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打美國牌是愚笨外交

國際情勢 10/01/2012


釣魚台島事件的背後當然有美國的因素存在,日本一再要求美國將釣魚台島列入日美安全保障條約之中,而美國也公開承諾了,沒有這個背景,日本就不敢以釣島問題挑戰中國,日美外長會議後,國務卿希拉蕊在記者會中承認了這事,但是當釣島風雲日緊之時,希拉蕊的說話語調卻又放緩了,說希望中日雙方以和平方式解決問題,原因簡單,不希望中日真的在海面上有武裝衝突,進而釀成戰爭。

美國希望的是中日關係緊張,而不是軍事衝突,前者有利於美國,後者無益,美國與所謂盟友之間往往留有後手,它能收放自如,並不是把美國綁在條約上不能動,就以美日安保條約來說,最重要的是第五條。

第五條說:「本條約締約雙方宣誓,在日本國管轄的地域內,若締約的任何一方受到武力攻擊,都將被視為本國自身的和平與安全受到威脅,並且依照本國憲法的規定和程序,採取行動應對這種共同的危險,任何這種武力攻擊及由此而採取的所有措施都必須按照聯合國憲章第五十一條的規定,立即報告聯合國安理會,當聯合國安理會採取了必要的措施來恢復國際和平與安全時,這些措施必須停止」。

看看這過程多複雜,甚至要報告到安理會,安理會要採取必要措施來恢復和平,這便留給美國無限的拖延時間與空間,它不想採取行動的話,日本便完全無可奈何。

那麼釣魚台島外面如果發生武裝衝突,美國就會視為自身的和平與安全也受到威脅嗎?

實在說,日本自己也半信半疑,只不過既然挑釁中國,便不能不以此作為壯膽的工具罷了。如果真的把這條約認真看待那就未免太天真,也未免悲哀了。

同樣情況同樣更適用於美國與臺灣的關係,台灣倚仗的是美國的國內法「台灣關係法」。

台灣關係法第三條丙項說:「任何對在台灣人民安全或社會經濟制度之威脅,以及因而對美國利益而產生之任何危險,總統應立即通知國會,總統與國會應依照緊急程序,決定美國為對付任何此類危險,而採取之適當行動」。

「因而對美國利益產生之任何危險」,這完全是由美國自由判斷的,它說有危險就有危險,它說沒有就沒有。

「總統與國會依照緊急程序」,那就拖的遠了,而「適當行動」,究竟是否就是動員武力對抗?

實在說,台灣對於這項法案真應半信半疑。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在《遠東經濟評論》上說過:「美國如果沒有決心保衛台灣,卻讓台灣人民信以為真,那就太悲哀了」。

如今,美國如果沒有決心保衛釣魚島而使日本人以為美國真要如此,那也就太悲哀了。

日本前總理大臣中曾根康弘是日本自田中角榮及福田糾夫等大牌人物之後,少見的有點見識的總理,他對日本如何發展對美外交,說的非常坦白有力。他曾說:「日本應努力促使讓美國力量為日本的利益和目標服務」。站在日本人立場這當然是金科玉律,日本遇到困難時必須把美國拖下水,尤其這困難是美國因素導致的,然而,美國真的傻到這程度嗎?沒有釣魚島事件,中日之間也有矛盾,只不過釣島事件使矛盾更激化一些而已,美國在其中的利益有限,但為有限的利益就為日本的利益與目標服務嗎?

美國在釣島事件上還留有一手,那就是它說了好幾次,在釣島主權問題上,美國不採立場,當然它也知道主權其實是中國的,但這也就能為必要時,它在這問題上後撤提供理由。

日本的外交向來是很笨拙的,而野田佳彥的外交更是不知所云,它與俄羅斯因的南千島群島交惡,與南韓因獨島事件交惡,與中國因釣島事件交惡,憑什麼?憑自己的力量嗎?只是狐借虎威想趁美國「重返亞洲」這條順風船,謀取自己的利益,卻沒有仔細估量,美國的利益何在?美國能夠因支持日本討不回來的千島群島而與俄羅斯發生衝突嗎?美國說千島群島是日本的領土,但卻不在日美安保條約範圍之內,美國在西太平洋的盟友第一是日本,第二是南韓,兩者不可忽缺,美國能因為獨島偏向日本而得罪了南韓嗎?釣魚島在美國西太平洋戰略上根本不必掛齒,它只是為了增加些中日矛盾就與自己最大債主子中國翻臉嗎?這都是不可能的事,而日本卻相信美國這張牌可以在西太平洋中亂打,何其愚也。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二○期】2012.10.01

« 誰是楊振寧∣回首頁∣基因裡的人類遠古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