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迎向愛滋病的挑戰

知識新知 08/01/2011


最近聯合國愛滋病計畫負責人訪問中國,對於中國愛滋病防治工作的成效,印象深刻。

聯合國愛滋病毒/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執行長西迪貝(Michel Sidibé)七月中旬旋風式訪問中國期間,與中國副總理兼衛生部長共同起啟動一項愛滋計畫,以解決中國日益嚴重的男同性戀者愛滋病毒流行問題。西迪貝並與金磚五國(BRICS)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官員,舉行首次的部長級全球衛生高峰會。

西迪貝接受《自然》雜誌訪問,提及中國對抗愛滋的挑戰,也提到金磚五國加入全球公共衛生努力的重要性。

將近十年前,中國啟動「愛滋病毒/愛滋病反應計畫」,你對這項計畫的評價如何?

在這方面,中國進步良多。二○○三年迄今,中國挹注的資金是最初的四倍有餘,與愛滋病相關的死亡人數銳減百分六十四。輸血安全不再是重大問題。同時,中國已設置全球最大的美沙酮治療計畫與針頭交換處計畫,讓毒品注射者可前往換新針頭。中國已解除愛滋病毒和愛滋病患外國人的旅遊禁令,且是全球第一個國家,根據UNAIDS的「零愛滋」策略,開展一項五年防治計畫。「零愛滋」是指將新愛滋感染、愛滋歧視、愛滋死亡率降低到零。

愛滋形成的烙印和歧視,高危險族群(尤其是男男性交者)和社區為主的援助團體,仍有鴻溝有待跨越。但我看到中國態度的改變,最高領導人也很願意解決問題。

中國正加強檢測計畫,包括要求高危險群到醫院做強制的愛滋病毒檢測。你對此計畫的看法如何?

現今一些愛滋病計畫失敗告終,是因對愛滋病毒認識不足。病患若能及早治療,減少傳染的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六。以往,我們策略的重心是鼓吹自願接受諮詢和設置特別的檢測中心,但它不見得有效,患者寧可不見天日,也不願面對羞辱和歧視。

現在我們改為推動在一般的醫院和診所進行例行檢測,檢測結果嚴格保密並且採取自願制,也提供正確諮商。強制檢測的危險,是人們可能覺得受到歧視而走入地下。

在中國,新感染愛滋病毒的病患,每三人即有一人是男男性交者。哪些措施可讓問題迎刃而解?

首先必須瞭解愛滋傳染的程度,針對傳染率最高的數個領域提出對策。政府還須採取強硬立場,打造一個同性戀歧視零容忍的社會,尤其是保健場所,更需要做到零歧視。

與男男性交社群保持密切關係絕對有其必要。這時,社區組織十分的重要。前幾天,我在成都,對社區組織與政府攜手深入接觸男男性交族群,印象深刻。成都剛啟動一項五年計畫。這些組織與政府攜手合作,共同擬出能為男男性交者提供協助的領域,協同且系統性地在全市提供檢測服務。目前他們在設法讓這項計畫擴大到全國。

中國的非政府組織(NGO)並沒有法律地位且資金有限。它是否會危及中國愛滋防治和護理的未來努力?

要讓非政府組織在中國對抗愛滋上多出一分力量,就須讓他們自由登記為合法組織。否則,這些組織既難以找到資金,也無法訂定長遠計劃或使服務大幅升級。我每次到中國,都一再向領導人,特別是副總理,重提這個問題。

我認為情況已在改變。領導人已清楚認識到,社區組織對愛滋防治的重要性。他們已決定取消愛滋相關組織的雙重登記規定(非政府組織必須同時有政府或是政黨為保證人,才能合法登記)。在國家政策還未到位的情況下,成都的這些組織已能自由登記。

「全球對抗愛滋病、結核、瘧疾基金會」五月間延後提供補助給中國,擔心因對「非政府組織」的協助不夠,資金遭到濫用。你的看法如何?

基金會若撒手不管將犯下大錯。它對於中國對抗愛滋關係重大,特別是對那些高危險群。這個全球基金應與中國政府討論,找出可行與不可行之道來重擬繼續合作的條件。

為什麼金磚五國在愛滋等公共衛生上合作很重要?

金磚五國人口占世界百分之四十以上,這些國家的事,已成全球公共衛生的大事。他們還肩負全球約三分之一愛滋感染的責任,五國領先的通力合作,在普及愛滋防治、護理、支援,與落實「零愛滋」策略上至關重要。

金磚五國是一個新的聲音,以新的視野和新的解決方案,面對現今的全球性挑戰。這個聲音擁有非凡的經濟與創新實力,且與發展中國家的需要和利益緊密結合。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六期】2011.08.01

« 中美南海利益衝突∣回首頁∣再一次拯救地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