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岩島風雲如何釀成

國際情勢 05/01/2012


東海的釣魚島,南海的黃岩島,歷史上當然是中國的領土,但是,中國自身海軍力量趨弱,又固守內陸政策,便忽略了這些島嶼的重要性,當然其他國家在二戰之前也未有染指的念頭,日本之對釣魚台島染指較早,菲律賓之起意則是近年的事,無關海上戰略,而是覬覦海上資源。

二戰時,美國海軍縱橫於西太平洋,像這類無人小島,都在美軍管轄權之內,美軍將琉球島的管轄權交給日本時,順手將釣魚台島的管轄權也移交給日本。黃岩島呢,原先是美國第七艦隊的射擊靶場,當第七艦隊撤出菲律賓蘇比克灣以後,應是把黃岩島的管轄權也交給菲律賓,但菲律賓沒有實施管轄權,相反,在八十年代,菲國的地圖上將該島標繪在領土界線以外,且多次表示黃岩島不屬菲領土。

同時,中國則依照故有領土疆界由農業部實施邊政管理,同時在島上陸續修建設施,作為中國漁民避風等使用。

但九七年之後,菲律賓突然說黃岩島是它的領土,這動機不難了解,它是看中了中沙群島的石油天然氣資源了。它曾要中國拆除島上建築物,中方當然不予理會,但是也不與菲方針鋒相對,而是盡量緩和,但不停止建築,近年島上建築已大致完成,具有了自衛能力,其週邊瀉湖已置於控制之下。

如果沒有美國「重返亞洲」之事,菲律賓對黃岩島之事也許未必這樣積極,但美國的意圖介入南海,而且公然要挑釁中國在「南海的核心利益」,這便給了菲律賓「可趁之機」,其實這機會應該是雙方面的,菲律賓固然想借美國之力在南海爭取利益,美國何嘗不是想讓菲律賓與中國鬧事,使南海相關國家與中國反目?

假如菲律賓執政者夠聰明,它應該判斷出利害得失,而不是在中美之間選邊站,它應該考慮到美國在南海島嶼之爭中,能予菲律賓多大助力,這助力能否使中國屈服,如果不能的話,既不能爭取到利益,又與中國關係搞壞,美國能給予它多少報償?

但菲律賓總統阿奎諾三世選了一條難回頭的路,所以如此,應歸咎於他不熟悉國際外交所致,雖然總統掌握外交大權,但他卻完全依賴外交部長規劃外交路線,在剛就任時,留下舊外長羅慕洛,羅慕洛有相當的外交經驗,對中國的情況以及對東南亞國協的情況都很了解,所以在南海問題上雖未妥協卻也不衝撞,及至換了新外長羅薩里奧,情況就大變了。他們兩人都是在美國居住過,羅更是中學大學都在美國,二○○一至○六年擔任駐美大使五年之久,這種關係,若說這兩人不倒向美國也難。

而據菲國傳聞,菲律賓鉅商潘希利屬的十餘家公司裏,羅薩里奧都擔任董事,其中菲萊克斯礦業公司對福萊姆能源公司擁有過半股權,福萊姆是英國石油天然氣探勘生產公司,在獲得菲政府批准的禮樂灘開採天然氣的第七十二號服務合同中擁有百分之七十權益。這就不難猜想羅薩里奧就任外長後,大炒南海問題,想拉住美國向中國施壓,使菲萊克斯順利在南海採油氣,潘希利在菲勢力浩大,據說羅薩里奧任外長,就是他向阿奎諾三世力薦的。

四月二十六日,菲律賓能源部接受了五個石油天然氣開採合同的投標,計畫在七月再對三個區域位於禮樂灘的油氣田招標,預計參加投標的公司便是菲萊克斯和荷蘭殼牌兩家,這三個區域被認為是最有前景的,這就不難看出羅薩里奧的作用了。利之所趨便想在南海冒險。

美國的不住鼓勵使菲政府的冒進政策更為積極,美國國務院助理國務卿坎貝爾二十七日還在說,美國和日本將幫助菲律賓加強海軍勢力,這樣做是經過慎重考慮並且得到亞洲國家歡迎的:「菲律賓有廣闊的領海,我們將會同心協力加強在那裏的實力」,美國要把日本也拖來共同援菲。阿奎諾還不放心,外長及國防部長二十八日到華府與美方舉行二加二的會談,要求更多更具體的援助。

除了要美國支援外,菲律賓另外一個做法是準備就黃岩島主權歸屬提交國際仲裁,想把事情搞成國際化。

但中國方面呢,只是派海監船和漁政船去黃岩,而不像菲國那樣派軍艦去,對仲裁一事只是以輕鬆的口吻說:菲國自己也曾說黃岩不在其領土範圍內,卻又出爾反爾,對中國提出非法領土要求,違反了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基本準則。

國際評論認為中國採取的低姿態實際是高明做法,漁政船去作常態化的巡航執法,突顯擁有主權的宣示,雖然面對菲國軍艦,但盡人皆知,一旦有事飛彈驅逐艦立刻可趕至,這種姿態既不刺激東協國家,也表示中國不以大欺小,但在問題上卻絲毫不讓步,寧可讓它長期化,反正菲國無力奪取,何不展示自己寬大的外交政策。美國《國家利益》說:如果中國設備一流的驅逐艦與不在一個層次的菲軍艦對峙,在該地區國家看來這是什麼場景-以大欺小。在中美外交非公開接觸中,中方曾嚴重警告美國不要把事情搞到妨礙中美關係,結果在美菲二加二會後,美國宣布在這問題上不選邊站,使菲律賓大失所望,看情形不會有更激烈的動作了。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五期】2012.05.01

« 兩性戰爭:從史前時代到現代的男女衝突與合作∣回首頁∣博士離開象牙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