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能做什麼?

意見評論 11/01/2011

由任何一個標準來看,科學在當前人類文化中站著一個主流地位,是無庸置疑的。但是在這樣一個局面裏,近許多年來愈來愈多的科學中人,開始有著焦慮之感,他們對於科學給人生世事問題提供解答,卻面對著質疑、疏離甚至挑戰,感到不解,對於許多超經驗思維的愈益受到注意,甚至形成新時代信仰潮流,更難免失望。

科學中人經常要宣稱,科學建基於一種合理思維,使得人類能夠用一個合理的思維,建立對宇宙和生命的認識,而由人類壽命的延長,經濟發展的擴張以及對抗自然挑戰能力的增加等外顯現象,也在在都說明了科學思維的合理性。

回顧近代科學發展歷史的三百多年,科學之所以逐漸在人類文化中站上主流地位,有一個最核心的道理,這個許多科學歷史文獻都同意的核心道理,乃是科學能夠在人類感官實証的層面上,帶來強大的說服力量,科學正因著這些實証層面的知識,改變了人類面對並操控自然宇宙,甚至生命現象的能力,從而建立其主流地位。

科學毫無疑問回答了許多問題,儘管在某一個更入裏的哲學層次,這些回答並不是沒有瑕疵,但是在一個小範圍和短時間的尺度,也就是人類感官所偏好的層次,確實帶來令人印象深刻的效果,使人認為科學是可以控制並解決問題的可靠方法。

那麼為什麼科學如此明顯的隨其發展,逐漸增強其探究和控制外在現象能力之後,卻愈來愈受到許多不同於科學的思想之挑戰?如果我們看最近科學所碰到的挑戰,以近時最明顯的例子,譬如全球暖化的問題,譬如致癌等人類生理長時間效應問題,甚至是微小粒子存在和遙遠天文宇宙問題,便可以知道,科學面對這些問題提出答案的所以受到質疑,正因為這都不是狹小尺度、短期時間,以及單一因果效應所能決定的問題。

這許多對於科學答案的質疑挑戰,並不都來自科學之外,就是在科學的世界裏,也有許多質疑和反省的聲音;以全球暖化為例,由氣候模型的適用性,二氧化碳單一因果論的挑戰,到溫度標準問題,可說不一而足,而致癌的人體長期生理效應,也有許多由長期演化角度的反省,重新檢視一些短期效應的治療策略。

在大力投入科學研究已成當今舉世趨勢,尤其科學研究走向一個制式價值判準體制的發展道路,這許多知識的爭吵,同樣反映人類感官經驗的偏好,不可避免走向更局限的檢証範圍,加速促成一種偏窄科學思想走向,忘卻真實世界的繁複多樣本質。

這種意見的紛歧之中,看到是更多的指責言辭,由偽科學、假科學到不科學,阻撓了對話的可能。一些科學家常批評科學受到商業和世俗主義以及非理性思想的腐蝕影響,其實深入探究,科學有今日地位,部份也正是拜商業和世俗主義以及人類偏好的某種理性思想所致。

我們文化的面對科學,更難有質疑的土壤,這當然源自我們是由一個因沒有科學而落後,亟需因科學而進步的歷史過程有關。科學成為我們文化上的一個絕對標準,更是極其自然的。

當前的景況是,科學解決問題能力的有時而窮,唯科學可促成經濟擴張發展的思維也遭逢困境,科學的重新定位,此其時矣。

科學能做什麼?讓科學做它能夠做的,更要避免的是,過度推動它去做它做不到的事情。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九期】2011.11.01

« 北極融冰裡的科學挑戰∣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109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