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經武的遺憾

專題報導 09/01/2011


在一九八七年「物理學胡士托音樂節」的科學高潮裏,有一位華裔科學家其實是關鍵人物,他就是朱經武。而當時所謂高溫的「九十三度K」,正是朱經武領導的實驗團隊,最先發現的一種新氧化物所達到的超導溫度。

朱經武的實驗團隊中,當時在阿拉巴馬大學的吳茂昆和合作夥伴,最先看到了釔鋇銅氧化物(YBCO) 在較高的溫度呈現出超導現象,由於這個溫度超過了液態氮的沸點,在應用上有更大的潛力,因此立即成為非常重要的大發現。

當時全球物理界超導研究的團隊都知道,這一項發現,不但在科學上重要,有潛在的巨大應用價值,還非常可能會得到名聲顯赫的諾貝爾獎。因此一有新材料出現,競爭的實驗室便加速製造樣品,進行實驗檢測。朱經武在超導研究浸潤多年,師從研究金屬超導體的世界權威馬席爾斯(B. Mathias)多年,事實上在一九八七年以前,低溫超導研究的景氣十分低迷,許多人甚至都要轉行,因此當時在這個領域中已經名號響亮的朱經武,深知這個機會難得,自然也就格外的謹慎。

朱經武所在的休士頓大學,不比貝爾實驗室以及美國其他的頂尖大學,沒有那樣充足的資源,製作樣品的能力也就趕不上他們。朱經武害怕自己所作出的新材料樣品,很快被一些資源豐富的實驗室破解,因此在他們最先送出的論文,有意地把釔鋇銅氧化物中的釔(Y)元素換成另一個元素鐿(Yb) ,一直到發表前夕,才通知科學期刊改回原來的元素釔。

科學界曾經流傳一種說法,認為朱經武或者因為這個作為,而遭受一些負面影響,造成他沒能夠列名在那一年的諾貝爾獎得主之中。但是根據曾經擔任諾貝爾獎物理委員會的主席龍奎斯特(Stig Lundqvist) 的說法,由於朱經武團隊的論文,是在當年諾貝爾獎截止的一月底之後發表,因此才沒有被列入一九八七年諾貝爾得主的考慮之中。

朱經武沒有得到一九八七年的諾貝爾獎,難免失望,不過後來他得到了許多的獎項,包括第二年美國科學院就把七年一次的康士托獎,頒給他和吳茂昆,後來他還得到了以他恩師為名的馬席爾斯獎。

朱經武在休士頓大學超過三十年,也沒有中斷他的超導研究,二○○一年他曾到香港擔任香港科技大學校長九年,目前再回到休士頓大學。對於目前高溫超導所謂的理論問題,朱經武認為最早提出BCS超導理論巴汀(John Bargeen) 所提出的電子聲子模型,還是比較有道理,目前他的實驗室還在朝這個方向努力。對於高溫超導的應用,朱經武認為最大的困難還是在冷卻溫度方面。

有人曾經說,一九八七年是朱經武最接近諾貝爾獎的時刻,那個時刻過去了,而且也許再也不會回來。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七期】2011.09.01

« 完全公開科學研究可行嗎?∣回首頁∣待業教師現象反映思考麻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