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嚴重的乾旱迫在眼前

知識新知 09/01/2011


今年六月,東非洲雨量不足造成嚴重乾旱饑荒,影響超過一千萬人的生計。這些問題解決不易,但是良好的氣候觀察預測,加上農業效率的改善,可以及時應變,減少災害。


自從一九八四和八五年衣索比亞和蘇丹發生飢荒導致上百萬人死亡以來,人們還沒遇到過像這次出現在肯亞、索馬利亞和衣索比亞的糧食危機和其可能引發的飢荒。雖然這些東非國家上演中的悲劇讓人感到害怕,整件事卻一點也不令人意外。事實上,我和同事們早已成功預測了這次乾旱。

我目前服務的「乾旱預警系統網」(FEWS NET),是由「美國國際開發署」設立,目的在協助政策制定者預防類似人道悲劇的發生。該系統用於找出正處於食物匱乏急需外界糧食援助的開發中國家,這些國家人民的生活緊繫著靠天吃飯的畜牧和自給型農業。

去年夏天,由於預期反聖嬰現象可能即將發生,我們小組立即召開會議。因為一旦發生,麻煩可能隨之而來。我們針對東非地區面臨嚴重乾旱發出了預警,預測主要基於以下三點。

首先我們知道反聖嬰與非洲之角(東北非地區)十月到十二月間雨量減少有關。其次,近年持續的雨水短缺加上高漲的食物價格,使當地居民更難應對糧食危機。最後,研究顯示印度洋暖化將使東非地區三月到六月降雨期雨量減少。該暖化效應強化了反聖嬰現象引發的負面衝擊。因此我們擔心,這些地區秋天和接連春天的雨季會因而受到影響。

很確定的是,這些地區在二○一○年秋天的降雨量明顯不足,甚至根本沒下雨。因此飢荒出現與否,關鍵就在春天的與雨水。很不幸的,四月沒下雨,五月也是,我們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

四月沒下雨,五月也是,我們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

危急的狀況急轉直下,乾旱預警系統網追蹤食物價格顯示,肯亞基圖依(Kitui)的玉米價格在十二個月內漲了百分之兩百四十六。索馬利亞巴德拉(Bardera)地區靠賣羊換得的穀物只有先前一半的量。衛星監測的植被狀況,也揭露了乾旱令人擔憂的細節。六月七日乾旱預警系統網再度發佈警告:這是當下全球最嚴重的糧食危機,截至目前為止相關的人道因應作為仍顯不足。

兩個月後,嚴謹的統計數據顯示,這場危機的規模已超過國際救濟資源能力所及。飢荒可能蔓延,遍及索馬利亞甚至更遠,肯亞和衣索比亞大部份地區食物供應已降至危急水平。東非地區約一千一百五十萬人民需要即刻的援助。

究竟哪個環節出了錯?為何先前提到的預警或是乾旱發生時的警告,都無法遏止糧食危機進一步擴大成為飢荒?原因多半與政治有關,特別是在索馬利亞,不過氣候和農業因素也扮演重要角色。

「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IPCC)使用的全球氣候模型,從未打算針對所有地區進行降雨趨勢預測。這些模型預期東非地區將更為濕潤,但近年來的觀察卻顯示該地區春季降雨量大幅減少。儘管如此,許多單位仍舊根據降雨預測訂定長期計畫,替往後會更為乾燥的地區帶來可能的農業發展與擴張。更多基於區域氣候觀測的科學將有助面對此一挑戰。

至於農業方面,作物收成極差,產量增幅有限,每人平均耕地面積急遽減少。在耕地固定的情況下,人數增加無疑是雪上加霜。農業進展的腳步與人口擴張不成比例。

農產力衰退因印度洋暖化而加劇,春雨期流向陸地的濕氣趨緩,造成更為頻繁的乾旱。總總情勢衝擊下,南衣索比亞、南索馬利亞還有肯亞中部、東部地區,今年都遭受極為嚴重的影響。更乾更暖的天氣會縮小可耕地面積,使本來就面臨糧食短缺威脅的地區更易遭受劇烈天候衝擊。

除非我們集中心力增進農產,不然像東非地區同樣的危機將更加頻繁。諷刺的是,收成率低,相對的進步空間就大。產量增加百分之五十甚至百分之百都不無可能,甚至糧食取得難易也可大幅改善。更好的集中市場與增加的水和穀物存量都有助渡過難關。長遠來看,我們需要的是更為彈性的制度,而非投入更多的糧食援助。一旦有難發生,糧食可以更為機動地在地區間輸送,好比從坦尚尼亞運到索馬利亞。

在乾旱危害地區,優秀的區域氣候變遷和預測模型結合高效率的農業,即便無法解決所有問題,也可降低該地區對急難救助的依賴程度。在需要外界伸出援手之際,相關救援行動效率也隨之提升。

(本文為二○一一年八月四日《自然》雜誌專文,作者方克(Chris Funk) 目前為美國加州大學聖塔巴巴拉分校地理系氣候危害小組成員)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七期】2011.09.01

« 谷歌和微軟的學術量表∣回首頁∣完全公開科學研究可行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