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量輻射風險誰能知

知識新知 05/01/2011


探討低量輻射對人體健康的威脅,多在致癌風險方面,然而因為每人皆有的致癌機率,加上微量輻射很難量測,要得到確實驗證的風險,可說大為不易。

日本福島核電廠損壞的反應爐,持續放出輻射線,讓大家心生疑慮:究竟核電廠員工、當地居民、日本其他地區乃至全世界,面臨的是什麼樣的風險?

縱然科學界正竭盡所能,想要評估風險,事實上我們對此真的不怎麼瞭解。更確切來說,低量輻射對人體健康所造成的效應,我們所能做出的最佳評估,相關的不確定性還是太大。不知道風險多寡,意味著我們實在不知道合理的疏散區域該有多大,哪些人必須撤離,什麼時候該撤離,什麼時候又可以讓人們回去。

事實上,無論是日本政府所建立,還是美國核子管制委員會建議的福島核電廠事件短期疏散區,之所以會有異同,純然是因為對一號反應爐輻射可能外洩的情況,所做的假設不同罷了。但是即便我們確知輻射外洩的最終程度,以及當地人們暴露於輻射的程度,對於低量輻射對於人體健康可能造成的影響,以我們所知,還是不足以做出合理的撤離決定。我們既不知道「平均」一個人面臨的風險多少,更不知道對於孩童或天生對輻射敏感的人,輻射對他們會造成多少風險。因此對於日本當前狀況做出的立即因應之道,實在沒有比模擬猜測要高明多少。

「因此對於日本當前狀況做出的立即因應之道,實在沒有比模擬猜測要高明多少。」

輻射外洩長期後果的不確定性,說起來更為棘手,因為這影響到的人數,比起那些在立即疏散區之內,或是鄰近地區的人,要多得多了。我們不知道會在食物、水以及環境中,殘留好幾代的極低量輻射,長期會有什麼樣的重要性。我們也不知道對於數十萬繼續承受小量輻射的當地居民,數百萬會繼續承受微量輻射的人們,以及好幾億會繼續承受微不足道輻射量的人們,會產生什麼影響。對絕大多數人而言,個人罹患癌症的風險,增加的幅度確實極低,但是幾百萬人的罹癌風險全都增加一丁點,對公共衛生會造成什麼後果,我們並不十分瞭解。

為什麼我們對於低量輻射對個人以至於群體的生物效應,知道的如此不足?早在一個多世紀前發現輻射,我們就在研究其風險,近五十多年來更是勤加研究。我們早該知道需要明瞭的一切,以做出事有所本,以科學為依歸的決定。

難以實測

一言以蔽之:要直接偵測暴露於低量輻射人們的健康效應,並且予以量化,不但相當困難,往往還是不可能的任務。小量輻射造成的長期健康效應,最為人所擔憂的便是致癌率,但是既然任何一群人裡,有大約百分之四十的人,在人生某個時候就會得癌症,除非暴露在輻射之下的人數極多,每個人暴露的輻射量又相對比較清楚,否則要想測量出極低量輻射造成致癌率提高的程度,就會有極大的不確定性。

有個既明顯又大多未加利用的資訊來源,就是車諾比事件。這個一九八六年發生於前蘇聯境內的反應爐意外,比起目前日本的情況糟糕多了,可以讓我們當成「最壞可能」的核能事故情況來加以研究。由於這場事故暴露於輻射下的人數眾多,暴露的輻射量又有多有寡,顯然有很多機會來進行能提供資訊的人口健康研究。

但是二十五年來,除了甲狀腺癌跟白血病這兩種特定癌症的相關研究以外,並沒有針對暴露於輻射下的人們,進行其他有系統的大規模癌症研究。估算輻射量的關鍵工作大多已經完成,我們需要的是將努力的成果,拓展到所有常見癌症的相關研究之上。

我們也需要開始評估,是否應該對暴露於輻射下的日本人民,進行大規模的研究。跟任何的輻射風險研究一樣,關鍵處在於給每一位暴露於輻射下的人,建立一個個別化的輻射量估計值。

然而從暴露於低量輻射之下的人們相關研究中,能夠獲得多少資訊,有其基本的限制。與輻射有關的癌症病例數量,跟「自然」背景下產生的癌症病例數量相比,總是為數極少,何況我們也無法分辨哪些癌症病例與輻射有關,哪些又不是。這表示光靠群體研究本身,並無法提供我們所需的極低輻射量風險資訊。

需要基礎科學

所以我們還需要採取互補的做法,就基因、染色體、細胞與器官層面,研究低量輻射導致癌症的基本機制。由於這些基本機制非常複雜,研究進度緩慢,但是長期來說,對基本機制有所瞭解,再來擴增人口研究的結果,是獲得我們所需的極低量輻射健康效應資訊,不但是最好,大概也是唯一的方法。

美國能源部就有一個這樣的計畫,重點放在支持低量輻射風險的基礎科學研究。但是這個計畫在美國目前的預算協商當中,面臨經費大砍甚至全數刪減的命運。

這些研究的不確定性,使得我們難以就西方國家的核能的去從,進行辯論。我們顯然正處在核能的三叉路口,若不是替換我們老化的舊式反應爐,就是要完全放棄核能不用。若要對這些重大問題做出合理決定,我們必須在斬釘截鐵的前提下,確實瞭解低量輻射的風險,否則辯論就會流於「輻射就是很危險嘛」,或是「低量輻射不會造成風險」這種極端論調。

倘若我們想要對核能災害、輻射恐怖攻擊事件、或是對未來的核能政策,做出合理的政策決定,當然更別提還有使用頻率大增的電腦斷層掃瞄的醫療造影技術,以及新式機場X光掃瞄器等等,我們就必須加倍努力,去瞭解低量輻射的健康風險。

(本文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放射學研究中心專門研究高量與低量輻射風險估算的布瑞納 (David J. Brenner) 在在二○一一年四月五日《自然》雜誌網站的專文)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三期】2011.05.01

« 語言的文化和認知之辯∣回首頁∣福島電廠災變清理的漫漫長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