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愛因斯坦漫步月球 : 記憶的藝術與科學

書評書訊 05/01/2011


在印刷術發明以及可供紀錄的紙張問世之前,超強記憶力是從事紀錄工作者的首要條件。古羅馬政治家兼哲學家西塞羅,在其所撰有關演講術的文章,記載比當時更早四百年,古希臘就發明了記憶術,並成為眾所周知且廣被運用的技術大全。該記憶術通稱為「場域記憶法」(loci),方法是將要記憶的事物,放入一個熟悉建築物或熟知路徑之類的不連續空間,在腦中建構一幅視覺化。回憶時,可以按這條路線上的各個點提取所記的事物。在探討此技術的現存唯一古典文獻《獻給赫倫尼》(Ad Herrenium,由佚名作者著於西元前八十六年至八十二年),以及由葉茲(Frances Yates)所著的現代最權威著作《記憶之術》(The Art of Memory,一九六六年由路特里奇與基根保羅出版社於出版)兩本書中,可以讀到記憶之術的介紹,以及由最早以迄十七世紀的發展歷史。

盧瑞亞(Alexander Luria)是俄國神經心理學家,在他所著《記憶大師的心智》(The Mind of a Mnemonist) 一書,介紹了當代使用記憶術的最著名案例—S先生的驚人記憶力。S先生自小即展現出無窮無盡的記憶能力,他在聽到資訊的幾秒鐘內,立即在腦海浮現那個資訊代表意義的圖像,因此可以將所聽到的冗長字串或數字,一字不漏地背誦出來。

這些圖像,係來自S先生感官印象所引發的不自主回應,會被放置於所熟悉的一個街道場景之中。S先生回想所記憶事物時,偶爾會漏掉其中一個物件,這種情形不常發生,問題是出在感官,而非記憶。例如,他說沒能記得「蛋」這個字,「是因為記憶中留存的空間性圖像,是蛋倚白牆而立,由於蛋和牆兩者都是白色,與背景混同結果以致無法辨識出蛋」。然而,S先生的記憶能力有嚴重缺限,由於他的腦中塞滿太多代表細微含意及不同意義的雜沓圖像,反而使他無法注意在相關經驗中的規律性。另外,要他記憶象徵性或詩歌類資訊,通常也比較困難。對S先生而言,擁有特異的記憶力,反而是可悲的負擔。

新聞工記者佛爾所著《與愛因斯坦漫步月球》一書,內容引人入勝,書中提到即使是一般人,透過訓練也可擁有驚人的超強記憶力。參加記憶王競賽者可稱之為心智運動員,但他們的成就卻很少受到重視,例如記憶二進位制數字(最佳紀錄為,三十分鐘內記憶四千一百四十個數字)、記下一整副洗勻撲克牌的次序(最佳紀錄為三十二秒)、在一小時內能將多少副洗勻撲克牌的次序記起來(最佳紀錄:二十七副牌)。

就記憶術的心理科學,本書內容處處可見充滿知識性的豐富解說(包括針對受研究患者的情況加以討論),相關內容例如:當記憶力喪失時(如腦部創傷後產生失憶症),會發生什麼情況?打字、溜冰刀、判讀乳房X光攝影結果等,這些後天學習而來的專長,其性質為何?研究結果顯示,同樣是放射科醫生,新近才完成訓練課程的,比較早以前完訓的更能精確判讀乳房X光攝影結果。由於診斷的精確性總要到事後才能驗證,執業醫師可能不會記住每個病歷詳情,也就無法從過去錯誤的診斷中,學得寶貴的經驗,醫師的技術因此逐漸退步。

專家通常從事直接且高度專精的事物。套用偉大美式足球教練隆巴迪(Vince Lombardi)的經典名言:「練習不一定能使你完美,完美的鍛煉才能讓你完美」。最優秀的滑冰選手,會花較多的時間練習困難動作,然而技術較差的選手,則會花較多的時間熟練他們有把握的動作。打字員要提升打字效率,會刻意不斷練習超越原有打字速度,並對誤打情形加以檢討。

