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科學再起

專題報導 06/01/2011


俄國近年投入大量經費,希望尋求世界頂尖科學家前往工作,以重拾過往輝煌的科學成就,但是行政體制與法律規章對科學研究的不利影響,仍有待解決。

西伯利亞嗎?或者是所有的地方?當舒爾茨(Ernst-Detlef Schulze)同意前往俄羅斯遼闊無際的東部地區心臟地帶,到葉尼塞地區主持一個生態研究專案,他的太太直翻白眼。身為德國馬克斯普朗克中心生物地球化學研究所的創所主任,頗有名望的舒爾茨,一開始自己也曾經猶豫過,但是意識到這是研究北極凍原與森林如何儲存和釋放碳的獨特機會之後,他決定開始打包行李。

這位德國的碳循環專家,是四十位到俄國西部工作的科學家中的一員,他們或是外籍人士,或是僑居國外的俄國人。去年他們得到一種特別的經費,在俄國的大學裡貢獻專業。這個總值一百二十億盧布(四億兩千八百萬美金)的「巨無霸專案」計畫,是俄羅斯補強被忽視的大學研究,以及這個國家科學和經濟整體現代化的嘗試之一。

如此野心勃勃的計畫,明確顯示俄國正大量注入研究經費。在蘇聯解體後的幾年,這個國家一度強大的科研能力迅速沒落(見〈衰落之後〉)。舒爾茨說,俄國真切地期望科學研究的重生。不幸地,卡夫卡式的荒誕官僚機構,以及盤根錯節、時常晦暗不明的規章制度,在那場大變革中存活了下來。

俄國政府正在嘗試排除障礙。梅德韋傑夫總統於上個月下旬接到一封莫斯科國立大學科學家的抱怨信,之後就與專案參與者會面,討論他們遭遇的困難,也承諾會設法解決問題。但是舒爾茨說,對於任何不熟悉這個國家習性的人,在俄國進行科學研究,依然是一項充滿考驗且時常令人沮喪的任務。

「這裡的行政、法規、以及學術環境,都令人費解。」他說,「事實上,你需要良好的社會關係與大量的當地援助。如果你毫無準備的來到這裡,只想著在西伯利亞做研究很酷,那你鐵定失敗。」

舒爾茨相當幸運,擁有豐富的支援。在漫長的職業生涯中,他已經和俄國同事合作發表了超過二十篇的論文,一些他的長期合作者現鄭忙著幫他在科拉斯諾雅斯科的西伯利亞聯邦大學安頓下來。那是他進行研究的地方。

「我們的教職員和學生非常幸運,能讓舒爾茨在這裡做研究。」瓦卡諾夫(Evgeny Vaganov)校長說,「我們盡一切可能在必須承認的過多文書工作上支援他。」

瓦卡諾夫已經指派一個經濟學教授,全職在後勤上支援舒爾茨計畫好的田野調查,協助進行儀器的採購與運輸,以及與當地和國家政府的互動。即使如此,舒爾茨想要購買的任何一項研究設備,都得經過俄國保安部門的批准,而他們時常懷疑舒爾茨的努力付出。「新鮮事就是壞事,」舒爾茨說,「非常不幸地,就是這種心態妨礙了俄國智識與科技的文藝復興,阻擋好奇心和創造力。」

在購買化學試劑以及將生物樣本運出運入俄國時,類似的問題也意外地出現。斯德哥爾摩卡羅林斯卡研究所細胞生物學家黎沃托夫斯基(Boris Zhivotovsky)說,「在瑞典,如果我要化學藥劑,我可以直接訂購,幾天內就可以拿到它。」他也參與這項專案,並利用這筆經費在莫斯科國立大學設立實驗室和博士課程。「在俄國,你需要為任何一丁點研究所需的東西提出申請,並進行公開招標,」他說,「得花上三個月甚至更久的時間,才拿德得到你要的東西。」

其他的專案參與者擔心他們面臨的時限。瑞士日內瓦大學數學家斯米爾諾夫(Stanislav Smirnov)說,「我尤其在意,在這個為期兩年的經費到期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斯米爾諾夫是二○一○數學費爾茲獎得主,他的專案經費投入了聖彼得堡國立大學的工作上。「在數學界,常常要花上兩年才能發表一篇論文。如果想要讓這個專案有些長期的影響力,我想需要一個機制,來把這短短兩年的撥款時期延伸得更久。否則,恐怕這項投入將付諸流水。」

「巨無霸」專案計畫是一項更廣大組織運動的一部分,旨在促進科學與創新。四年前,俄國政府開始一項雄心萬丈、總值三千一百八十億盧布的奈米科技創建計畫。除此之外,一個科學與創新中心最近剛在莫斯科附近的斯科爾柯沃成立,將會進駐本土與國際企業,其中包含了諸如西門子和博世等重量級的公司。商業性的研發行動預期將在明年展開,在能源、資訊通訊、生物科技、太空及核子工程等五大領域進行發展。

然而,專案參與者之一的卡巴諾夫(Alexander Kabanov)說,俄國學術機構內毫不發達的技術轉移程序,確實是一項嚴重的問題。卡巴諾夫是奧馬哈內布拉斯加醫學中心的生化學家,在莫斯科大學設立一個藥物研究小組。由於欠缺有效組織的國內專利系統(大學裡也沒有預算來申請歐盟與美國的專利),像卡巴諾這樣投入智產權密集性領域的合作者,冒著讓他們的發明缺乏適當保護的風險,。

俄羅斯管理實驗用動物福利的規章,也比許多國家不嚴謹,這使得許多科學家想要在國際期刊上發表論文時遭遇困難。「這是個很敏感的議題,」卡巴諾夫說,「讓我們的研究行為在西方世界也毫無爭議,是相當重要的一件事。在進行動物實驗時,我們要遵守和其他地方完全相同的議定書和道德標準。」

但是他強調,「巨無霸」專案計畫已經開花結果,而且不僅限於俄羅斯。他說,出於這個國家優良的學術傳統以及對科學的敬重,那些給國家的回報「也對科學家和知識份子有利」。他的根據是,他的新同事們願意分享他們的知識。

於此同時,俄國的科學部門已經批准了此一專案計畫的同意書,宣佈進行第二輪的研究計畫徵求。瓦卡諾夫說,他期望能收到至少兩倍於第一輪的申請書,他也在幫研究員準備申請六項西伯利亞聯邦大學進行的研究計畫。「儘管仍有一些困難,」他說,「這個專案計畫還是提振俄國科學的一個絕佳的機會,也能讓我們學生能近在咫尺的接觸世界級研究。」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四期】2011.06.01

« 如何判斷科學研究的價值 ∣回首頁∣反宇宙 我們來找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