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何以得不到阿拉伯民心

國際情勢 06/01/2011


美國的新中東政策中表示要以新馬歇爾計劃來討好中東人民,歐巴馬總統是這樣表態了,但真的能行嗎?美國目前真還有這種財力嗎?甚至即使有財力,阿拉伯穆斯林就會聽美國人的話了嗎?這就難怪人們批評歐巴馬的政策是畫餅充飢。

遠在九一一事件發生時,美國輿論界便檢討過為什麼穆斯林這樣仇恨美國呢,記得當時的《基督教科學箴言報》便有過分析,認為這都是美國咎由自取。

人們都知道中東最大難題是巴勒斯坦問題,聯合國剛成立不久便曾通過決議,猶太人及巴勒斯坦人在巴勒斯坦地區分別建國,猶太人建立起以色列,巴勒斯坦人卻因由埃及總統納瑟倡導的大阿拉伯主義下不同意與以色列共存,於是發生數次戰爭,以色列在美國的支持下戰勝,而且占領了阿拉伯的許多土地,包括埃及的西奈半島,約旦的約旦河西岸,敘利亞的戈蘭高地,以及阿拉伯人視為聖地的耶路撒冷。把數百萬巴勒斯坦人從耶路撒冷驅走,使他們成為國際難民。

要和平的話,以色列應遵守聯合國通過的決議案,退出所佔領的阿拉伯土地,但以色列除了為收買埃及而退出西奈半島之外,卻仍佔了約旦河西岸並在當地建立許多定居點,戈蘭高地當然也不退還,耶路撒冷不但全佔,而且把原在特拉維夫的首都改在耶路撒冷。凡此都在美國默許之下,巴勒斯坦建國無望,難民回不了他們的家園,試問阿拉伯人能不痛恨美國嗎?

伊拉克戰爭是阿拉伯人痛恨美國的又一大原因,在聯合國不同意之下,美國硬說伊拉克隱匿大規模殺傷武器,逕自夥同英國侵略了伊拉克,殺掉哈珊,殺個哈珊事小,據聯合國調查,五十萬伊拉克兒童因戰爭而非常死亡,結果美國佔領了伊拉克卻搜不出任何大規模殺傷武器。這種罔顧國際法則,沒有公平正義及人道的作法,阿拉伯人會不銘記在心嗎?美國說哈珊勾結基地恐怖組織,結果証明並無其事,反倒是美國佔領之後,恐怖分子不斷地湧入了伊拉克。

阿富汗戰爭是又一個使阿拉伯人不滿的因素,這事說來話長,當年蘇聯入侵阿富汗,培植喀布爾的傀儡政權,美國為了爭奪戰略地位,培植聖戰者,就是後來的塔里班,利用巴基斯坦的合作,打敗了蘇聯,但蘇聯敗退後,美國就翻臉不認人了,不但不再理會那夥聖戰者,對巴基斯坦也冷待了,甚至以巴國發展核武為由而加以制裁,於是當年合作的聖戰者包括賓拉登的基地組織在內,反過來攻擊美國,美國又陷於新的阿富汗戰爭中,而阿富汗人民多數痛恨美國,不亞於當年痛恨蘇聯,美國每殺死十名塔里班,至少其中有二名是阿富汗平民,這就連美國所支持的卡爾札伊也不滿了,認為是濫殺人民。

歐巴馬總統在他的新中東政策演說中,說要為中東帶來民主自由,對中東人民來說,無論是否伊斯蘭都應該歡迎的,因為他們忍耐獨裁統治太久了,美國如能為他們帶來希望的曙光,當然是好事,在突尼斯、埃及、葉門乃至利比亞的動亂中,都未見很多反美的口號,這是否意味阿拉伯人反美情緒已降低了?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因為在整個中東動亂的格局中,美國仍堅持其本身的利益,在以阿和平方面沒有認真的進步,想贏得阿拉伯人的友誼是不容易的,何況,美國在最近「中東之春」的運動中,並非堅持阿拉伯人的利益,而是美國利益。

埃及革命中,美國能放棄穆巴拉克獨裁政權,轉而支持人民的革命,那是因為軍方同意接收政權,而軍方主政就不至於淪為伊斯蘭政權,也不致於有反美恐怖分子滲入。

但從其他地方看,譬如葉門,由於葉門的反對派很複雜,如接收了政權,便可能成立反美政權,而現在的獨裁者薩利赫卻是親美而協助美國反恐,於是美國並沒有根據葉門人的民主價值而推翻薩利赫,到目前為止,薩利赫與人民之間僵持仍在。

巴林的人民要求民主,按人口比例來說,反對者也不在少數,但是,美國因為有基地在巴林,怕巴林革命後,美國軍事基地難保,所以不但不想推翻巴林王室,而且同意由沙烏地阿拉伯派遣部隊去巴林鎮壓反對派。

至於利比亞,反對派究竟是怎麼回事,美國仍搞不清,只是想把象徵獨裁反民主的格達費打下台,格達費下台固有利於美國(包括英法)在地中海的戰略利益,也有利於控制利比亞的石油資源,但是,格達費倒後,怎樣的民主價值能為複雜的反格達費勢力所接受呢?反格達費者究竟是在奪權?還是爭自由民主?美國仍未判清,當然也沒有信心收攬利比亞的民心。

美國的反恐戰爭其實是使它與舉世穆斯林越走越遠,主要原因是美國的作戰目標並非恐怖分子,而是穆斯林所不同意的美國戰略利益。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四期】2011.06.01

« 大乾旱:水資源的祕密與動盪的未來∣回首頁∣生物複雜性的致命死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