傳便有了市場。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二一期】2012.11.01

« 《知識通訊評論》120期目錄∣回首頁∣魏特曼:我希望希格斯粒子不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