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離開象牙塔

知識新知 05/01/2012


面對越來越多博士生沒有研究生涯展望的現況,許多研究資助與教育訓練機構,開始改變博士生的培訓,增加科學研究之外能力的訓練,此一計畫由英國開始,已成為無法抵擋的新趨勢。

不久以前,博士生還被視為研究室裡的奴隸:他們日日夜夜地在實驗室工作,只為了微薄的工資與珍貴的「博士」二字,期待有一天能獲此榮銜。但是,人們的態度逐漸改變了。由於體認到一些研究生的畢生志業都消耗在實驗台前,研究資助者與教育主管打算重整博士班教育,除了研究以外,訓練學生們一些與科學無直接相關的技能,如建立人際網路等。

此概念中最鮮明的表現來自英國。越來越多的英國博士班畢業生,離開指導教授的羽翼與餘蔭。有別於過往由單一研究團隊個別訓練的方法,新制度將博士生集中在「博士培訓中心」,這是一個以大學為中樞的機構,高度專一地針對某些領域,如化學合成或核分裂等。與英國過去的三年博士學程不同,DTC的博士學程設計為四年,除了實驗室歷練之外,也包含一些正式課程。

英國物理科學的主要資助機構工程與物理科學研究理事會(EPSRC), 設立了五十多個博士培訓中心,多數成立於二○○九年。今年,EPSRC資助博士培訓中心的學生首次多過其他研究計畫。某些學術界人士認為,這種以培訓中心為主的形式,會壓縮其他博士學程的理論研究,並剝奪了資深科學家所渴望的助手。但是三月在倫敦所舉行的一場會議中,位於劍橋並受政府資助一個研究員訓練促進團體Vitae的代表,卻給予DTC系統相當正面的評價。

EPSRC的副領導人維那(Neil Viner)表示,學術世界已經改變,還一直在改變,並且未來也會持續變化。博士培訓中心的設置,是他們因應這種變化的一個方式。其他英國補助機構也跟隨著EPSRC的腳步,許多國外的贊助者不是早已實施類似的措施,就正在考慮是否跟進。

倫敦帝國學院的生物化學博士培訓中心的副主任巫斯庫斯奇(Rudiger Woscholski)認為,培訓中心的學生和傳統的博士生相較, 與其他實驗室以及業界合作的能力更為優秀。劍橋大學劍橋分析中心的共同領導人以色勒斯(Arieh Iserles)補充道,四年的DTC訓練使得博士生們更能勝任未來的博士後工作。

其他的英國研究機構也推出了類似的計畫。例如,生化科技與生命科學研究理事會(BBSRC),負責提供與其合作院校的博士生訓練,也開始補助四年制的博士班學生。儘管這種合作方式並非建立如DTC般的培訓中心,它們的目的仍是建立一個結構化的博士生培養環境。BBSRC的創新與技能主任卡柯特(Celia Caulcott)指出,該理事會仍持續開放其他資助路線。學生仍能選擇那些以研究為基礎的學程,無法成為合作夥伴的大學,也可以藉由奠基於研究收入的補助金,繼續維持原有的博士學程。

學術世界已經改變,還一直在改變,並且未來也會持續變化。
——維那

其他國家正仔細觀察英國的博士系統重整狀況。布魯塞爾的歐洲大學協會研究與創新部的資深計畫經理玻瑞兒-達米安(Lidia Borrell-Damian)表示,整個歐洲都在邁向更正規化、與業界連結更緊密的博士生訓練。例如,德國已經開始其博士學程轉型,增加更多機構監督機制,並計畫培育學生勝任更多種類的工作。玻瑞兒-達米安強調,英國領導這一系列的博士學程改革,提出了許多創新的方法,諸如讓學生能由一位學術界、一位業界的教授共同指導。

達米安認為,在未來的數年中,歐洲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大學必須改革他們的研究生學程,這是無法抵擋的趨勢。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五期】2012.05.01

« 黃岩島風雲如何釀成∣回首頁∣涂林留下的不朽數位思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