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的企業創新

知識新知 10/01/2011


美國過去有許多由科技專家開創的公司,反映出科學研究的嘗試學習精神,這比起企管傳統,更能夠帶來開創企業的動力。

臉書(Facebook)的創業故事,激發人們追求成功的夢想,該公司創辦人最初在大學宿舍發起社群網路服務網站,之後事業發展獲得空前成功,這個從大學中輟、才二十幾歲的軟體研發工程師,今日已成為青年才俊企業家的表帥。

一九五七年,第一家生產矽晶片的公司快捷(Fairchild )半導體,在後來高科技業群聚而為「矽谷」的地方成立,該公司創辦人清一色是科學家,三位物理學家、一位冶金學家、一位物理化學家及三位分別具有電學、工業及機械學專業的工程師所組成。

主流商業界並未察覺到,科學家也能成為成功的資本家。科學家的特點在於不怕失敗,所以在矽谷創業者,都有「失敗是實驗必經過程」的基本認知。以快捷半導體的創辦者為例,「被一堵越不過去的牆擋住了去路,就後退,試走另外一條路」,是他們經營的理念。

今日創業主義的施行方式已大不相同。僅有亟少數研究團隊偶有從大學跨界投資商業,二十一世紀全球的商業行為及創業投資,似乎全聚焦於臉書及推特此類社群網路服務。創投業者紛紛進用衣著光鮮的企管碩士,靠著他們在商學院學到的知識,管理剛起步的公司。科學家幾乎都回流到老本行的實驗室工作。

我目前參與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一項新計畫—「創新團隊計畫」( I-Corps),協助美國各大學實驗室研究專案中最有成功潛力者,轉型為新創公司,期望能藉此改變創業主義發展現況。國家科學基金會的這個計畫,係藉由實驗、學習與科學發現的結合,協助科學家養成在矽谷生存的商業知識。此計畫每年將新增補助一百個此類產學合作案,每一案美金五萬元,目標是找出最有成功商業潛力的科學技術。

一般人都假定,科學家及工程師一定要懂得商業,才有辦法成為企業家。但「創新團隊計畫」教導科學家及工程師,將經營剛起步的公司,當作進行一個科學研究案,並運用他們所熟悉的科學方法來處理問題。嘗試與錯誤法的處理模式,對商學院而言相當陌生,卻是科學研究必經之路。面對一家剛起步的公司,企管碩士在經營時通常只會套用預設的商業模型,此一模型是建基於標準的銷售、行銷及客戶反應等現實問題的處理準則。

但科學家處理問題的方式則不同,他們將各種變數視為假說,所以對於將實證資料代入商業模型測試的結果,也就是公司潛在客戶的反應,較能以正面的態度看待。有一個沒能普遍被認知的真相,就是公司第一次向客戶提出的方案,常常都和客戶的期望差距很大。面對這樣的挫折,科學家要比企管碩士更有能力重新思索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面對挫折,科學家更有能力重新思索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美國國家基金會寄望「創新團隊計畫」的施行可以解決兩個問題。第一,能夠協助美國各地不同型態的企業家,不光侷限於科技深耕的矽谷或其他高科技產業密集進駐地,也要能幫助其他科技產業發展較慢的區域。計畫的目標是將「全國最佳實作」推廣到全美各地。第二,能夠縮減實驗室及創業投資兩者之間的資金缺口,「創新團隊計畫」將推動最有成功潛力的研究,推進為初期科技及客戶發展,以利在該階段吸引私人投資資金。

入選該計畫者,將接受為期三個月的精實創業訓練(Lean LaunchPad),該課程係由我們團隊在史丹佛大學技術創業計畫(Technology Ventures Program,http://stvp.stanford.edu)發展而來。入選「創新團隊計畫」的成員,創造出他們的產品外,並須走出實驗室,親自發掘潛在客戶,了解客戶的需求。在此過程中,他們將學習如何找出一個可行的商業模型,將研發成果轉為商業產品。計畫的最終期望,是讓這些成員可以將他們的智慧財產權授權使用,或者從策略合夥人、投資人或國家科學基金會小型企業計畫取得資金後,開創新的業務。

各界對於「創新團隊計畫」的反應相當熱烈。該計畫開放給過去五年間曾獲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資助的科學家申請,目前收到的申請案主題,有研究醫學感應器,也有研究每秒運算速度可超過兆次(terahertz)的場效電晶體,內容相當多元。

科學家具有成為創業者的優良血統。與快捷半導體的創辦成員具同質性,在矽谷最先將股票上市的三家高科技公司—半導體製造商瓦里安(Varian)、惠普資訊科技(HP)及存儲設備製造商安培(Ampex),其創辦人及經營者都是科學家及工程師。這些實例在在顯示,投資科技公司有機會賺取優渥利潤。在接下來的二十年,創投資金投資於硬體、軟體及矽晶片的製造,最後投資於生命科學。其中少有借用企管碩士之力,科學家及工程師自我學習,成功地成為市場商人、推銷員及執行長,讓創投公司能放心地做背後金主。

「創新團隊計畫」是一項實驗,冀望能運用美國科學及矽谷的強項,重啟曾經蓬勃過的文化生機。如果此計畫推行有效,將可建立創新技術的產學合作模式,利於大學實驗室將科學研發成果,移轉到企業界成為有商業價值的產品,並成為其他全國性計畫的發展指標。產學合作模式的成功運作,將帶動更多的新創企業設立,研發超乎想像的新產品,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但如果失敗了的話?不要緊,可以重來,再試一次。
(本篇原為二○一一年九月八日《自然》雜誌專文,作者布蘭克(Steve Blank)曾任矽谷公司高層主管,目前已退休,著有《頓悟的四個步驟》(The Four Steps to the Epiphany)一書,並於部落格http://www.steveblank.com發表有關企業精神的文章)。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八期】2011.10.01

« 基因療法的難預期錯誤∣回首頁∣全球對抗非傳染疾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