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迴避的學術文化問題

意見評論 02/01/2011

近時以來,身處同樣大文化傳統的台灣和大陸學術界,都發生了對學術衡量標準與價值的爭論,爭論的表面,似乎是關乎學術體系運作的規範問題,而深究內裏,則可以說是吾人近代歷史面對十九世紀以降的西潮東漸,所作出的再一次文化思想反省。

台灣的爭議,或可以二○○三年教育部首次公布大學學術表現評比為導火線,在那次根據湯森路透公司的SCI/SSCI索引資料庫論文資料的評比中,以人文社會學科為主的政治大學,落居四十八名,而引起軒然大波。

大學學術評比的落居殿後,不只關係到學校聲譽問題,更因為近十年來台灣漸成制度的五年五百億、頂尖大學、大學評鑑與經費補助以及國科會講座和獎助,都主要是以相同的一個標準來衡度,因此其結果也將關係到學校與研究者個人的實質利益。

去年十月底,政大教師會開始一連五週的「找回大學精神」思想沙龍,他們認為當前沸沸湯湯的學術評鑑活動,破壞了大學求真、求是的精神,因此在十一月間發起反對獨尊SSCI/SCI的連署行動,此行動的起始,雖說是社會人文學者對於以科學研究衡量標準為準則的反對,但是在目前超過一千六百人的連署學者中,也有約百分之十是來自理工學門。

毫無疑問地,無論是社會科學、人文學門或者是科學領域,都有許多得到目前台灣學術評鑑制度肯定的學者,參加了連署,他們反對的道理,是看到當前評鑑制度的運作結果,已造成校園行事作風、同儕和師生關係的劣質丕變,認為學術創作著重於追求一個設計那個制度的社會都不那麼重視的標準,而疏離了對我人自身社會的關注,可說是得不償失的。

無獨有偶,差不多是在相同的時候,文化傳統類似的中國大陸學術界,也發生了學術評鑑和價值的爭吵。如果以較近事件來看,則是由前年六月北大生命科學院院長饒毅在他博客上的文章〈提醒年輕人,何時SCI會害你〉為起點,這篇文章不但批評近年大陸科學界對SCI過度倚重的問題,甚至還明白宣示,無論是向他他所在的北大生命科學院,或是向大陸另一位頂尖科學家王曉東所在的北京生命科學院求職,如果過分強調SCI的評分,甚至還會有負面的效果。

饒毅是八○年代大陸赴美後,學術工作極成功的生命科學家,王曉東則是大陸頭一個獲選為美國科學院院士的傑出科學家,他們的回到大陸工作,反映出大陸發展科學的雄心,他們「海歸」之後,也給大陸學術界帶來一些衝擊。

一點不錯,近些年常常就科學與學術問題發表意見的饒毅,九月三日與也是近幾年回到大陸,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院長施一公寫了一篇專文〈中國科研的文化〉(China’s Research Culture),這篇被美國頂尖《科學》期刊當作社論發表的文章,主要在批評中國目前的科研經費分配,仍有論資排輩,依靠行政資源的弊端。不過令人耳目一新的,這篇文章在美國《科學》期刊刊出的同一天,原文刊登在中國科學院、工程院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主辦的《科學時報》的頭版,同樣中國科學院主辦的《科學新聞》雙週刊,前年也曾經以一篇〈清算SCI〉 的文章,迅速而且正面地回應了當時饒毅對大陸過份倚重SCI的批評。

台灣和大陸最近學術上的這些意見紛爭,正是吾人在近代歷史背景中亟求學術發展所面對的挑戰,相對於大陸官方都有的比較正面回應,臺灣學界中有的多還是指摘輕藐和追究動機的言辭,掌握社會龐大社會資源的國科會和中研院,也沒有積極的回應,而面對這些紛爭,除了制度的檢討,背後更深刻的時代和文化思想大變遷問題,更值得我們的正視。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九期】2011.02.01

« 美國高能粒子加速器落幕∣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100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