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怕美國倒債

國際情勢 09/01/2011


標準普爾評級公司把美國的主權信用等級從AAA降為AA+,不久,另一家評級機構穆迪把日本的信用評級從Aa2下調為Aa3。這評定對嗎?當然對,而且這根本是遲來的評級,美日這兩個國家早就該降級了。

但是對這些公司的作為卻引起了不少的懷疑,懷疑他們究竟在搞什麼?因為這些評級公司都是商業圖利機構,不能說他們永遠在執行公正的評判工作,而這幾家公司能產生一致的評級行為嗎?

是這樣的,國際最著名而權威的評級公司有三家,都是在美國成立的,分別是穆迪、標準普爾、惠譽,他們幾乎壟斷了評級市場。有專家說: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過程中,評級機構已經逐漸被金融機構控股,比如巴菲特是穆迪的最大股東,評級機構被金融資本控股後,不單提供諮詢服務,還成為「為了金融機構對市場操作的工具」。

經濟學家傅利曼曾經說過:我們生活在兩個超級大國的世界裏,一個是美國,一個是穆迪,美國可以用炸彈毀滅一個國家,穆迪則可以用降級毀滅一個國家。標普為美國降級,果然引起舉世震動,從華爾街開始,全球的股市暴跌,至今仍未能恢復元氣,而降級的風險立時傳開,法國在非常緊張中,雖然暫時倖免,但日本卻遭了殃。

傅利曼過去為什麼只指穆迪而未指這次聲名大噪的標普?只因穆迪是最大公司,而這次標普之突然發難,傳說與爭取地位的不無關係。受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於一九七五年指定的評級公司全球共十家,但前述三家公司幾乎囊括了整個市場,其規模最大的是穆迪,其次方是標普,惠譽則排行第三,其規模甚至不及穆迪的四分之一。標普長期被壓於穆迪之下,總想出口氣,這次便開了頭。

而更多揭內幕者說,這些公司其實都已是商業圖利公司,因為都要為自己的股東服務,本身都是華爾街的工具,華爾街歷來都傾向共和黨,這次發難,便可以看出隱約之間的政治因素,只因穆迪的影響太大,所以標普便趁機出頭。事情固然引起全球市場波動,但弔詭的是美國國債價格並未因之跌落,而巴菲特之流反而增持,這說明什麼?

穆迪不甘落後,很快便降低日本的主權債信,但也未引起日債的暴跌。
中國作為美國國債最大的持有者,並沒有因此減持,儘管美國副總統白登訪華,保証美債的安全,其實這種口頭保証也不過是一種過場,中美雙方都知道,中國絕不可能減持美國國債。

有些人認為美國設立了一個債務陷阱,讓中國跌了進去而無法自拔,有人認為應拋棄美債甚至美元儲備,然而中國當局並無所動,何以故?只因即使這是個陷阱,那也是中國自己掘的,即使身陷其中,即使跳了出來,都無更安全處可容身。先看中國何以有這許多美元外匯。

第一是中國的經濟是以出口帶動的,在無法以內需代替出口的情況下,只能採取鼓勵出口的政策,於是經常帳的順差愈來愈多,所累積的外匯也就愈來愈多。
第二是中國自己的投資不足,在經濟發展方面採取了鼓勵外國資金進入的政策,由於對外資進入有許多優惠待遇,外資便不斷進入,外匯也就不斷增加。

除非改變上述兩個政策,否則外匯累積豈止三萬二千萬億,四萬億五萬億也指日可待。這些外匯進入中國後,都要換成人民幣,三萬億美元折合二十萬億人民幣,於是中國市面上便多了二十萬億人民幣流動,當然對通貨膨脹造成壓力。

那末中國央行持有的這許多外匯怎樣利用呢?這樣龐大的數目,無論流到什麼地方,歐洲日本,都會引起大波動,因為其金融市場容納不了,去買物資呢?肯定會引起全球產品價格的暴漲,對中國毫無益處。

唯一的出處仍只有回到美國,也只有美國的債券市場可以容納,也只有美國國債最具安全性。

儘管美國的經濟目前疲軟,儘管可見的將來不會有起色,但是,美國仍是全球最強大的國家,其基本經濟實力仍然非常紮實,只要它的科技創新實力能繼續領先,只要它的社會繼續維持安定,只要美元仍是國際清算的貨幣,它的經濟霸主地位便不會倒掉,這給美國國債的安全性提供了保証。

須知美國國債的百分之七十都是由美國國內機構或個人所持有,國外持有美債最多的中國也不過持有其百分之八而已,美國要倒債是倒了自己,所以美國兩院爭所謂國債最高上限等等,都只是政治內鬥而已。無論國會或政府誰敢真的讓倒債之事發生?

前任聯儲會主席格林斯潘說的很對,他說「美國絕對不會賴債,因為美國可以印美元鈔票還債」。這就是金融霸主的本錢,不合理?又怎樣?你說這不會引起美國通貨膨脹嗎?但弔詭的是過去一年美國消費物價指數只上升了百分之三點六,只有中國的一半。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七期】2011.09.01

« 知識通訊評論106期目錄∣回首頁∣谷歌和微軟的學術量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