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億下復辟的封建文化

意見評論 04/01/2011

教育部斥巨資推動邁向頂尖大學,邇來各界多所批評,包括對評鑑指標過於重視期刊發表,重視研究而犧牲教學,資源分配不均造成人才集中少數學校,台灣學術繼續被歐美殖民等等。在這些宏觀的批評的更深層,已經出現極為顯著的微觀文化變遷,值得教育主管當局認真檢討。一言以蔽之,五百億的學術投資,已經引發學術生活的封建化,在台灣的教育界形成病態的人際交往,腐蝕人心。

封建文化的核心是諸侯割據與階級森嚴。這正是台灣學術文化日益陷入的一種難以自拔的氛圍。諸侯割據的現象無非就是封地之間不正常的競爭與對立,有關五百億補助的學校對其他學校強凌弱,大吃小的現象,往常已經多所探討,但是對於五百億學校之間的相互防範,則各界少有著墨。

在戰略上, 各五百億學校之間初期尚有討論如何結盟,優勢互補,但在實踐上,現在剩下的是彼此防範。由於五百億在各校之內的分配各有偏重,校內教師之間形成競爭,以至於各校嚴拒本校資源為外校專家所用,以免本校未能獲得補助的多數教授感到不平。這導致跨校的優勢互補不能形成。本校獲補助的研究團隊不能網羅外校學者專家,有效的跨校研究團隊自難組成。如此一來,各校研究團隊的組成妨礙人盡其才。

上述校內的平均主義大鍋飯心態,並不能緩和更嚴重的階級文化同時也在校內形成。幾乎各校都注意到,推動研究必須照顧到食衣住行,為了控制花在吃飯上的預算,各校絞盡腦汁。普遍的做法就是劃分階級,階級高的可以吃好的與住好的,階級低的就吃差的與住差的,至於學生則用各種規範加以限制或排除。其結果,如果接待的是各國院士,就如同是最高的婆羅門階級,講座教授與其他曾獲各種研究獎的所謂特聘教授,等而下之是第二個階級,但仍屬於統治階級。

現在,召開各種會議須要吃好的,就必須請個院士來掛名。但是當一般從事基礎研究的年輕教授須要聚集討論,規畫研究,如果響應追求卓越號召而興致勃勃組織國際團隊,不可避免會遭遇的是,國外的年輕教授來台商討合作研究,住不好,吃不好,甚至要主人自掏腰包墊付的事,時有所聞。相較之下,講座學者來台住五星飯店,像一陣風一樣稍縱即逝,然而有的單位樂於如此消化預算。實際基礎研究經費在此反而遭到壓縮,等於鼓勵年輕教授依附於資深教授手上已經逐漸失去動能的研究議程,而資深教授便仰賴所謂國際大師的加持。

封建文化對於博士後研究員與研究生尤其採取歧視。他們出國開會或研究受到各校各有特色的限制,有的規定學生的機票或高鐵票不能報帳,有的規定學生出版論文不能單獨掛名,有的則相反規定學生必須發表論文才能畢業,有的拒絕博士後研究員研究空間或設備,有的要求學生吃飯盒有另外的金額限制,等等稀奇古怪的會計程序防堵經費用於研究生參加教授的研究活動。

對五百億大學而言,國際大師來台幾天,倘若協調出幾篇論文發表,那還有更為划算的算盤嗎?要是投資年輕教授或研究生的基礎研究,夜長夢多,且將來可能因為他們生涯規劃進入其他機構,而成為別的機構的成果,是可忍孰不可忍?這是為什麼中央研究院院士來校演講可以鼓勵,中央研究院的研究員分享研究經費絕不可准,除非他們願意掛名自己學校的名稱。一群類似春秋戰國周遊列國的名士因而出現,他們是各校爭相合聘但不必開課的論文販賣機。

相互防範競爭,強凌弱,以及從生活待遇上劃分出講座與特聘之類的階級,就是封建文化復辟的明顯證據。教育部與各校不察,甚至以此自豪,但所鼓勵的,只是短期化的研究設計與各種在學術規範緣游走的學術造假。在階級意識瀰漫,且連食衣住行都區分尊卑的學術文化中散播自由學風,新一代已感到空虛徬徨,學術何物,乏人問津。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二期】2011.04.01

« 穿透日本核災的迷霧∣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102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