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驚爆社會心理研究造假

學術文化 12/01/2011


一位研究成果好到令人驚豔的心理學家,由於數據作假被學生檢舉,最近調查報告顯示,他可能有三十篇文章涉及欺騙,也引起社會心理學界的矚目。

荷蘭心理學家史泰佩爾(Diederik Stapel)的同事稱他的作品好到令人難以置信時,他們是在恭維和褒獎史泰佩爾。不過,史泰佩爾的研究還真是好到不能相信。十月三十一日公布的一項初步調查報告結果,說明多年來,這名蒂爾堡大學的傑出研究員,如何膽大妄為操弄數據與公然作假。

負責調查史泰佩爾一案的委員會主席雷維特(PIM Levelt)接受《自然》雜誌訪問說,「他在同儕審核期刊發表的論文,約有三十篇,我們百分之百肯定有造假,未來還會有新發現。」

史泰佩爾令人眼睛一亮的社會行為研究,例如權力與刻板印象的相關研究一度廣獲媒體報導。最近在《科學》期刊發表的一篇論文,史泰佩爾指出紊亂的環境會助長歧視即是一例(調查並未發現該篇論文涉及欺騙)。

英國牛津大學的社會心理學家休史東(Miles Hewstone)說,有人以「青年才俊」稱呼史佩泰爾,他是「荷蘭社會心理學領域的一顆明亮新星,論文發表多,引用者多,得獎多,和許多人共事,在社會心理學界擁有一席之地。

然而,九月初,史泰佩爾因為涉及捏造遭到停職,蒂爾堡社會及行為科學院院長職位可能不保。八月下旬,史泰佩爾麾下的三個年輕研究人員發現他提供的數據資料造假,並向社會心理學系系主任齊林柏格(Marcel Zeelenberg)告發。

一起參與調查者,除了雷維特的委員會,尚有格羅寧根與阿姆斯特丹兩市的其他姐妹委員會。史泰佩爾也在這兩地的大學任職。委員會正在過濾史泰佩爾的所有出版品以及他用來支撐論點的數據,並約談「合作者」,以了解史泰佩爾的違法程度。

犯錯

起初,史泰佩爾充分配合調查,自動供出造假的論文,後來以身心俱疲為由停止合作。史泰佩爾在附加於調查報告的一份荷文聲明說,「我犯了錯,無論過去和現在,我真心熱愛社會心理學,因此,對於造成他人的痛苦深感遺憾。」
《自然》雜誌無法找到史泰佩爾表示意見。

報告並未臚列涉及作假的論文與資料數據,調查結束時,一切方能 明朗。不過,調查人員已有結論,史泰佩爾造假純屬個人行為。雷維特指出,所有共同作者,尤其是博士生,均未參與其事,對虛構資料毫不知情。

報告說,通常史泰佩爾會和同事或學生擬定一個假設,並根據假設設計實驗加以證實。多數時候,史泰佩爾會負責收集資料、數據,他也表示是透過其他機構人脈與網絡取得。數周後,史泰佩爾會將自我捏造的資料檔案提供給同事,由同事完成報告。有時,史泰佩爾因提供他聲稱之前收集到的資料給同事成為論文的共同作者。說也奇怪,他提供的資料往往與某位同事從事的某項研究的需求完全吻合。

報告指出,這些資料也令人生疑,不僅成效顯著,也絕少出現資料不足或異常的結果;提出的假設甚少被駁倒。出版史泰佩爾論文的期刊,並未對論文欠缺數據來源的資料提出疑問。雷維特說,科學審查與制衡的過程,仍存在諸多缺失。

記者會中,蒂爾堡大學校長艾蘭德(Philip Eijlander)告訴媒體,準備對史泰佩爾提出刑事告訴。委員會仍在製作史泰佩爾瑕疵論文的確切清單,以及與這些論文有關的共同作者和期刊出版商,預料未來撤銷的論文也會是一張長單子。

蒂爾堡的心理學家拉默斯(Joris Lammers)對上述發現表達「震驚」。史泰佩爾是拉默斯博士論文的指導教授。拉默斯說,他和史泰佩爾是獨立作業,他的博士論文資料也全由自己收集。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指出,拉默斯的博士論文並無疑問。《自然》雜誌還與史泰佩爾其他幾位合作者接觸,但他們均拒絕置評。

從未與史泰佩爾共事的休史東,最初十分擔憂史泰佩爾可能成為破壞社會心理學領域研究信譽的一顆老鼠屎。在編輯社會心理學一本新教科書時,休史東發現,他的十五個章節,完全不需提及史泰佩爾的任何論文,讓他鬆一口氣。他認為,這顯示史泰佩爾的學術影響力不如想像中大,他個人覺得,受害最烈的應是和他共事的年輕人,行為心理學界受到的影響有限。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期】2011.12.01

« 閏秒不閏秒?∣回首頁∣解開三疊紀滅絕的謎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