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CI為何能繼續壟斷?

意見評論 08/01/2011

近年以來,教育部與大學評鑑委員會在人文社會學界備受質疑的一點,是過於重視論文發表,尤其是英語期刊論文的發表。可是,包括負責評鑑的機構與各大學在內的各級學術領導,都否認有這樣的政策。

起碼,就算過去曾經有對英語期刊論文的偏重,現在早已紛紛修正,包括研究方面的專書寫作與教學方面的各種獎勵制度,確實紛紛出籠,照理已足可將過去的偏執有所糾正。可是,實際上卻不然,對於所謂SSCI與A&HCI期刊論文的發表,依舊壟斷學術評鑑。何以然?

為什麼大家已經否認是專擅的評鑑標準,仍然繼續是實踐中真正起作用的唯一標準,至少可以找到三個理由說明:一是台灣學術界的殖民地心態不散;二是既得利益尾大不掉;三是囚徒困境的心理制約。

各校有沒有對英語期刊論文以外的表現加以認可呢?零零星星當然有。比如有若干學校對專書寫作給予事後獎勵,也對教學優良的教授給予獎勵。不過,這些後來加進來成為受獎的人,泰半不是決策者,也不會成為決策者,甚至繼續在學校當中不會受重視。因此,除了拿到微薄獎金之外,他們仍然不可能得到研究教學資源,來根據自己的經驗發展學術志業。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們對學校在國際評鑑中的表現沒幫助,因為國際評鑑要看的,恰恰是SSCI與A&HCI期刊發表的表現。

以台灣應有能力發展出特色的東亞研究為例,國內主要兩個東亞研究所在政治大學與師範大學。政大東亞研究所新近聘用的,是以美國的海歸學者為主,師大則在最新招聘廣告中具體聲明,應徵條件為曾在近年發表兩篇SSCI期刊論文。也就是說,台灣的東亞研究在追求的,是證明自己有能力從英語世界眼光看東亞,排除的則是以東亞眼光看英語世界。師大起碼在道德上勝過政大的在於,前者誠實說出這個殘酷的選擇,後者雖然早就在執行殖民地任務,卻始終躲藏在表面歡迎所有博士申請的虛矯姿態中。

然而,這豈是這兩個所的問題呢?長期以來,國內學術資源的分配壟斷在少數人手裡。在社會科學界,這些少數人就是曾發表過SSCI期刊論文,或與旁人聯名發表過SSCI期刊論文的人,他們盤踞在所有重要的委員會裡,以自己為標準檢驗國內其他學者,碰到像他們一樣發表過SSCI卻沒有沆瀣一氣的圈外人,還防範甚深。至於少數不曾發表SSCI卻依然獲獎或進入決策的同仁,他們經常在言語上騷擾鄙視。如果今天把標準轉變,改用教學優良、資深制、學術本土化,中文論文下載率之類的其他標準,作為進入決策的條件,對他們而言是世界末日。

各院系所的主管深諳箇中原理,為免於自己單位在分配資源時不受歧視,如何讓自己系所的教授躋身於所謂特聘教授之林,就是他們身為領導的重責大任。為培養一個特聘教授,並在分配資源時證明本單位有貢獻於學校在國際評鑑上的評分,他們便設法覓得能在短期內用最快速度提升本單位論文數量的新人加入。哪個單位要是率先相信教育部或自己校長說的,英語期刊論文發表不是唯一標準,試圖擺脫囚徒困境,這個單位必然萬劫不復,在資源分配上囿於邊陲。這就是本土博士找不到工作,而學校不能在乎他們死活的內幕。

所以,就算大學評鑑委員會否認論文發表是評鑑主要標準,但校長們重視的更是國際評鑑,不是對自己本土環境的研究或整理本土視野中的世界,這種自我掏空就是殖民地心態具體而微的表現,是一整代知識界的滅亡,不是一個人或一個單位的困境而已,甚至近如韓國、香港,遠如捷克、波蘭也難倖免。

由此而產生的學術既得利益階級,把持其中,呼風喚雨,自我標榜,已足以自慰,對於所謂本土學術養成,或世界學術提升就算吊在邊緣,也樂此不疲。那麼,有那個身居基層的學術主管敢於自我放逐,而不遭口誅筆伐、窮困潦倒的下場呢?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六期】2011.08.01

« 維他命D效用羅生門∣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106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