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舉三輸的過度投資

意見評論 10/01/2012

如果提到投資教育,大概是沒有人會反對的。教育的傳播知識,裨益生活,所謂的「立己達人」,都是正面之事,以國家社會資源投資教育,誰曰不宜。

鼓勵唸書追求知識,本來是一件單純的事,但是今日的教育投資,已成為一種體制化形式,經過某種階段的教育,為的是獲取某種學位資格證書,教育成為一種社會價值的表徵或交換,透過教育體制獲取知識以及某種資格,教育成為高度工具化的一種作為。

人生存於社會之中,藉由不同手段來造成階層流動,本來是人類社會價值結構的一環,不能說是虛妄之事,只不過當前這種體制功能發展過度,價值過度單一,便造出了許多問題。

以台灣來看,所謂廣設大學,大量創造受高等教育的機會,正是這種投資教育大纛思維下的一個作為。這些年來,由於這種思維政策的導引,加上台灣地方政治的生態壓力,以及社會制度上對於表面制式學位資格的價值認定,更助長了這個趨勢,造成台灣以蕞爾小島,居然有超過一百六十所大學的局面。

這些年來,由於大學數目激增造成的種種問題,已經廣為社會熟知,尤有甚者,是許多大學畢業生的怯於面對社會就業挑戰,一些以延畢繼續躲在學校庇護之中,尤其是公立學校學生,享用大量國家社會的資源,一些還盲目繼續投入研究所的教育,造成近十年來研究所和研究生數目的劇增。

任何一個了解當前研究所生態的人就會知道,今日許多學生的考入研究所,不過是補習班的考古題訓練所造就,甚至看到一些完全不具備創新能力的學生,在一些公立大學攻讀博士,令人慨嘆。

這種近代教育體制和資源的錯置,非僅存於台灣,連一般認為教育學術進步的美國,也多受到批評。兩年前,美國兩位學者寫了一本書,對於美國高等教育的評價,是學費昂貴不合理,造成金錢資源的浪費,而大學教授的勤於研究,疏於教學,可說是貽誤下一代學子。甚至進行大學排名評鑑的《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雜誌都說,如果美國大學是一個商業體系,那麼它應該會被對手接管,需要大砍開銷和組織再造。

目前由於美國經濟情勢嚴峻,失業率攀高,許多年輕人再「宅」入學校之中,也成為一個趨勢。受到批評的美國高等教育與台灣不同的一點,是大學學費的相當昂貴,這原本賦予它某種程度的市場機制,然而目前許多借貸上學學生的無力歸還貸款,也造就一種不健康的保護傘。

台灣的情況當然更令人擔心,一方面台灣的自然資源不足,本來最寶貴的資產就是人才,如今人才如此錯置,尤其又是以國家社會資源,塑造一個個庇護之所,進一步造成年輕人的怯弱和逃避。

這個現象的造成,事實上是一個上下勾聯的共生結構造成。過多的大學所容納的過多教師,而面對評鑑的壓力,自然需要更多的研究生,來完成滿足他們學術假性指標的需求,如此週而復始,形成每況愈下的惡性循環,結果研究多聊備一格,犧牲的卻是最為重要的教學工作。

近世學術研究的問題,不是一國一地現象。此一國家支持學術研究體制,始於二次戰後,主要是見識到科學在國家發展中的有利可圖,此一資助作為由科學起始,漸漸蔓延到社會科學以及人文領域,不過就是雨露均霑的民主體制的必然之惡。

半世紀多以來,此一國家支持研究的體制,方興未艾,如不是近幾年世界經濟情勢嚴峻,前幾年還信誓旦旦的要大舉擴張。由許多國家的往例來看,這也就是政治與學術相互為用的結果,政治體系宣揚科學力量的裨益社會,研究學界則以具體指標回報得之於社會的資源投資。

兩年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表了一份報告,討論了全球研究人數的增加趨勢,以及研究評價的嚴峻問題。對這個體系的去向,也莫衷一是。

面對近代體系的諸多問題,尤其歐西世界顯現之嚴重困境,繼續沿襲過往所謂的普世思維,無視文化根源價值的過度投資教育與研究,已引致許多問題和批評,造成的國家資源虛擲,人才錯置,以及社會動盪潛在之源,可說是一舉三輸。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二○期】2012.10.01

« 如何評斷科學的成功∣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120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