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島問題美難辭其咎

國際情勢 09/01/2012


獨島(日本稱之為竹島)與釣魚台島的背景不盡相同,釣魚台島的主權歸屬是有歷史文獻可以佐証的,中國可以提出充分的主權証明,而日本卻難以提出,即使有所謂証明也牽強虛假,甚至不能自圓其說。但在獨島問題上,日本及韓國都提不出確實的歷史文獻証明,那就只能變成誰應統治的政治問題了。而這是個法的問題,可是獨島卻又在法之外,試問除了由「力量」來解決還有什麼良好的辦法?

而力量解決的關鍵卻多半在美國手中,事實上,獨島問題之所以成為問題,完全是美國一手造成的。

本來舊金山「對日和平條約」是可以解決這問題的,因為根據二戰結束前,一九四三年的「開羅宣言」及一九四五年的「波茨坦公告」,日本應放棄其本島以外的佔領地,獨島也應屬於放棄之列,根據國際法,開羅宣言及波茨坦公告都具有其法的基礎的。但是在舊金山和約中,卻完全沒有提到獨島問題,起草和約時並非沒有提到,只是和約最後定稿時被刪除了,這和約的起草及定稿以及通過,都是美國一手操作辦理的,何以有此漏洞?那是美國有意所為,按其時國際局勢以及美國自己的戰略利害,既不願偏向日本又不願偏向韓國,況且把這問題留作日韓之間的矛盾,也是美國利之所在。

既然舊金山和約沒有把獨島的主權歸屬界定,日韓雙方誰下手快,誰就能佔到便宜,就在和約簽妥生效的三個月前,南韓出手了,一九五二年一月十八日,南韓李承晚政府單方面宣布了一條南韓領海所屬的界限,就是一般所謂的「李承晚線」,把獨島包括在南韓領海界內。

其時日本與南韓還沒有建立外交關係,日本無法與韓國進行直接交涉,雙方只是隔空爭議而已,一切還是美國說了算,當南韓於五四年通知美國要在獨島建立燈塔時,美國雖不贊成,但卻沒有強勢反對,美國既不表態,日本只好向韓國建議將爭議交給國際法庭去裁決,但南韓拒絕。

時至今日六十年過去了,日本又建議將主權爭議由國際法庭裁決,南韓又是拒絕了,而同六十年前一般,美國仍然是「中立」。其實美國是主張問題交由國際法庭裁決的,這樣美國就可以避免偏向哪邊,一九五三年美國當時的國務卿杜勒斯在給駐日大使館有關獨島事情的訓令中就曾有句話說:「我方不需要採取任何行動,如果一定要美國出面,美國的政策是通過國際法庭解決」。奈何南韓六十年來堅持主權屬我,不上法庭的政策。

對日韓兩國來說,獨島問題其實是個民族主義的問題,雙方歷屆政府都不敢輕言放棄,好在這問題沒有阻礙日本與南韓建立外交關係,那就像中日建交時一般,中日是擱置釣魚台島的主權問題,韓日是擱置獨島主權,建交公報中不予提及。然而這並不表示美國不想息事寧人,一九六五年五月,日韓已談妥建交,但尚未簽約,南韓總統朴正熙應邀訪問美國,美國國務卿魯斯克建議,日韓共同在獨島建立燈塔,這種「聯合占領」可以避開主權問題而實質上解決爭端,但朴正熙說他寧願將獨島炸毀也不願以此方式解決問題。

其實在主權的爭執上,日本不像南韓那樣激烈,南韓是受過日本殖民統治的,民族主義非常強烈,尤其是在與日本爭執時,全國民眾都會燃起反日情緒,南韓歷屆政府之不敢輕易在領土問題上妥協,與此有直接關係,無論是軍人出身的朴正熙或是生意人出身的李明博。

日本看的是實際利益,如果利益滿足了,未必在各蒙其不利的情形下硬挺。這有個實例:二○○九年十二月日本民主黨當時的黨魁小澤一郎曾訪問南韓,與李明博會晤,他曾對李說:如果我擔任日本總理大臣,會放棄對獨島的主權的爭取而認可韓擁有,這是為了改善日韓關係,要安撫韓國人。這是化解兩國矛盾的最好選擇。小澤還透露說,日本爭取獨島所有權的目的主要是關係到漁業,如果要日本放棄所有權的爭取,那就需南韓保障日本島根縣漁民在獨島周圍海域進行的捕魚活動。這是南韓《東亞日報》根據參與會議者官員所透露作出的記載。

同樣是民主黨的日本野田佳彥政府為何現在非常強硬呢,這可能與日本最近右派氣焰很盛,野田內閣聲望低落,面臨眾院解散重選之時,不能不強硬,而南韓方面這次也由於總統不久改選,出奇強硬,使日本無法妥協。這便使美國不知如何是好。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九期】2012.09.01

« ∣回首頁∣基改作物的加州標籤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