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難對付美軍售台灣

國際情勢 10/01/2011


每逢美國有重要的軍事裝備要售予台灣時,中國大陸一定有抗議,抗議都很強硬,但事實也就不了了之,這幾成模式,美國照模式行事會遭遇不測嗎?

美國對台軍售後在喬治布希任總統之前,並不顯著,老布希曾任駐北京辦事處主任,似乎很了解中方的底牌,從他開始,售台武器便多了,一九九○年要出售的包括有鷹眼早期預警機、C一三○運輸機、眼鏡蛇攻擊直升機、反潛直升機等等,而最重要的是於一九九二年九月二日宣布向台出售一百五十架F十六AB戰機,這當然引起北京的憤怒,外交部副部長劉華秋召見美駐華大使芮孝儉,進行了嚴正抗議,這抗議不但未見效,這次售武竟成了售武分水嶺,以後售武越來越多,其時正是天安門事件之後,中國在國際間孤立,經濟仍未能改革開放,忍氣吞聲大約是應該的。

柯林頓繼任總統後,對中國是更高的姿態,售武政策更積極,試想柯林頓在對付塞爾維亞時,竟敢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的大使館,完全沒有把中國的任何抗議看在眼中,豈會對售武予台一事有所顧忌,愛國者二型飛彈及魚叉反艦飛彈及便攜式地對空飛彈就是這個時期出售的,不僅此,而是開始參與台灣軍事博勝計劃,向台出售數據鍵鍵結系統。

小布希一上台便是對中強硬態度,前兩任總統既然能不住增加軍售,他當然會變本加利,台方一直想取得宙斯盾驅逐艦及潛水艇,小布希不便將宙斯盾出售,卻以基德級艦六艘出售,潛艦則因美國已不生產柴油動力潛艇而未能成為事實,然後曾宣布出售愛國者三型反飛彈系統及阿帕契攻擊直升機,總值六十四億美元,但其時美國陷於伊拉克及阿富汗戰爭中,中國國力則在崛起中,小布希有所顧忌,未能將這些實現。

歐巴馬雖然一上台便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但在台海問題上卻不含糊,去年一月宣布將出售黑鷹直升機、魚叉飛彈、愛國者三型反飛彈飛彈等等,價值也近六十四億美元,這計畫涉及武器及相關設備服務,技術先進且針對性很強,中方大怒,外交部副部長何亞非召見美國駐華大使洪博培抗議,要美國後果自負。

最近歐巴馬的新軍售數目龐大,中國外交部照例抗議,外交部副部長劉志軍召見新任駐華大使駱家輝提出最嚴正抗議。

外交部長楊潔箎正在紐約且親自發表說要美國應該認清武器售台的高度敏感與嚴重性,「立即撤銷這個決定」。

美方如果不「立即撤銷」的話,中方怎辦呢?這就是中美外交上相當弔詭的事了。
民間輿論認為中國的語言抗議強過行動上的報復,雖然這套作法與中美關係的現實有一定的對應性,但它削弱了中方抗議和威脅本應有的嚴重性,中國作為大國的政治信用實際上在打折扣,漸漸地只有少數人能明白中國的抗議究意味著什麼。

從劉華秋對芮效儉的抗議、何亞非對洪博培的抗議到劉志軍對駱家輝的抗議,乃至楊潔箎的親自警告,究竟產生了什麼效果?

民間確實有意見認為以中國目前的國力可以對美國進行報復,但是怎樣報復,以軍事報復打不過美國,以經濟報復則「傷人一百自損九十」,划不來。

現在的問題是中國政府怎樣向民眾交待?明說打不過美國而又捨不得經濟對抗?

更嚴重的問題是:對台軍售已成為美國歷任政府牢不可破的政策,只要中國打不過它,它就會執行到底,那管什麼八一七公報等等。中國老是提這些是自討無趣。
於是有媒體評論提出了非常中肯的建議,它說:中國在國內常常有這樣的做法:制定的規矩很嚴格,具體執行卻很寬鬆,我們不只覺地也把這套潛規則用到了國際關係中,美國對台軍售是歷史遺留問題,現在完全停止毫無可能,對這個現實我們沒有必要迴避,但它究竟是應當逐漸減縮小規模,還是可以長期保持現有規模,抑或是美國一旦擴大規模,中國就將立即報復,這些都應該從潛規則變成明規則,在目前的潛規則中,中方的難受程度要比美方嚴重的多,(環球時報)
中方一再提到的所謂八一七公報是美國雷根總統時期的產物,時在一九八二年八月十七日,其中共九點,第六點中說:「美國政府應聲明其並不謀求執行對台銷售武器之長期政策,對台灣武器銷售在質或量上均不會超過美中兩國建立外交關係後近年來所提供之水準,美國應逐漸減少對台灣之武器銷售,經由一段時間而趨於一最終解決」。

請注意文中是「最終解決」而非「最終停止」,怎樣「解決」,美國當然有其邏輯說,由此可見,美國從始就埋伏了不可能圓滿完成公報的意圖。
九月九日中國國防部發表消息,應太平洋司令威拉德之邀,濟南軍區司令范長龍上將將率團赴美正式訪問。這行程現在是否取消或推遲,可印證中國軍方是否將有實際反應。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八期】2011.10.01

« 知識通訊評論107期目錄∣回首頁∣基因療法的難預期錯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