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中東棋局亂了套

國際情勢 03/01/2011


這一陣中東動亂有兩個非常意外的特色,第一,動亂的發動者並非伊斯蘭勢力,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只是趁勢加入並不扮主要角色,從而使美歐大為寬心,尤其是歐洲最怕的就是中東伊斯蘭勢力的崛起,能將嚴重影響歐洲的基督教文化,第二,動亂中的口號沒有反美及反以色列,按說中東反美已成習慣,因為美國在中東政策完全支持以色列,已使阿拉伯人認為它毫無道德可言,是中東不穩的播種者,現在這樣大亂中,居然缺少反美口號,這當然使美國比較安心一點,將來難說,但至少目前還不至於十分窮於應付。

但是,美國與歐洲,尤其是美國對中東的這次動亂卻有難以推卸的責任,因為他們的經濟利益直接造成中東地區的混亂。

經濟全球化是美歐國家所追求的目標,這目標不能說太自私,因為畢竟這是為全球經濟追求利益的,但是試看每次國際會議討論全球化的取消貿易障礙時,總有很多人群在當地示威遊行抗議,原因就在於這會使有經濟實力者更有力,無此實力者就會被削弱,實際上並非很平等。

中東本就不是個經濟實力強的地區,在全球化的過程中,得不到理想的利益,相反地,逐漸落伍,經濟是國力的象徵,經濟落後就象徵國家在國際地位上的衰落,中東除了海灣幾個國家因為有石油資源而被看重,其他國家實在不足道,較十幾二十年前還不如。

經濟不能發展還伴隨著政治的腐敗,因為政治腐敗,所以使官商勾結,政治執政者自己收刮發財,不但便宜了貪官污吏,而且使國家財富兩極化;少數有特權者富有,絕大多數人民生活窮困,失業本是個可怕的東西,它能造成社會的不安定及對政權的不信任。

從最近一年的情形看,連美國的研究機構都認為美國的金融政策為禍世界,而在中東體現的最為顯著,美國的金融政策是向全世界輸出通貨膨脹,美國無限量的發行美鈔,使國際間物價大漲,現在連糧食價格也飛漲,中東國家如何能承受這種壓力,通膨與失業使地區所有平民都受到壓力與打擊,他們當然無法抱怨美國,只能怨自己的政府,以突尼斯與埃及情勢看,失業率高達百分之六十,而失業群又以年輕人為最,他們看不到個人有任何前途出路,走上街頭抗議政府失策及社會不公便成了唯一出路。

「希望」是青年奮鬥的最大動力,當然他們對於民主自由的追求也很熱心,但是,比較起來他們最希望的還是有安穩的職業,有賺錢的機會,有國家地位的驕傲,這種希望是他們對於合乎自己希望的政權產生信任與支持,西方觀察家很疑惑為什麼動亂不在中國大陸發生,為什麼青年不追求民主自由,中東動亂為何不傳染到中國,其實道理很簡單,中國青年不想把這個希望希望搞砸,出於自私也好出於本性也好,事實就是這樣。

中東的這種新變化確實出乎美國的預料之外,白宮及國務院平時即使有許多中東政策方案,但也未必考慮到這種變化之快之廣,而尤其傷腦筋的是如何善其後,如何方能不會使美國在中東的影響力一落千丈。尤其是如何防止這種變化更擴大,擴大到海灣國家,那是美國在中東的戰略中心,是保護原油的不能破毀的堡壘。

美國在埃及事件中雖然最初倉皇,但最終還是以捨棄埃及總統穆巴拉克,改為抓住埃及軍方作為新政策。美國這種捨棄朋友的政策在中東已經有過前例,七十年代美國曾大力培植巴勒維王朝作為在中東的立足點,但是當巴勒維的政策不得民心,革命勢力興起,眼看王朝動搖之時,美國便摒棄巴勒維以討好革命勢力,甚至連巴勒維家庭要飛美避難時,美國曾考慮不予簽証以討好革命勢力,但革命勢力並未因此親美,最後成為美國的敵人。

為了制衡這個中東敵人,美國支持伊拉克的哈珊攻擊伊朗,使兩伊戰事拖延了八年之久,雖未征服伊朗,但卻使伊朗革命政權精疲力盡,哈珊誤判美國會支持他成為中東代理,所以放開手腳,攻擊了科威特,科威特如入哈珊之手,沙烏地阿拉伯便汲汲可危,而這卻是美國在海灣的「資產」,重要程度又超過了哈珊,於是又捨棄了這個朋友,最後還把哈珊送上絞刑架。

如今又摒棄了三十年的朋友穆巴拉克,也許這政策很得宜,但卻也會使其他尚存的朋友心驚膽跳,沙烏地阿拉伯王朝怎樣想?約旦王朝怎樣想?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一○一期】2011.03.01

« 科學界的性別歧視如何∣回首頁∣解決中國水資源危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