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核能太空船上天

知識新知 03/01/2012


高能量密度的核能,一直是長時間太空航行的最佳動力來源,儘管可能面臨核污染政治風險,專家認為那不是問題的關鍵。
胡茲(Michael Houts)的最大願望,是太空人未來能以核子反應器登上火星。鈾二三五的能量密度是液體燃料的一百萬倍,胡茲深信,利用少量的鈾二三五,即能以核分裂產生的熱,催化輕質的氫推進劑,推動火箭。

但仔細觀察,卻可看出,中國非堅持不可,因為要符合鄧小平的下一句:「有所作為」,二十年前鄧下的外交訓語是:「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沈著應付、韜光養晦、絕不帶頭、有所作為」。現在為什麼要有所做為?這可以分兩部份來說,第一是中國崛起了,與二十年前的境況已大不同,有其作為的力量。第二是中國的核心利益受到的威脅不減反增,是到了表現作為的時候了。

所謂核心利益,第一當然是臺灣問題,其次方是西藏及南海等問題,依照鄧小平的邏輯推論,其實臺灣問題如解決,其他問題就不成問題了,早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鄧小平在中共中央幹部會議上提出「八十年代我們要做的主要三件事」,第一是「在國際事務中反對霸權主義,維護世界和平」,第二是「台灣回歸祖國,實現祖國統一」,第三是「要加緊經濟建設」。如果台灣與大陸統一了,西藏問題、新疆問題、南海問題都將不成問題。而國際反霸、經濟建設都將會順理成章。

但是,美國卻又不容中國解決其核心利益,在出售武器予臺灣一事上從未消極,而在南海問題上興風作浪,這便使中美之間的關係,即使不是愈走愈遠,但卻也是跌跌撞撞。

既然美國不把中國的核心利益放在心上,中國當然會在美國的核心利益上反抗,這就注定了現在及將來中美在國際問題上不會同調。在朝鮮半島問題上,金正日死後,中國對北韓金正恩政權的支持似更為積極,中國並不希望北韓擁有核武,但是既然北韓有了核武,中國只能承認其為有核國,六方會談只不過是政治上的障眼玩意罷了,這與美國堅不承認北韓是有核國的立場其實是對立的。

在伊朗問題上,儘管美國一再勸說,但中國與伊朗的經濟關係始終未衰,仍是亞洲使用伊朗石油最多的國家,在伊核問題的六國會議中,從不放棄和平解決的立場。如果美國打算在聯合國安理會中再提出干預伊朗內政的案子,中國肯定不會支持。

在敘利亞問題上,中國表現的已非常明白,也就是堅守聯合國憲章原則,不干預會員國家的內政。而美國卻到處干預其他國家的內政,中國之表態,所強調的其實就是台灣問題不容國際置喙。

台灣問題不但在內政上是中國之痛,在外交上也是,試看中國與絕大多數國家領導人會談時,對方必然會發言表示「尊重一個中國的原則」,而中方也必然表示「感謝」。這已使其他國家將台灣問題作為對中方的恩惠,甚至一個很小的國家也會提出這種外交辭令,而中國之所以「感謝」,不外乎希望這些國家在聯合國的外交場合,一旦發生任何問題時,站在中方立場。

中國於一九七二年取得聯合國席位之後,在安理會表決時,一共只用了八次否決權,而前三次都與台灣問題有直接關係,一九九六年初海地新當選總統邀請中華民國副總統李元簇出席就職典禮,中國在延長聯合國海地特派團問題上威脅否決。一九九七年一月十日否決了安理會關於向危地馬拉派遣聯合國軍事觀察員的決議草案,原因是危地馬拉與台灣維持外交關係,以及每年在聯合國總務委員會上連署要求中華民國進入聯合國的提案。一九九九年二月二十五日否決了安理會關於同意聯合國駐馬其頓預防性部署部隊延期的決議草案,理由是馬其頓政府在當年一月與中華民國復交。

其他五項否決,譬如一九七二年八月二十五日否決孟加拉入會,理由是孟加拉由於印巴戰爭從巴基斯坦分裂出去而尚未獲得巴基斯坦的承認。這顯然是不同意分裂國家獨立。

而中俄聯手否決制裁津巴布緯案,中俄聯手否決譴責敘利亞案,都屬於干預會員國家內政問題。

由此可見,凡屬兩個中國、分裂國家、干預內政等案件都在中國反對之列,其意當然是以台灣分裂為主,西藏醞釀分裂為副的考慮。

有些評論認為中國似已認定作為在中東地區擁有重大合法利益的大國,它現在應該明槍上陣,不惜與美國進行一場新冷戰對抗,但中國認為冷戰對抗,於自己弊多利少,所以寧可以不合作地外交抵制彰顯自己維護核心利益的決心,仍屬於沈著應付。還沒有真正到達有所作為的程度,仍是小作為而不是大作為。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三期】2012.3.1

« 中國否決權全與核心利益有關∣回首頁∣規範全球健康大敵—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