本書最有趣味之處,在於詳細報導心智運動員準備比賽及養成專門技術的過程,作者自己也是其中一員。佛爾經過一年期間的奮戰,最終贏得全美記憶王頭銜。他採用的方法,是先挑選一個自己熟悉的空間(例如一棟大型建築物,習慣上將這個空間稱之為「記憶宮殿」),然後將比賽中須記憶事物的圖像,置放於記憶宮殿中。技巧純熟的專家,可以建構數十個記憶宮殿,每個宮殿都有一條獨特的路線,沿著這條路線可以儲存及提取圖像。當然,圖像本身是關鍵因素,圖像必須能表彰細微意涵、看起來異乎尋常甚或可怕的。參賽者必須有計畫地建構圖像,用顏色、形狀、氣味、質地及給人觀感來區別,以幫助記憶。當以人為圖像時,則建議可融入幽默感、動作及性別等特點,以加強記憶效果。

要記下一整副洗勻撲克牌的次序,有效的方法是必須先針對每張牌,記憶一個「主詞—動詞—述語」圖像,例如就紅方塊國王(k)這張牌,圖像可以是「父親騎著三輪車」或者借用本書書名「父親與愛因斯坦漫步月球」。正式比賽的規則為一次翻三張牌,其記憶方式是建構一個能表彰這三張牌特點的新圖像(如將畫面內容分別為ABC、DEF及GHI的三個圖像,轉換成畫面內容為AEI的單一圖像),用此新圖像保留原三張牌的各自特點,並將其置於記憶宮殿的房間中,以便未來提取。以此類推,要記住一副有五十二張的撲克牌,須要建構十七個圖像,外加能代表這十七個圖像之間關聯性的一個圖像。

圖像集中通常會含有引人遐想的動作畫面,有時為了幫助記憶,畫面組合結果,可能創造出家人從事見不得人行為的圖像,因而讓記憶者感到尷尬。佛爾承認,在準備比賽的過程中,他以母親進行不雅動作的圖像,來幫助記憶紅心八這張牌,但不免因畫面是母親的關係而分心。佛爾的教練深知此種感受,他與佛爾分享親身經驗,「我必須運用母親的圖像,來記憶撲克牌,我鼓勵你也可以這樣做」。

佛爾贏得記憶王最高榮譽後,不再參加比賽,現在幾乎不再使用此記憶術。此記憶術非常耗神費功,在外部記憶資料庫充斥的今日,記住在何處取得資訊,比記住資訊本身還要符合時宜,因此記憶術的重要性已降低。此外,一般的記憶,和經技巧訓練的記憶運作的目的並不相同;普通人擅長總結、摘要及組合一般知識,卻不精於保留事件的逐字紀錄,也就是說會遺忘細節但保留要點。研究顯示,人們能記得句子的含意,卻無法記得句子是使用主動或被動的語氣。套用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伊德的話,「正常的遺忘因凝聚作用而生。正因如此,凝聚作用是概念形成的基礎」。

受到記憶之術種種事實的影響,當代教學法已盡量不採用機械式記憶演練,轉而強調問題解決及獨立思考。然而,假使真如本書所言,美國有三分之二的青少年,在學習後的五十年間,就把美國南北戰爭的歷史忘光光,或者有百分之二十無法指出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敵方是誰,那麼,記憶術的使用,在教育上或許還有一席之地。佛爾舉了一個歷史老師的實例,這個老師在大城市中破敗貧民區任教,積極推廣並熱心提供記憶術訓練,影響廣泛並獲得空前的成功。誠如佛爾所言,「雖然事實未必導致了解,但是沒有事實就不能產生了解。」


作者:佛爾/( Joshua Foer)
出版社:企鵝/艾倫萊恩出版社,2011年,320頁
定價:26.95美元/14.99英鎊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三期】2011.05.01

« 知識通訊評論102期目錄∣回首頁∣誰知中東將如何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