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兩極的冰河研究

知識新知 06/01/2012


青藏高原的冰河是否已在消失,曾引起過爭議。目前開始的一個計畫,準備在冰河區建立高科技觀測站,來實地監測世界第三大的冰源。

因為世界最高冰河是否能永續生存引起了爭論,一組國際團隊,計畫進行測量西藏及附近山區冰河生存指標的長期活動。

在這個被視為地球第三極的區域,有著四萬六千個左右的冰河,是南亞及中亞十四億人口的水源。雖然許多氣候研究認為,冰河在快速的消失,但並非所有的測量結果都如此悲觀。現在,觀測該區氣候變遷的這個國際計畫第三極環境(TPE),預計將監視二十五個冰河,期望能藉此得到答案。該計畫負責人四月中會決定選定進行的冰河。

從今年底開始,一個由亞洲研究者領導的團隊,將進行每年兩次的冰河探勘。也會使用衛星,測量冰河質量的變化:包含擴增冰河的降雪,及讓冰河縮減的融冰。

進行研究的地點,是為了觀測那些主導冰河命運的重要因素。將會測量如地形提升、地志、地理背景、氣候及覆蓋冰層的碎屑物種類等條件。北京的中科院西藏高原研究所所長,同時也是TPE的科學委員會主席姚檀棟指出,這些關鍵的冰河,可以看出氣候變遷對於第三極所造成的影響。該團隊將在各觀測點,使用相同的測量方法,希望能分析出在第三極中,不同區域對於氣候的變遷是如何反應,以及造成反應的原因為何。姚檀棟宣稱,搜集的資料在幾年的所有權期限之後,將放入公共資料庫中。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委員會在二○○七年的報告中指出,喜馬拉雅山區的冰河,最快將於二○三五年消失。但這項宣稱,現在卻變成無稽之談。新德里能源與資源研究所的冰河學家泰雅(Shresth Tayal)指出,冰河的實際健康狀況,仍是個未定的問題。目前研究人員往往依靠衛星測量,來記錄該區冰河的表面積及終端點。西藏高原研究所做了二十年冰河質量變動實地調查的冰河學家田立德認為,衛星測量可能會誤導結果,有些冰河外觀看起來不變,甚至表面積增加了,其實卻可能在變薄。

根據重力量測及氣候監控衛星(GRACE)任務所得的測量數據,一份二○一○年發表的報告中指出,第三極每年平均損失了約五百億噸的冰層。而根據蘭州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劉時銀領導的研究,一份未發表的西藏冰河記錄,有超過百分之七十的青藏高原冰河正在消退中。但今年GRACE觀測數據的分析,認為亞洲高緯度冰河的消退速度,只有之前認定的十分之一,而平均起來,青藏高原的冰河甚至還在成長。

高風險數據

但是許多冰河學家對GRACE的最新結果感到懷疑。尼泊爾加德滿都國際山區整合發展中心的遙測專家穆爾(Pradeep Mool)認為,當衛星測量的結果,和許多冰河學家幾十年的實地測量結果完全相反時,就該是懷疑它正確性的時候了。

日本名古屋大學冰河學家藤田浩二指出,從二十五個冰河得到的分析並不能解決所有的爭議,但至少是個好的開始。參與研究的加拿大環境部水文學者楊大慶指出,除了評估質量變化之外,研究團隊也將設立數個綜合觀查,以監視天氣及太陽輻射,同時測量雪、土壤和冰層的性質。該研究也將測試高海拔地區測量雪量的方法,楊大慶認為,這是高山研究中最需要但卻缺乏的資訊。

未參與TPE計畫的紐澤西州立羅格斯大學氣候學家蘭華拉(Imtiaz Rangwala)認為,觀測站可能可以幫助解決高海拔地區急迫的氣候變遷問題。許多氣候模型指出,相較於低海拔,高海拔地區的暖化速率會更快。但在蘭華拉及同事米勒(James Miller)上個月的報告中,許多山區並沒有符合這個明顯的趨勢。他認為,在這個其他觀測站因缺乏資金而可能關閉的同時,TPE將可填補高山研究的巨大漏洞。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六期】2012.06.01

« 美國新築東亞聯盟∣回首頁∣巴西森林保育步入倒退困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