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中東將如何變

國際情勢 05/01/2011


聽說過氣象學上著名的「蝴蝶效應」嗎?是這樣的:一隻蝴蝶輕輕地飛離一朵花瓣,抖動雙翅,在亞馬遜河谷翩翩飛舞,這個渺小的蹤跡當然會被斑駁陽光和細碎水影隱沒,然而由於人類官感難以感知的聲波共振,這不為人類覺察的蝶舞,竟然在數週後喚醒一股巨大的張力,推動洋流直擊數千里外的大西洋彼岸。

情況如落實在人類社會活動上,就是很小的一件事也可能釀成彌天大禍,記得台灣從前的二二八事件嗎?只是因為緝私警察取締一位煙攤婦人,而引起騷動,引起各種不滿社會現狀者投入洪流,本地人與新到的外省人相互殺砍,事件最後雖然結束了,卻導致迄今為止的社會分裂,因為有人就要利用它作為撈取政治利益的工具,不讓它在歷史中淡忘,甚至要立碑紀念,以便時刻能提醒這個悲劇。

目前的中東動亂也就是這種效應的發展,去年十二月十七日,突尼斯一名未能找到工作的大學生名叫布尼吉吉,因為失業又被城管人員毆打受辱,在憤怒絕望的心情下引火自焚而死,按伊斯蘭的教義是不可以如此自殺的,但這個學生竟然為了生存與生命的尊嚴而自戕了,這舉動立即引起突尼斯、埃及、北非、西亞、整個中東的社會政治海嘯,因為這些國家中的類似布尼吉吉的青年太多了,看不到前途,心情之苦悶絕望太多太多,這種憤怒當然要發洩。而正好這些國家的領導層都是自私無能的人物,只想戀棧滿足個人的私慾。

突尼斯的總統布爾吉巴統治突尼斯三十年後,仍舊想繼續統治下去,埃及總統穆巴拉克統治埃及三十年,不但不想離職,而且想把總統職務交給兒子再幹,葉門總統薩利赫幹了三十三年仍不想下台而要再幹下去,利比亞的格達費統治利比亞四十二年之久,對美軍侵略殺死的伊拉克總統哈珊也曾在位三十五年,敘利亞前總統艾塞德統治了三十年死在任上,職位由兒子巴塞爾繼任又已十一年,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領導人阿拉法特在任近四十年,死在任上。象牙海岸的總統巴博在選舉中大意敗北,但還是不肯交出政權而引發內戰。這些獨裁統治者都把國家當作自己的私產了,人民能不憤怒嗎?能不反抗嗎?

這樣的政權,它是一池死水,永遠不會有鮮活的東西發生,更不要說進步了,他們也表示了要改革,但都變成口號,因為改革就會使既得利益者受損,但他們已面臨倒台之際,已不得不想法自救了。

葉門總統薩利赫先宣布後年任滿不再連任,也不讓兒子繼承,當反對派不同意時,又說要改變政體,然後又說要成立過渡政府,年底選舉,但就是不說下台,在被迫不過時,同意三個月後下台,但現在又不同意了。

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在壓力下先是要交權給副總統而不辭職,無奈之後方辭職,但過渡政府是他的人,但美國不同意,方將政權交給軍方。

敘利亞總統巴塞爾見機的早,趕快取消緊急狀況法,並公布一些改革措施,但是人民抗議仍不停止,就是要他下台。

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弗利卡,看到中東情勢不妙也趕快取消緊急狀態法。

伊拉克總理馬利基是民選出來的,但也宣布不再競選下一任期,並宣布個人降薪一半。

沙烏地阿拉伯王室拿出數千億美元,補貼民眾以免動亂。

利比亞的格達費在美英法的逼迫下已承諾停戰後,要成立正式政府,辦理選舉。

但是這些人之所以能夠長期存在卻也與西方帝國主義者介入有很大關係。美國需要埃及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便必須支持穆巴拉克在位不可,美國需要葉門作為反恐力量,便非支持薩利赫在位不可,突尼斯的布爾吉巴在位也對西方有利,甚至敘利亞的巴塞爾能維持以敘關係緩和,對美國也有利。只有格達費是可去可不去的人物,既然利比亞已有反對勢力,那末,整他下台或是製造一個分裂的利比亞也未嘗不可,於是披著偽善的保護平民的外套實行了武力侵略,又恐陷入伊拉克及阿富汗的覆轍,便以空中濫炸作為手段。

從上面這種情形看,情況絕非西方最初所期待的中東之春(或稱為阿拉伯之春),而成為中東之亂了,其實上述這些國家獨裁政權全部垮掉,代之而起的將是什麼樣的政權?誰也不知道。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三期】2011.05.01

« 與愛因斯坦漫步月球 : 記憶的藝術與科學∣回首頁∣語言的文化和認知之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