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市:追蹤全球器官掮客、盜骨者、血液農場以及兒童販子

書評書訊 08/01/2011


黑市,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聽過,但是什麼是「紅市」?凡事喜歡追根究底的新聞記者卡尼,寫了一本書取名《紅市》,揭露全球交易人體器官,以及醫療保健、受孕生殖及孩童領養等產業運作的醜陋眾生相,他指出「相關交易貨源的取得,不僅涉及犯罪,且違反人權,在從古到今的人類歷史上,牽涉的惡行從來沒有像現今規模這麼大、層面這麼廣泛、獲利這麼豐碩」。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估計,全球的器官移植手術,其中百分之十的器官來源非法,卡尼認為依此經驗法則,可以推估出所有人體器官交易的猖獗情況。

人體各種部份都可以交易

血液、器官及孩童被當成交易商品,由來已久。拜全球化及科技進步之賜,甚至連人類的卵子及代孕子宮,也變成商品。卡尼指出,紅市交易有兩個必然特性;一是交易並沒有在買方付錢賣方交貨後結束,因為從此雙方在生理上開始有連結關係,其二是因為人們總覺得用錢買人體器官不甚光采,所以用較文雅的字眼描述此乃接受「捐贈」,是一種利他精神的體現。

然而,世人擁有的利他心,畢竟不足以滿足全球對人體器官的渴求,罔顧道德人士及犯罪份子看準了其中的商機,俟機而入。舉例來說,卡尼調查結果發現,在賽浦勒斯交易的人類卵子,是從東歐貧困婦女身上榨取而來,一個美國中西部家庭,從印度領養來的兒子,竟是國際走私兒童集團,趁其生母不注意的時後,從印度清奈貧民區偷來的。

三名取腎賣錢的巴基斯坦男子,展示開刀疤痕—在二○○七年這樣的器官已捐贈被禁止。

在二○○六年,聯合國代表瑪他斯(David Matas)及加拿大退休政壇人士基爾高(David Kilgour),公開了另一則震驚世人的消息,中國竟配合外界對人體器官的需求,處決政治犯。此外,在印度及尼泊爾邊界傳出有一個酪農經營血液農場,把尼泊爾難民關在牢籠內,抽乾他們身上的血來賣錢,聽到這個消息後,更促使卡尼深入調查印度血液交易不為人知的一面。

《紅市》的確是一本很棒的報導文學,但是作者的概念卻有一個根本誤點。卡尼認為世間存在「特殊性」,可用來定義活人,依他的說法「活人和死人之間,可以用此『特殊性』明確區隔,不論該『特殊性』到底為何,我在這本書中描述的,都是以這個理論為基石」。然而,生與死兩者,根本不是像卡尼所講的,可以用『特殊性』來區分非生即死:因為死亡是一種過程,並不是一個事件。在過去數百年來,社會對於生與死的界定,其實隨著時代一直在改變。

瀕臨死亡

過去的觀念,總認為一個人心臟停止跳動時,才能宣布他死亡了。但是在今日,腦死已成為判別死亡的通用標準,因此人死後心臟仍可能維持跳動一段時間。人總會逐步走向死亡,於是愈來愈多人開始思索,如何在死亡的過程中,利用合法的方式取得人體器官。卡尼書中雖未特別提及這個趨勢,但是無可諱言的,此勢將影響器官市場的供給。

不過,卡尼在書中描述了一種看似廢棄產品,那就是人類毛髮,它的存在交易市場,間接點出生與死界線的模糊。雖然毛髮中含有DNA,但是甚少有人會以為,戴一頂假髮的人,和做成那頂假髮的頭髮原生者,兩者之間具有生物關聯性。這雖不具有卡尼定義的紅市第一特性,卻仍符合紅市第二特性,因為毛髮是由原生者「捐贈」出來的。但諷刺的是,隨著毛髮被當成買賣標的,在商品供應鏈中一次一次地轉手,其中涉及的金錢往來成份愈來愈多。

人們在進入印度蒂魯伯蒂的寺廟參拜前,配合宗教禮俗,必需先剃光頭頂的三千煩惱絲,殊不知免費剃下的頭髮,竟成為免費材料供應來源,最後被製成紐約布魯克林區高級美髮沙龍的造型假髮。針對人體的其他部分,同樣有原生者無償提供的情形,例如許多國家明文禁止「捐贈」卵子的婦女,從受贈者收取報酬。捐贈者免費將自己的器官送出去,沒拿到分文,但是醫療體系中器官移植手術有關的一干人等,如醫師、護士、保健諮商人員,每個人都因提供服務而領取薪水。

「對於每個孩童、每顆腎臟、或每袋血液,都應製作來源身分履歷。」

在器官需求者堅持之下,市場上的買賣行為被刻意叫做捐贈,既是捐贈,對診所、醫院或中介人而言,理所當然不必給付相當對價給捐贈者,只會意思意思給一點小錢。因此只有貧窮或及急需用錢卻無路可走的人,才會為了這一點小錢「捐贈」器官,利欲薰心的人看準這點,便採取各種脅迫手段,取得器官貨源。

在「保護捐贈人隱私」這個看似人性化的口號之下,器官的來源好像完全不關受贈者的事。卡尼直言,「套句拳擊專業術語,以賺錢為目的的中間人,使出『匿名』和『捐贈』這兩記連續左右直拳,打得整個供應市場乖乖聽話」。

全球人體器官交易產業,利用不同國家間法規及經濟情況的落差,攫取利益。器官來源及最後目的地之間,可能橫跨數大洲,更增加了追蹤源頭的困難度。以美國人跨海領養印度小孩為例,位於美國的收養仲介公司收到印度小孩的文件時,很難判別是否小孩的親生父母出於自願。

但卡尼認為,禁止器官交易並不能改善現況,因為紅市會因此走入地下,窮困至極的人,仍會為了難以想像的微薄收入,出賣自己的器官;另一方面,市場機制也無法被掌控,因為需求會跟著供給量的增加而增加,如果器官的取得變得容易,醫生對於是否該進行移植手術,也就可能採取較寬鬆的解讀標準,即使移植不見得有功效,也讓重病患者心存身體狀況將可改善的希望。製作合成人體器官,聽起來是取得器官的另一種解決之道,但由於技術限制,目前仍是科學夢想。

卡尼提出建議,他認為這個市場的運作機制應該要透明化,對於每個孩童、每顆腎臟、或每袋血液,都應製作來源身分履歷。透明化雖可能導致供應來源縮減,但是在整個供應鏈中,藉由犯罪手段進行交易的中間人,將因此消失。

器官交易市場的主要需求者,原是社會中較富有的族群,藉由市場運作機制透明化,或可使他們學習接受死亡的必然,並設身處地體會器官供應者所遭受的痛苦與折磨,不再追求取得別人的器官,來延長自己的壽命。《紅市》一書闡述的觀念,並非有簡易的解決問題之道,卻真確地提醒世人,有些問題單靠科學之力是無法解決的。


紅市:追蹤全球器官掮客、盜骨者、血液農場以及兒童販子
The Red Market: On the Trail of the World’s Organ Brokers, Bone Thieves, Blood Farmers, and Child Traffickers
作者:卡尼 (Scott Carney)
出版社:威廉莫洛出版社(William Morrow),2011年,272頁
定價:25.99美元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三期】2011.05.01

« 知識通訊評論105期目錄∣回首頁∣中美南海利益衝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