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學術出版巨鱷愛思唯爾說三不

學術文化 03/01/2012


高爾斯(Timothy Gowers)是英國劍橋大學著名的數學家,他在一九九八年獲得俗稱數學諾貝爾獎的菲爾茲獎。高爾斯平日喜歡在自己的部落格(http://gowers.wordpress.com)裡談論各種與數學相關的話題,甚至涉及非常初等數學的教與學,可說是食人間煙火的數學家。

今年一月二十一日高爾斯張貼了一篇文章「愛思唯─我對它的垮台也使上了力」(Elsevier — my part in its downfall),標題裡的Elservier是一家荷蘭的大出版商,以出版醫學與科學的期刊與書籍著稱。高爾斯在文章裡宣示要抵制Elservier,理由至少有四:

· Elservier出版品的售價是不合理的昂貴。
· Elservier不准圖書館自由選購想要的期刊,而必須同時接受Elservier指定搭售的出版品,因此造成學校沉重的經費負擔,甚至被迫停購重要的期刊。
· 如果學校認真討價還價,Elservier就會毫不留情的切斷圖書館使用Elservier期刊的管道。
· Elservier支持阻礙科技資訊公開化的法案。

雖然歐美學術界對以上提到的不合理現象,一直都有批評的聲音,甚至還有整個編輯部從Elsevier的某個期刊辭職,搬到別的出版社另起爐灶。但是Elservier卻不動如山,依然每年賺進驚人的利潤,譬如二○○九年與二○一○年的利潤都超過美金十億元。高爾斯認為學界不應該繼續縱容Elservier這種不義的經營,必須通過由下而上的群眾力量,才能壓迫Elservier做出改善,因此他向Elservier開了第一槍。

高爾斯的宣示即刻像星火一般,點起了燎原之勢。有人幫他架設了一個網站「知識的價碼」(http://thecostofknowledge.com),呼籲大家連署向Elservier說「三不」:不供稿、不審稿、不擔任編輯委員。開始連署時多數是數學家,後來快速擴展到各個科學學門的學者。到二月下旬,七千餘連署的數目已遠超出高爾斯原來的預期。在學界抵制的壓力下,Elsevier在二月六日也公布了他們的辯解(http://www.elsevier.com/wps/find/intro.cws_home/elsevieropenletter)。但是二月八日高爾斯在部落格裡又公布了三十四位世界知名數學家簽署的文件,更詳細地說明數學家抵制Elsevier的背景與理由。到了二月二十六日高爾斯更在部落格裡針對Elsevier的辯解,逐一加以駁斥。他認為應該揚棄由出版商刊印學術論文的體制,並且把這種即將來臨的變革比擬為「典範轉移」。

自從數學與計算機的大師高德納(Donald Knuth)於一九七八年發展出TeX電腦排版系統以來,傳統鉛字排版數學論文的方法幾乎完全被淘汰。現在數學家可以在自己的個人電腦上,編排出非常優美又包含各種複雜符號的文件,出版商製作數學期刊的成本因而大為降低。另外,學者義務幫期刊評審論文雖然是學界優良的傳統,但是出版商卻持續大幅調漲期刊訂價,簡直就成為剝削學者心智勞動的惡劣行為。

在網路如此發達的時代,似乎學界沒有必要受制於出版商。但是實際狀況卻是網路發行的免費學術期刊,至今仍然無法完全取代紙面的印刷。利用網路及時公開研究成果的模式,還包括像ArXiv這類屬於公眾的論文庫。二○○二年俄羅斯數學家佩雷爾曼(Grigori Perelmán)就是在ArXiv上公開他解決世紀難題龐卡雷猜想(Poincaré conjecture)的論文,並且不再投稿給任何正式期刊。佩雷爾曼的成就為他贏得了二○○六年的菲爾茲獎,不過他卻拒絕接受。ArXiv雖然有如此輝煌的記錄,但是因為沒有專家評審把關,使得一些品質堪慮的東西也魚目混珠夾雜其中,造成讀者的困惑。

由高爾斯點燃的烈火,最後會把Elsevier如何文身還不得而知,關心的讀者可參閱網站「期刊出版改革」(http://michaelnielsen.org/polymath1/index.php?title=Journal_publishing_reform),其中蒐集了表達各方意見與訊息的連結。這場運動很可能會催生網路學術刊物出版的新模式,希望達到及時、公開、又能保證品質的目標。

台灣一些由公家支持的學術期刊,基本上沒有盈虧的考量,其實應該儘速利用這次許多世界一流學者抵制商業出版的機會,以實踐學術出版的徹底公開性為號召,主動爭取他們來主持編務,從而迅速提升台灣學術期刊的水準與國際能見度。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三期】2012.3.1

« 《知識通訊評論》112期目錄∣回首頁∣中國否決權全與核心利益有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