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廈的科學變貌

專題報導 10/01/2011


二次大戰美國集科學精英於一體,成功快速完成原子彈發展的「曼哈頓計畫」,是國防科技發展歷史上的一個里程碑,也影響戰後美國及全世界的科學研究生態。隨著戰爭本質與型態改變,目前美國的國防科技研究,面對國家鉅額赤字,不但經費縮水,科技發展的目標也將要因而改變。

二○○五年,鑑於在伊拉克路邊炸彈攻擊造成死傷人數不斷攀升,資深五角大廈官員召集學界加入曼哈頓計畫(Manhattan Project)集思廣益,找出有效反制土製炸彈的因應之道。如同二次世界大戰的原子彈製造競賽一般,軍事領袖不斷呼籲、鼓勵投入大量的研發資金,因為這樣的技術,具有改變局勢的強大影響力。

對此,學術界的回應普遍相當冷淡。五角大廈的華麗詞藻,並未獲得相應研究資金的挹注,是否可以憑藉特定技術,擊退組織鬆散、行事謹慎的低科技敵人。此外,五角大廈聯合臨時爆炸裝置拆除組織副科學顧問艾德利(Julia Erdley)表示,我們要的是短期解決方案。

六年來,美國國防部在拆除臨時炸彈上,已花費超過一百七十億美元,然而正如艾德利所言,這些資源絕大多數都以遂行現有方案為主,像是增強人員與車輛的裝甲,不是先進的突破性研究。路邊炸彈仍舊是駐伊拉克與阿富汗美軍與盟國部隊的主要殺手。美國國防部官員坦承,對於路邊炸彈防止、偵測或拆除,並沒有一應而全的殺手鐧,研議破壞恐怖組織網絡等更務實討論,也早已取代流於空談的曼哈頓計畫。

與冷戰期間受國防部扶植而蓬勃發展、成為反制蘇聯科技的主力相反,科學界對於五角大廈在反恐戰爭上的動員不為所動。今日的軍事行動不僅難以界定、複雜度也大幅增加,因此建立互信、蒐集情報、以及洞察文化等軟性戰術的影響力,與軍事科技本身不相上下。有鑑於這種戰事的質變,科技層面研究能帶來的貢獻,就不那麼明顯。

殘缺的計畫

或許正是這種疑慮,五角大廈現在未能持續支持相對不切實際的基礎科學研究,轉向短期便可見效的應用領域為主。由獨立科學家組成、提供政府國防等相關建議的傑生顧問(請參看〈神祕的美國國防科技智庫〉),二○○九年完成、去年五月正式公開的研究報告指出,國防部基礎科學研究計畫的問題,嚴重到即便增加經費、或在程序與定義上做些改變,也無法解決。這也是針對五角大廈科技現狀,所做的最新公開評估。

表面上,五角大廈的科學基礎穩固,支持的研究範疇非常廣泛。包含基礎、應用與先進技術發展的科學與技術預算,也就是五角大廈人稱的預算類別第六‧一、六‧二和六‧三,從二○○一年九一一事件後,二○○五年高峰期的每年一百四

十七億,持續下降。不過減少最多的,並非基礎研究,而是先進技術類別。不過目前每年仍有一百二十億的預算,幾乎是國家科學基金會每年六十八億的兩倍,與傳統上的國防預算偏低的歐陸相比,更是多出許多。

目前最近期的二○○九年數據顯示,歐洲防禦局的成員國,也就是除了丹麥之外的歐盟各國,在研究與科技類目的總支出不過二十二億六千萬歐元(約三十一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是用於先進航機與武器的發展,而非科學研究。

曾任中情局局長,以及大學站德州農工大學校長的前任國防部部長蓋茲(Robert Gates),二○○六年進入國防部後,大力支持五角大廈進行科學研究。

舉例來說,蓋茲非常了解學界,尤其是社會科學領域,經歷一九五五至七五年的越南戰爭之後,與軍方的關係不僅堪憂、甚至往往處於敵對。為了重建友好關係,二○○八年他提出以社會科學研究為主軸的智慧女神計畫(Minerva),蓋茲指出,這反映了軍事科學任務的變遷,畢竟目前面臨的挑戰,已非僅憑國力或軍力即可解決,政府與國防部都需要對於歷史學、人類學、社會學與演化心理學等知識領域,有更廣泛且深入的了解。

