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軍事合作的可能性不大

國際情勢 07/01/2012


俄羅斯總統普丁訪華時曾表示過俄中兩國在安全問題上的接近,而在與副主席習近平會晤時,表示得最明確,他說將推動加強俄羅斯與中國的軍事合作,已經舉行更多的軍事演習。他以中俄前不久在黃海舉行的海上聯合軍演為例,稱這樣的演習還會繼續,說:「我們將在軍事領域繼續合作。」他知道半年後習近平即將接班,他選擇在與習會談時說這些話當然有其意義的。中方媒體似乎未予報導,俄國媒體則發表了。

其實中俄合作最重要的應是經濟文化合作,如果這兩個國家在這些方面緊密合作,便不難使政治軍事結合充分實現,而現在的問題卻是:雙方在這方面合作的條件仍然欠缺,於是人們便懷疑,所謂軍事合作究竟有多大價值?因為軍事合作往往是因為現實目的合作,有特定的意義,一旦現實目的消失,合作也就作罷,而且軍事合作往往有針對第三者的情況,這也就難免使情勢複雜化。

中方之對軍事合作一事持低調,俄方則高調宣揚,這其中當然有各自的盤算。就俄羅斯的立場而言,以前曾懷有與歐美改善關係的意念,梅德維捷夫任總統期間,曾對美俄關係改善作了很大努力,這絕不是梅德維捷夫的外交政策與普丁相左,這政策絕對是得到普丁支持的,普丁所不願公開去搞的事,讓梅德維捷夫去做是很合理的。但是這親歐又親美的政策失效了,終梅的四年任期中,沒有寸進,北約東擴的勢頭毫不放鬆,美國在歐部署反飛彈系統的工作也未放慢。美國的政策仍是要壓縮俄羅斯,不准它有翻身成為一流國家的機會,於是普丁知道除抗衡外,別無他途。但抗衡則力有不足,那麼,拉中國來共同抗衡似乎是唯一途徑。

這麼一個機會,美國在後來伊拉克及阿富汗戰爭後,將軍事矛頭指向亞洲,進行所謂重返亞洲的戰略,這戰略的目標當然是壓縮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力。當中國的所謂崛起壯大即對美國有很大威脅之前,先予壓制,中國當然要抗衡。中國在經濟方面有足夠的抗衡力量,但在軍事方面則差很大距離,美國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之後的十年來,中國雖然加快軍事步伐,但距真正的現代化仍有不足。一旦與美國發生軍事衝突,無論是有限度或大規模都沒有致勝把握。而俄羅斯的武力卻是美國的大忌憚,在挨飛彈方面,俄羅斯有足夠的第二擊報復力量。於是普丁認為此時中國需要俄國的軍事支持,中俄在軍事方面合作是互利的事,與美國在太平洋集合日、韓、澳、以及東南亞一些小國對付中國時,中俄合作共抗難道不是很合情合理嗎?

普丁另外一個想法是:在美英的作梗下,與歐洲合作在可見的將來是不可能的事,俄國要擴大力量只能向東,向太平洋,與中國合作,在開發西伯利亞及能源供應亞洲方面都有利可圖,在對付日本索取千島群島方面也可增加力度。

但是,這卻不是中國的全部利益,所謂軍事合作不僅是軍事共同演習而已,而是要互助增強彼此的武裝力量,但在這方面,俄國並沒有絲毫放鬆,俄國最先進的戰機可以賣給中國潛在的對手印度,卻不肯供給中國,中國在火箭推力及飛機發動機的力量方面顯然不足,但俄國也沒有協助發展的意思。更不要說潛射洲際飛彈與美國最在乎的戰機方面了。俄羅斯一方面保護其軍工業,怕中國與其在國際市場競爭,另一方面也怕中國的軍力強大到可以與俄國相持。如果沒有這些實質的軍事合作,用演習來嚇唬美國是沒有什麼意義的。這就是中方一直不強調中俄軍事合作的主要原因。

次一原因是:中國與美國的關係複雜,經濟上彼此相需,很難決裂。軍事上美國雖擺出安全圍中國之勢,但只是消極被動,並無兵戎相迫的情況,這對中國來說並無立即的威脅,中國如與俄羅斯軍事同盟反而會使美國積極調動武力,從而使中國承受壓力,進而影響到對美國的經濟貿易關係。俄羅斯媒體「導讀」有篇文章說:由於中國從不與任何國家結成任何真心的義務性聯盟,因此中俄之間也不可能出現真心的聯盟關係。中國人相信:「任何聯盟都會限制他們的空間,尤其是與第三國的關係。」當然普丁之強調軍事合作,也未必是真心想軍事合作,今年一月在競選總統期間,普丁曾發表競選性署名文章,其中曾強調「俄羅斯之帆乘上中國風」,這應視為想經貿合作的意思。認為兩者之間有巨大合作潛力的機遇。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七期】2012.07.01

« ∣回首頁∣反科學份子殺害義大利核工程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