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到飽」的期刊付費機制

專題報導 07/01/2012


傳統的科學期刊收費方式,不是向取用文章的讀者收費,就是要求作者支付刊登費。現在有新期刊推出「付一次費隨你取用刊登」的收費方式,為期刊市場投下新的變數。

科研類出版業者不斷搶瓜市場大餅,然而,大多數業者在選擇基本商業模式時,只會選擇其中一種:其一為讀者自行支付文章取用費,其二則是作者繳付約為數千美元的刊登費,而讀者可以免費取用。但是,六月十二日,一份名為《PeerJ》的開放存取出版業者正式開始營運,在科研出版市場佔據了一塊新利基,此舉也被出版專家視為一場激進的實驗。它只會向作者收取一次費用,作為終生會員制的註冊費,而後他們將可在此免費發表經過同儕審稿的研究論文。

曾在世界規模最大的期刊《公共科學圖書館》(PLoS ONE)擔任出版者的賓佛(Peter Binfield),與曾於研究論文分享平台Mendeley工作過的霍伊特(Jason Hoyt),是《PeerJ》的共同創辦人。他們認為,為顧客量身打造、開放取用文獻平台等措施,能夠使論文出版程序更為流暢。他們兩人的投入,也是造成《PeerJ》引起廣泛討論的主因。尤文馬里恩考夫曼基金會(Ewing Marion Kauffman Foundation)的資深成員,同時也是開放式存取系統推廣者的威爾班克(John Wilbans)表示:「我覺得啊,如果我聽說的那些人都在那裡工作,那真的代表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他們能讓聽起來很瘋狂的主意,變得沒那麼遙不可及。」

《PeerJ》只不過是在開放存取概念逐漸嶄露頭角後,受到鼓勵而發展的眾多嘗試其中之一,但它可能重新塑造未來的科研出版形式。賓佛認為,他們見證了新型出版模式的大爆發年代,未來幾年將是一段非常有趣的時期。

賓佛希望《PeerJ》的成長能像《公共科學圖書館》一樣迅速。《公共科學圖書館》在發行首年(二〇〇七年)刊登了一千篇文章,而現在,它每個月就刊登兩千篇文章。賓佛表示,《公共科學圖書館》刊登的大量文章數,拉寬了「期刊」的定義,與其說它是一本期刊,不如說是一個巨大的同儕評審論文庫。賓佛也補充道,《PeerJ》要能成功,不一定要像《公共科學圖書館》一樣刊登如此大量的論文。

《公共科學圖書館》向每篇文章收取一千三百五十美元的刊登費,而《PeerJ》的使用者只需要支付兩百九十九美元,便可無限地自由存取或遞交論文,使用者也可選擇每年繳交小額費用(一百九十九元或九十九元),以存取或發表有限數量的文章。(若一篇文章有多位共同作者,所有的作者都必須是會員。但若該篇文章的作者高達十三人以上,則只需要有十二名成員繳交會費。)《PeerJ》接受了舊金山的創投公司O’Reilly Alpha-TechVentures一筆未公開的創業資金後,將在今年八月正式接受論文投稿。

儘管出版成本不高,《PeerJ》的創辦人們仍承諾,《PeerJ》將如《公共科學圖書館》一樣,由同領域的其他作者們審核投稿文章是否具科學效力,但並不判定他們的科學重要性與影響力。其他一些公開存取的期刊也採用此項政策,包括《自然》出版集團的期刊《科學性報導》(Scientific Reports)。這迥異於另一些開放式存取期刊,如即將發行的《eLife》,就計劃專門刊登具高影響力的研究。為了避免審核者不足,《PeerJ》要求會員每年至少必須審核一篇文章,或參與出版後的評議。

儘管將使用者從單一文章付費機制解套是一項重大的創舉,還有更多瘋狂的想法正在醞釀。例如,高能物理界一旗下包括補助機構與圖書館的聯合財團SCOAP3,正計畫支付一筆經費給出版商,使每篇文章能夠開放存取,而每位作者不用再個別支付出版費。SCOAP3在六月一日首度表示,他們已經向出版商釋出合約正式招標,希望能於二〇一四年一月開始正式服務。

近期上任的《公共科學圖書館》出版主任倪龍(Cameron Neylon)表示,其他的想法諸如:向每位投稿者收費,而不只向文章被刊登的作者收費,直接使用政府經費支援所有出版物,由研究資助者自行設立出版設施(就像某些生物資料庫一樣)等。

沒有人知道哪些想法會成功,但是,許多人認為,目前的這些試驗有助於揭露出版學術文章與數據的真實成本。倪龍認為,《PeerJ》某方面象徵著出版成本可以更低,這相當令人拭目以待。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七期】2012.07.01

« 西班牙科學危險的轉機∣回首頁∣氣候模型的不確定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