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目前不會開戰

國際情勢 02/01/2012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國情咨文中對國際事務提到的不多,而對伊朗問題更是簡略的不能再簡了,他說:「毫無疑問,美國決心阻止伊朗獲得核武器,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選項,不過,仍有可能達成和平解決這一議題的方案」。

如果看看最近西方媒體大肆渲染的伊朗危機,再聽聽歐巴馬的話,誰還相信伊朗戰爭真能打起來?

然而,美國真能容忍伊朗嗎?一般認為美國是保護以色列,所以要壓制伊朗,其實不盡然,美國基於它的大戰略,不可能不壓制伊朗;其一是伊朗在地區的戰略位置太重要了,對中東、南亞、波斯灣都有絕對的影響力,尤其是它扼有波斯灣能源輸出通路。二是伊朗是個石油能源大國,亞洲的中國、日本、南韓、印度都需要伊朗的石油供應。三是它正在發展核子武力,這一趨勢似已難擋,一旦伊朗擁有核武,很難說沙烏地阿拉伯等遜尼派王國不會發展核武,這將使核不擴散更加困難。

所以美國壓制伊朗是必然的事,但是,美國不惜動武嗎?這卻又未必,至少在目前狀況下,動武並不利,美國如果認為非動武不可,或是動武很順利,都會毫不遲疑地下手,這從過去很多戰爭例子中可以看出,但目前對伊朗動武顯然不利。

第一、伊朗與美國的武力雖然不對稱,但是美國要想像對付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那樣對付伊朗都是萬萬辦不到的事。美國地面部隊如果進攻伊朗,一定會冒著重大犧牲,以及戰事拖延的危險,而這都不是歐巴馬政府所能負擔的,如果僅從空中攻擊,不但難以清殲伊朗的戰力,伊朗甚至可以攻擊美國在波斯灣的軍事基地,以及在阿富汗尚未撤出的北約部隊,歐巴馬在選舉之年,怎能會把自己搞到這種情況中去。

第二、伊朗不像前述那些政權,阿富汗的塔里班、伊拉克的哈珊、利比亞的格達費,在國際間都找人嫌,而伊朗則有相當國家與其維持友好,俄羅斯便不能忍受美國進攻伊朗,中國與印度也不會同意,在聯合國中很難使伊朗孤立,如前述,中日韓印等需要伊朗石油,如伊油因美國武力造成斷絕,這些國家有的會遷怒美國,有些會尷尬非常。打伊拉克時,美國拉到日韓協助,打伊朗時能得助嗎?

第三、得到伊朗支助的黎巴嫩真主黨、巴勒斯坦哈馬斯、甚至伊拉克的什葉派也會蠢動起來,美國的反恐戰爭將更為嚴峻,這划得來嗎?可以想見的是阿富汗撤軍將難以在兩年內兌現了。

第四、美國為兩場戰爭所花軍費不眥,現在經濟大不景氣,預算赤字大增,未來數年削減軍費也是鐵定的事,歐巴馬能籌出連五角大廈都難以估算出的戰爭費用嗎?

第五、美國科學情報機構的報告認為,伊朗不可能在二○一二年擁有核武,事實上白宮的精確判斷認為,伊朗在兩年內都無法有足夠的濃縮鈾作為核彈的材料,那末,歐巴馬又何必在選舉年為此擔心?

以上所述是站在歐巴馬總統的立場,但如果伊朗要挑釁到美國非動武不可的地步,難道美國能忍嗎?

這就要看伊朗的真正意圖了。

伊朗要發展核武這是毋庸置疑的事,但是它不會蠢到還沒有發展成便招來攻擊而致前功盡棄的程度,它最佳的途徑是仿效北韓過去的做法,一方面威脅,一方面談判,另一方面則加緊研發。美國進行了全面的制裁,但北韓能頂住制裁而終於進行了核爆。

伊朗如果沒有耀武揚威的主動架勢,就可能被國際間的壓力加大,它利用國際間深恐發生戰事,因而使油價飛漲影響全球的經濟的心理,使許多國家不肯站在美國與以色列的立場說話,這便牽制了戰爭的壓力。

最近伊朗一連串在荷姆斯海峽的軍事演習行動不能說是向美國挑戰,而是以威脅製造緊張,使國際間為美伊的戰爭衝突而擔憂。

當緊張到相當的程度時,伊朗便可能又回到談判桌以緩和局勢,伊朗外長薩利希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記者會上說,不久將提出在伊斯坦堡與六大國就其核計劃進行談判的具體時間。伊朗想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堡與六國進行談判,當然這談判又像以前的談判一般,不會有具體結果,就像朝核問題的談判一樣。

歐巴馬顯然也看清楚了這一點,所以他在國情咨文中說:「仍有可能達成和平解決這一議題的方案」。

真正有這種方案嗎?如果有的話,那就只能是促使伊朗內部發生變化,在外部壓力不斷增強,伊朗石油無法運出,經濟發生大困難的情況下,內部溫和派(不是反對派)的勢力增強,從而使伊朗政策走向溫和,暫時擱置核武發展,與美國維持一個不好不壞的關係。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二期】2012.2.1

« 《知識通訊評論》111期目錄∣回首頁∣與楊振寧一席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