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勢大局裡的知識新紀元

意見評論 02/01/2012

開春新年,當下的世界情勢,具體可見是長久擴張式發展經濟的困局,由歐洲到美國,可以說是崩潰的狀況,雖然一些經濟指標依然起伏,但是深究內裡,便可以看出這些經濟指標的空洞失真,以及所謂生產力關聯的一廂情願,而這許多想法與問題,都與一個延續已久的近代紀元,息息相關。

談近代紀元,便不能不談近代科學。近代紀元的力量,主要是建基在近代科學所造就科技生產力之上,而過去擴張經濟思想的基礎,正是認定此一科技生產力量的源源不絕。

去年十二月中,捷克前總統哈維爾(Václav Havel)去世,我們知識界跟隨西方口味,多談他在冷戰時期對抗極權政治的劇作和小說,卻忽略他一項更重要的歷史貢獻。哈維爾一九八九年選上捷克總統,一九九二年二月到瑞士達弗斯「世界經濟論壇」發表了一個十分重要的演講,題目是「一個近代紀元的終結」。

哈維爾的演講,以半個世紀冷戰後共產黨主義的終結,標誌一個近代紀元的終結。他認為,這個終結的近代紀元,是一個由西方文藝復興,經啟蒙主義到社會主義,實證主義到科學主義,由工業革命到資訊革命,這個近代紀元的特色,是推理認知思維的快速發展。

哈維爾認為,這個近代紀元思維方式的擴展,使得人類傲然萬物,認為藉由推理認知思維,就可以客觀描述、解釋和控制宇宙萬事萬物,並能由此掌握唯一的一個真理。

哈維爾說,這是一個信仰去個人化客觀主義的紀元,相信客觀知識的力量,也相信科學方法會帶來進步,這個紀元的思維核心,建基在系統體制、工具機制和統計平均的概念之上。他認為共產主義是這種思維一個最極致的發展,也就是根據人類的邏輯實證思維,可以造就一個控制人類社會的理想模式。他認為,共產主義的終結,代表這樣一個傲慢以及絕對推理思維的紀元,已經走到了終點。

雖然哈維爾的演講,立即得到高度的矚目,執美國媒體牛耳的《紐約時報》,三月一日也刊出他演講的一個精華版刊,引起極大迴響。但是西方思想文化界的主要共鳴,多是聚焦於哈維爾所提的共產主義的終結,其實在哈維爾的演講文稿中,更清楚深刻的一個訊息,是指出一整個近代紀元的終結,這個近代紀元是以科學推理思維,實證技術致用為基礎,並且創造出人類歷史上頭一個全球科技文明,而這種發展已面臨了困境。

哈維爾特別提出警告,認為近代科學強調的客觀思維裡,丟失了人類最重要的真實感受,而建基於科學思維之上的社會文化,是一種強調客觀和統計平均的信念,這也正造成今日我們所看到的,在科技力量的推波助瀾之下,世界經濟的表面數字和內裡危殆。

但是正如哈維爾所提出的,我們面對近代紀元大危機的方式,是認為這都只是技術瑕疵,用更多的科技便可以矯正,哈維爾演講中的名言是,「我們在尋找一種脫出客觀主義危機的客觀方法」。對照今日世界面對經濟崩潰,卻只希冀以更多科技生產力,創造消費來提振經濟指標的方式,可說如出一轍。

如果我們看看科學文化的事例,譬如前不久探討所謂「希格斯粒子」的是否找到,其所顯現的粒子物理發展現實與理論視野的困局,似正像哈維爾所提的,彰顯出了推理認知思維紀元的終結困境。

似乎十分的巧合,世界頂尖科學期刊《自然》雜誌,在去年底的一期專刊,便是探討傳統東方醫學,特別是探討內涵、方法和哲學思維都和現代醫學不同的傳統中國醫學,深刻省思現代醫學局部症狀視野的局限和困境,並且以全方位視野,來重新檢視人體病症的診斷和健康重建。

過去歷史的記憶,使我們對於自己的傳統,包括傳統醫學,沒有深刻認識,也缺乏真正的體悟,我們當然不需要靠著別人的背書,才能建立對自己傳統文化安然自在的信心。中國文化傳統中,人間年歲隨天地運轉,所謂天干地支,六十年一個循環,變易不息。以這個龍年開始之際的世勢大局來看,隱然似有一個新紀元來到的跡象。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二期】2012.2.1

« 慈善資金的代價∣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112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