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稿論文不死

專題報導 11/01/2011


理論上,撤回一篇論文等於將它從科學文獻中撤出,因此它不會繼續誤導人們。但是,哥倫比亞市密蘇里大學教育學院的巴德(John Budd)檢驗了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九六年間撤稿的兩百三十五篇論文;他發現,這些論文撤回後,總共仍被引用超過兩千次,其中只有不到百分之八的引用提到撤稿。

在電子出版品的時代,這個比率沒有多大改善:在初步分析了一九九七到二○○九年間,一千一百一十二篇撤回的論文後,巴德發現它們仍一樣頻繁地被引用,只有約百分之四的引文提到撤稿。其他的研究顯示,論文的更正情況更糟,更正啟事不但數量更多,而且常常為論文添加了重要的更新。

「交互參照」(CrossRef)組織乃由三千五百九十九家商業和學術團體出版商合作組成,目前正開發一種解決方案。它試圖處理這個事實:許多研究人員今天再也看不到更正或撤稿啟事,因為他們只是下載他們需要的PDF數位格式論文副本,且不會再查詢原始的來源。新的「交互標記」(CrossMark)系統,包含出版商放在每份 PDF檔上的標誌。只要與網路連接的用戶點擊這一標誌,就會顯示對這份論文的所有更新(是否撤銷、更正或其他附註)。該項目預計二○一二年年初推出。

這將有助於研究人員意識到已記錄的更新。但大多科學並沒有因書面記錄修改而進步。被後續研究所取代的論文,或由於某種原因具爭議性的論文,通常一直沒有被標誌出來;現狀是研究人員仍然得吸收社群中全套知識,才能對此情況有所認識。在芝加哥拉許大學醫學中心的生物學家狄括希(Thomas DeCoursey)說,「最令人生氣的,莫過於發表了一份論文,完全駁斥了一項研究的每個主要結論,幾年後看到的評論或其他論文卻引用原來(錯誤)的研究,且作者完全沒有意識到有人對此提出質疑。」。二○○六年,他對之前兩年在《自然》雜誌上發表的研究提出質疑;但被質疑的論文到二○一○年十一月才被撤回。

《路透健康》執行編輯、網誌《撤稿觀察》共同創始人歐蘭斯基(Ivan Oransky)認為,這些困難只是學術研究獎勵制度更廣泛問題的外顯症狀:發表學術文章是增加科學成績的唯一之途,因此成為學界都不願以更正或撤稿破壞的「聖域」。他表示,如果研究人員更能接受將科學產出視作連續的資料流,而非一系列片斷的出版物,修改就不會有如此的污名。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九期】2011.11.01

« 科學期刊排名的質疑∣回首頁∣北極融冰裡的科學挑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