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科學再復興?

專題報導 04/01/2012


俄國最近完成總統選舉,允諾大力支持科學,並以之振興國家創新力量的普丁,還有經費以外的問題要解決。

許多俄羅斯民眾對於二○一一年十二月舉行的國會選舉,以及二○一二年三月四日的總統大選結果並不認同,發動該國近二十年來最大規模的街頭示威抗議,反映出俄羅斯知識菁英分子及新崛起的都市中產階級的理念,和該國政治領導階層根深蒂固的想法,差距已愈來愈大。雖然俄羅斯科學發展面臨的困境,並不是抗議群眾關心的議題,但是從人民表達出的不滿情緒,或多或少可以看出為何該國科學發展亦問題重重。

很明顯的,俄羅斯科學系統嚴重缺乏資金。普丁在選前提出要提供資金給基礎科學及創新研究,以推動現代化及多元化發展(其中很大部分要靠能源出口),來改善俄羅斯停滯不前的經濟現況,該政見深獲民心。由於普丁的競爭對手均不關心科學議題,因此他金援科學的承諾,吸引許多學術界及科學家投票支持,讓他順利登上總統寶座。

但是俄羅斯的科學發展,除缺乏資金外,面臨最大的危機其實是:過去十年間,雖然為數不多的公共科學預算有微幅增加,但科學研究成果發表仍在持續減少。蘇聯解體至今已過了二十年,但俄羅斯最大的研究社群對於國內科學獎助制度應如何運作,仍然沒有基本共識。

「普丁應該創設一個完全獨立運作的科學諮詢委員會」。

不只是蘇聯解體以後才成年的科學家,俄羅斯老、中、青世代科學家都熱切期待自由民主以及開放知識議論。他們相信,科學體制中獎助申請如能透過同儕評鑑來審核,雖然申請者會面臨激烈的競爭,但比現行僵化的知識產出制度要好得太多。不過,還是有一群影響力頗大的學術界老學者以及科學研究機構當權者,仍堅信共產黨長久以年的祕密運作方式最好,在他們眼中所謂西方科學的標準,是完全不足採信的。所以要跟他們談「同儕評鑑」?「計畫評估」?在俄羅斯想都別想。

這些守舊勢力,再加上無孔不入、之前由普丁主導的俄羅斯聯邦安全局,交織成僵化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如牛毛、讓人費解的法令限制,讓許多充滿想法的俄羅斯科學家感到處處制肘,更不用說外國合作研究伙伴所遭遇的可恨困境。目前有些俄羅斯物理學家針對旅行及安全限制進行的抗議,正反映出共產黨組織官員以黨位階威脅科學家臣服的實況。更糟糕的是,科學界及高等教育界瀰漫著徇私偏袒、貪污腐敗的風氣,從最低階層就常見賄賂行為,學生用錢巴結老師以求考試過關,以錢買通一路到最高階層,已是常態。

如果要讓科學在形塑俄羅斯未來發展上扮演推手,普丁應該要大刀闊斧解決現存問題。經濟學家認為,普丁上台後面臨的一個重要考驗,就是能如何帶領國家進行經濟改革,其中必須包含督促開啟遲未兌現的科學改革。以往普丁只聽取一小撮圈內親近人士及政要的意見,如果普丁真有心改革,他應該要創設一個完全獨立運作的科學諮詢委員會,最好是成員包含外國科學家,協助引導他進行必要的變革。

在此方面俄羅斯已踏出第一步,與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簽署合作計畫,該校將幫助俄羅斯在莫斯科近郊的Skolkovo新設立一個研究型大學。接下來要必要配套,就是創設一個有足夠財源的獎助機構,以透明且公平的審核流程,提供大學研究資金。

俄羅斯擁有歷史悠久的傳統及智慧文化,它毋須豔羨其他國家的科學榮景而急於倣效,倒應該對於國內科學體制存在的盲目心態,忽略隨著時代進步從事必要改革這件事,感到警覺。執著反開化的政策只會阻礙科學復興,此時此刻,俄羅斯應該力求改革,以重振過往傲人的科學名聲。
(本文為二○一二年三月十五日《自然》雜誌社論)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四期】2012.4.1

« 誰該居希格斯粒子之功∣回首頁∣核能的啟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