七大建設

從今年二月提出的二○一二年度財政預算案開始,蓋茲期望在未來數年,基礎科學研究的年度預算成長可達百分之二,應用與先進科技研究則維持不動。對於主要依靠國防補助進行研究的領域來說,這無疑是振奮人心的利多。美國的海洋學與資訊科學研究經費,三分之一來自五角大廈,國防部也是機械工程領域的重要經費來源。麻省理工學院科學歷史學家凱瑟(David Kaiser)指出,儘管物理學相關研究不在只倚賴軍方資助,國防部的經費補助仍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目前國防部也是創傷性腦損傷研究的最大資助者。

六月三十日離開國防部長職務前不久,蓋茲核准了一項新的國防科學技術計畫。這項政策包括一項被五角大廈內部人員戲稱為「七大建設」的優先表列項目,做為未來五年預算研議的指標。

然而蓋茲的努力,也顯出五角大廈科技計畫遭遇的壓力。尤其是智慧女神專案,各方反應迥然不同,學界也質疑五角大廈是否有意藉此影響社會科學研究的進程。包括反制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設計適應系統在內的「七大建設」優先表,對科學界來說也了無新意。曾任美國空軍科學研究主任、馬里蘭大學航太工程師路易斯(Mark Lewis)直言,這些計畫稱不上大膽創新、也缺乏遠見,本質上是軍方各個部門的期望清單大全。此外,五角大廈發言人坦言,七大建設目前仍缺乏明確的預算目標。

許多觀察家認為,更根本的問題是五角大廈研究缺乏願景與協調整合。從一九五七年蘇聯發射史普尼克人造衛星之後,數十年來,協調整合的工作一直是國防研究與工程局局長的職責,辦公室就位於五角大廈權力中心國防部長辦公室內,負責掌管國防部的所有科學技術計畫。

但自一九七○晚期開始,國防研究與工程局局長的在預算與政策上的職權,多半交由負責武器採購國防部次長接手。剛改名為「研究與工程助理部長」的研究與工程局局長,手下人員有限,卻必須監督各單位與整個國防部的先進研究計畫局。近幾年,研究與工程局處境邊緣,幹部因此都忙於自保、避免預算受到刪減,無暇理睬軍事科學政策,更不要說成為重要的助力。

傑生顧問二○○九年報告指出,即使研究與工程局成功爭取到基礎研究的資源,這些計劃大多被迫轉向投入近程應用。二○○七年空軍科學研究局補助的兩百五十八件基礎研究,即便放寬標準,仍有高達百分之八十一不符合第六‧一類別的研究,陸軍研究局補助的基礎研究也是如此。

傑生顧問敦促國防部提升研究與工程局的位階與職權,將其與武器採購脫鉤。然而,依國防部官僚體系目前的作風,這樣的改變似乎沒有可能。同時,五角大廈還面臨更緊急的威脅。華府智庫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研究員哈里遜(Todd Harrison)指出,研發經費補助日漸下滑。五角大廈目前每年預算約七千億,不過歐巴馬政府已經要求其未來十二年內減少共四千億的預算,由於國會的大力降低聯邦赤字,此種預算刪減幅度還有可能更為加大,科學技術預算勢必受到影響。
路易斯認為蓋茲傾力支持基礎科學預算增加,是過去幾年來五角大廈科學政策的最大轉變。不過,接替蓋茲職務的前中情局局長帕內塔(Leon Panetta),是否延續這項政策,仍有變數。在國會山莊舉行的新任國防部長任命聽任會上,路易斯直接就此要求帕內塔表態。帕內塔回應,儘管他十分重視基礎研究,但由於預算緊縮,所有國防支出都需經過謹慎研議。

換句話說,包含科學研究在內,所有預算都有可能刪減。路易斯認為,這可能會帶來劇烈的改變。

(此為二○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自然》雜誌專文,作者是西北大學麥迪爾新聞學院卡內基研究學者溫伯格(Sharon Weinberger))。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八期】2011.10.01

« 全球對抗非傳染疾病∣回首頁∣「人才宣言」: 學術倫理淪喪的起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