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致力前進太空

大陸通訊 12/01/2011


中國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太空實力,未來二十年,也將有許多雄心勃勃的太空計畫,放棄與中國合作,只會瞠乎其後。

俄羅斯火衛之土(Phobos-Grunt)任務功敗垂成,令中國釋放第一顆繞火星探測器「螢火一號」的計畫破滅。螢火一號搭載在較大的飛行器上。不過這對一個近年內太空高規模任務屢創佳績的國家來說,只是一個小挫敗。包括本月的兩枚無人探測器的「天堂之吻」;神舟八號與天宮一號,這是中國為了在十年後打造有人太空站「天宮」的一大里程碑。

地面上的種種豪舉,在在顯示中國越來越有能力研發和發射自己的太空探測器,無須仰賴與他國合作。今年七月,北京的中國科學院成立了國家空間科學研究中心(NSSC),這個單位將負責國家整體的太空科學計畫。該中心主任吳季表示,中國是一個太空國家,卻沒有太空科學計畫。他認為,既然中國科學院已獲得政府支持,得以經營一系列太空任務,中國太空科學的嶄新時代也將來臨。

多年以來,欠缺明確的國家級策略計畫以決定計畫優先順序,使得研究者發射太空望遠鏡或行星探測器的努力備受到阻礙。一位已與中國太空科學家合作的歐洲研究員指出,中國太多的募款、建造與發射衛星機構之間的錯綜複雜關係,造成許多任務提案受阻,這些提案前途的決定因素頂多只能稱得上是「晦暗不明」。

國家空間科學研究中心的一條鞭計畫管理,可能有助改變現狀。這個中心已經有將近四百五十位員工,包括五十位來自該中心前身機構「國家空間科學與應用研究中心」的科學家。去年國家空間科學與應用研究中心經費高達三億人民幣(約合美金四千七百萬),個別任務還有個別的資金來源。未來數年間,國家空間科學研究中心的經費將提高至七億人民幣。

第一個推出的將是繞軌道X射線天文台,硬X射線調製望遠鏡(HXMT),預算約九億人民幣,擬於二○一四年推出。接下來是夸父任務,目標在翌年發射升空,研究太陽對太空氣象的影響。再接下去是長征五號火箭,預計二○一四年開始服役。它能載重十四噸的彈頭等物進入高度橢圓軌道,這將讓中國有能力進行與火衛之土規模相當的跨行星任務。

歐洲太空總署位於荷蘭的科學與機器人探勘局中的一位任務主管伊斯庫貝(Philippe Escoubet)表示,國家空間科學研究中心選擇與規劃太空任務的過程「多少類似我們歐洲太空總署」。他對此感到十分歡迎。

伊斯庫貝在雙星任務中曾與中國科學家合作,歐洲太空總署在此任務中提供協助,於二○○三和二○○四年發射兩枚人造衛星,藉以研究地球磁圈。他相信,隨著中國挹注更多資源於太空科學,合作的機會也將更多。

「二十年內,中國將壓倒美國。」

中科院院長白春禮在國家空間科學研究中心開幕儀式上的演講也確認,該中心將致力於「深耕國際合作」,並且補充提到「世界各國的科學家都有機會利用太空任務的資料」。

不過吳季必須重新贏回潛在合作對象的信任,這些人過去曾經被中國的官僚體系和遲緩作業搞得七葷八素。的確,好幾位受到《自然》期刊採訪的科學家並不願意具名,唯恐未來對中國的合作機會泡湯。

有些科學家擔心像中國太空站之類的新任務只限於國內參與。一位英國太空科學家指出,原則上歐洲研究者參與中國科學任務算是相對有利,不過迄今根本沒有哪個中國的科學任務真的具有對世界開放的篩選機制,只有「邀請」制。

至於跟美國科學家合作,顯然不可行。那個國家老是否決中國參與國際太空站,今年稍早美國國會對中國的敵對態度更加惡化。四月時,美國維吉尼亞州共和黨眾議員沃爾夫,同時也是決定美國航空總署資金的小組委員會成員,他修正了一項開支法案,防止聯邦基金被美國航空總署用在跟中國有關的計畫上。不過,一位與中國科學界關係良好的美國天文科學家表示,要是中國一如預期地推行太空計畫,而美國自我設限不參與,那麼這損失的機會可就大了。

「中國一心一意大大發展太空科學,一方面是為了擴張其科技基礎,另一方面也是想提高國內外的威望。」位於加州蒙特利的美國海軍研究學院太空安全專家墨茨(Clay Moltz)指出,「只要中國經濟持續看漲,我想他們太空科學任務也會隨之擴張。」

一位已經在和中國太空科學家合作的歐洲學者也同意此說,中國的太空科學將會蓬勃發展,尤其是當中國籍資深科學家紛紛離開歐美的職位返回母國,更是如此。他預言,不出二十年,中國便會凌駕美國。中國舉國上下具有一種急迫感與奉獻的意識,而且他們學得奇快無比。超越美國的一天已經不遠。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期】2011.12.01

« TPP能成氣候嗎?∣回首頁∣閏秒不閏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