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的歐亞聯盟能成嗎?

國際情勢 11/01/2011


俄羅斯總理、未來的總統普丁提出了建立歐亞聯盟的建議,這個雄心勃勃的建議能成功嗎?雖然不容易,但看目前的趨勢似乎也有放手一搏的機會。

這條線應該是從「獨聯體經濟一體化」開始,雖然這並非普丁所創,但二○○○年普丁擔任總統後努力推動這個構想,一直沒有成就,這原因很複雜,一則獨聯體國家對俄國的動機既存疑又有忌憚,他們掙脫離俄羅斯的控制不久,這些國家的菁英始終懷著政治恐懼,惟恐俄國又要恢復蘇聯,再度控制他們的主權,雖然這是強調經濟一體化,但是否會變成政治一體化呢?其次,以俄國當時的經濟力量,缺乏合作的基本條件,無論在政治或社會方面都沒有強力的誘導力,一個看不到前景的倡意,很難得到其他國家的支持,第三是歐盟的誘惑力非常大,從經濟合作來看,為什麼不朝歐洲看,而要回頭看俄羅斯?第四是美國與歐洲從未放棄拆散獨聯體的念頭,不管經濟合作還是政治合作都在應破壞之列。

所謂一條化大致分成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自由貿易協定,然後是關稅聯盟,最後到統一經濟空間,一九九四年俄羅斯還在葉爾辛統治時便曾與獨聯體國家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但是簽管簽,最後都得不到各國的批准,連俄羅斯自己的國會也沒有批准,可以說是無疾而終了。

由於集體自貿區計畫的失敗,普丁改變方針,與其他個別國家簽訂關稅聯盟,目前簽署關稅聯盟的共有三國:俄羅斯、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即將接納的還有吉爾吉斯與塔吉克。這聯盟於去年就開始運轉,明年元月一日將取消彼此之間所有貿易、資本和勞動力流動壁壘,這聯盟將高於國家的體系,能夠協調各成員國之間的經濟和貨幣政策。

普丁宣佈將於明年競選下屆總統後,於十月四日在俄國消息報發表文章,揭櫫了他的「歐亞聯盟」的新建議,他在文中說:「恢復或復製過去的東西是幼稚的,但是在新的價值觀、政治和經濟基礎上實現緊密的一體化是時代的要求」,他說這不是要以某種形式重建蘇聯,它將建立在自由、民主和市場經濟的價值觀基礎上。是強大的超國家聯盟模式,它能夠成為當今世界的一極,並在歐洲和亞太地區之間發揮有效的紐帶作用。

十月十一日十二日普丁率領龐大的代表團訪問了中國,簽署的商業合同達七十億美元。

十月十八日,獨聯體國家重拾舊業,簽署了新的自由貿易區協議,這次簽署的國家除俄羅斯外,尚有白俄羅斯、烏克蘭、哈薩克斯坦、亞美尼亞、吉爾吉斯坦、摩爾多瓦、塔吉克斯坦共八國,亞塞拜然、烏茲別克、土庫曼斯坦則可能在年底前加入。

這就等於普丁的歐亞聯盟已得到相關國家初步的支持。

這些歐亞國家為何突然開始支持普丁的計畫?這是由於情勢的變化,這些國家已深刻體會到必須要有個集團作背景,否則難以突破經濟困局,這些國家都已面臨經濟發展的困局。近年來他們都已深刻了解到一事實,那就是靠資源及廉價勞力為生必無出路,中亞許多國家目前是靠出售自然資源收入外匯,靠廉價勞力為外企提供維持就業率,其結果將是永遠處於生產鏈的最低端,當世界新技術日新月異時,他們的資源用盡時,就會完全被淘汰。那末靠西方幫助呢,完全靠不住,一是西方根本沒有誠意,二是西方的經濟已陷入窮境,不但歐洲債務問題難以收拾,美國也有再陷衰退的危機,他們自顧不暇,即使有心也無力。加入歐洲聯盟曾被認為是好出路,但烏克蘭那樣低三下四地要求也未被接納。使其他國家都灰心了,那末,所剩之路只有自力,自力不濟,便只有求於自成體系互助合作了。

對俄羅斯來說,與歐洲合作共榮仍是個夢想,只有向東發展方能有較闊的天地,這一點,普丁看的很清楚,但是困難卻也不少,因為要網羅這些國家,俄國必須付出代價,犧牲一些政治上經濟上的利益,如何能協助這些國家在政治上的動盪不安,如何能以自己低廉價格供應短缺能源國家油氣,如何尊重別國的外交方向,只有能做到這些,俄國方能有被認成領袖國的資格。否則所謂聯盟就會淪為口號。好在俄國人民會支持他的,俄國人不在乎蘇共之亡,但卻在乎俄羅斯超級大國地位之衰落,普丁以振興俄國地位之姿態行事,如歐亞聯盟之提倡,會得到俄國人民的支持,也許能盡其所能吧。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九期】2011.11.01

« 知識通訊評論108期目錄∣回首頁∣七十億的挑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