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宣言」: 學術倫理淪喪的起點!

意見評論 10/01/2011

中研院八月十四日發布了一份由翁啟惠院長發起,十八位國內各界領袖共同連署的《人才宣言》,針對國內嚴重人才供需失衡的現象,從體制、法規與大環境的面向分析,指出諸多問題,並研擬相關因應對策。這份「人才宣言」的部分內容其實是有特定的針對性。明眼人都看得出它夾帶了許多中研院自己設定的議題。像是「未取得公民資格者,依法令不能支領臺灣的月退俸,無法確保退休生活無虞,嚴重影響其來臺意願。」等等。

《人才宣言》發表之後,我們完全沒有看到任何自我反省的檢討,只有《中國時報》連著幾天,以整版的篇幅鼓動人才危機的風潮,也很快就得到政府善意的回應。九月十四日人事行政局局長吳泰成說,人事行政局已放寬中研院特聘研究員的比例限制,並同意中研院可加發研究員專業加給,也不限制研究員兼職的數量及兼職費,以便吸引、留住人才」。看來中研院院長己經得到了政府開給他的第一張空白支票!

而中研院院士的反應以陳垣崇院士九月十九日在中研院士季會上發表的看法最為經典。根據九月二十日《聯合報》的報導,陳院士認為要留住人才,國內環境還有要改善之處,例如「薪水高就是肥貓」只是少數人的政治炒作;而研發成果若發展成產品,將增加就業機會與政府稅收,對國家才真正有幫助。按國內規定,技轉後若賺錢,研發者其實「拿得很少」。

當中研院矢志成為台灣生技產業的火車頭,當然希望在任用、薪資、採購與利益分配上可以完全鬆綁。透過輿論和立法讓國家成為中研院的提款機,讓主事者不必負任何成敗責任,還可以理直氣壯地像私人企業一樣運作。它的訴求從企業經營的角度看來也許合理,但是中研院每年的政府預算超過一百億,它的專職人員享受所有公務員的好處,包括有可以終老的月退俸。所以,當中研院提出鬆綁的時候,不是也應該作些其他實質的努力,來說服社會大眾訴求鬆綁的正當性?

學術研究是現代生物技術產業創意的源頭,但是它同時帶領出許多像公私利益的歸屬、風險承擔等等問題。由於學術研究的資源絕大部份來自社會,因此要取得社會公眾的信任與長期的支持,學術界在處理「利益衝突」時,應防範於未然,而且要採取一個高於法律規範的標準,來顯現我們自律的能力與對學術倫理的要求。所以美國大學中很早就對專職或兼職的教授有財務申報的規定,也就是研究人員的「陽光法案」!申報的範圍包括持股、認股優先權、收入、決策地位等等。申報的對象一般除本人外還包括配偶及子女。

從這個角度來看,中研院過去處理許多利益衝突問題的表現是不及格的!像陳垣崇教授因為專利授權及向自家公司採購的問題遭檢方約談,雖然最後以不起訴結案,但中研院不是仍有責任把這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對社會大眾作一個清楚的說明?另外一些決策層面的領導人是否要求完全透明公開他所有本職以外的財務收入?海外院士在中研院內從事的研究成果如何分配?另外不時還可以聽到一些傳聞,像某某院士把中研院的實驗室挪為自己公司的產品研發處或品管處等等。

這些傳聞在老師與同學間流傳著,早就給高等教育提供了一個最壞的示範。當一切利益衝突都可以在學術自由與產業發展的大帽子合法化,當一句「民粹」就可以讓所有反對意見閉嘴時,中研院的訴求已經啟動了臺灣學術倫理淪喪的一個「企」機!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八期】2011.10.01

« 五角大廈的科學變貌∣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108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