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紀念吳健雄

意見評論 05/01/2012

一九一二年出生的吳健雄,今年五月滿一百歲。去年國際科學界為紀念居禮夫人得諾貝爾化學獎的一百周年,特別定為國際化學年。對於吳健雄有認識的人也知道,有人稱呼她為「中國的居禮夫人」。那麼在吳健雄一百歲的時候,應不應該來紀念她呢?

如果順著紀念居禮夫人相同的思維,那麼紀念吳健雄就會是自然而恰當的。以物理科學工作來看,吳健雄實驗工作的影響,不但十分深遠,她實驗設計上的深思和講究,也受到內行科學家的高度贊賞。吳健雄與居禮夫人身處不同時代,科學工作的內涵沒有比較的基準,但是如果以實驗科學的能力和成就來看,則吳健雄毫無疑問是不遑多讓的。

現在許多人說起吳健雄,多表彰她是一個傑出的科學家,或是成功女性的角色,在台灣每年暑期舉行的吳健雄科學營,便是以吳健雄為此一典範,除此之外,許多人已不知道吳健雄是何許人也。

吳健雄確實是一個科學家的典範,而科學家成為時代的典範,其實和人類其他的文化創作很不一樣,一般來說譬如文學藝術等創作,人們能夠自然的欣賞其內涵,心生喜悅而嚮往之。科學呢?多是玄奧疏離的,人們之所以對科學展現欣羨之心,主要來自科學展現了改變文明面貌的力量。

科學展現出改變文明面貌力量的歷史,起伏曲折,現在一般認為,二是世界大戰是科學地位最戲劇的一個轉捩點。在那之後,科學成為國家預算支持的主流事務,這個趨勢至今沒有偃息。

二次戰之後冷戰伊始,是科學全面樂觀的時代,經濟民生發展,軍事國力擴張,都與科學力量相輔相成,科學知識所發揮的立竿見影效果,由醫療到能源,加上戰後百廢待舉,人口快速增長,確實造就一個空前繁盛的盛景。

在冷戰局面之下,國家軍事力量發展需求與科學的緊密牽扯,已多有論列,在那個氛圍之中,科學成為國家社會進步發展的動力,自然就成為無由置喙的一種共識。

當然,在科學驅動全面發展的景況中,並不是沒有另類聲音,舉例來說,上世紀六○年代以降的環境運動,後來的反核以及生態保育運動,以及其他科學文化的辯論,可以說都是對於科學發展造成後果的反省,但是其解決之途,卻依然不脫科學思維,簡單來說,就是仍以人的需求為本,冀求達成即時有效的結果。

在現今市場經濟資本體系的發展中,科學看似已成不可逆轉之勢,但是如果看今日歐美發展國家的經濟景況,不禁也要問一句,到底這只是發展過速規範失序所造成的失衡狀態,還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嚴峻險況。

回到一個根本的問題,那就是由科學而來力量所形塑的現今世界景象,到底應如何面對。在這背後的思維就是,到底科學是不是人類面對外在環境的唯一出路,除了科學之外,是不是還有其他面對外在環境的不同思想。

到了這裏,我們便可以回到最開始的那個「為什麼紀念吳健雄」的問題。一點不錯,吳健雄的成就,是在傳統科學思維下所達成的,她自己也並沒有對科學的哲學懷疑和挑戰,但是作為一個近代物理科學的典範人物,吳健雄確實表現了一種不同於西方文化中科學家的信念,那就是對於自己中國文化的一種信念。

吳健雄在談話之中,常談到中國和美國與她的關係。吳健雄是一九三六年離開上海,她一九九七年病逝紐約,雖說六十多年主要在美國度過,卻沒有減損她對於自己文化的信心,她曾經說過,「美國有許多中國通,其實是一通也不通。」她談起對她啟發最多的父親,說父親沒有到國外唸過書,但是思想比去過國外的人還新,她也說自己在國外這麼多年,看過這麼多人,覺得沒有幾個人比得上她的父親。

對於吳健雄啟發最多的另外一位師長胡適先生,吳健雄中學時代就受胡適文章影響,後來上海中國公學上胡適的中國思想史,對於自己文化有了深刻了悟。這使得吳健雄雖然後來研究西方的物理科學,一生大半日子在美國度過,卻一直是一個有根有本的中國人。

因此,紀念吳健雄除了紀念她科學上的了不起成就,更應該紀念她對於自己文化的信心,而這種對於我人文化的信心,正是當前這樣一個科學思維備受挑戰時代裏,所最應該珍視的。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五期】2012.05.01

« 三管齊下 清除學術浪費∣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115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