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對中的「自以為是」

國際情勢 02/01/2011

法蘭西斯.福山是祖籍日本的美國學者,他過去是屬於美國「新保守主義者」,共和黨新保守主義者所主張的時是美式民主為普世真理,美國應以強力在國際間推行,即使是用武力推動也在所不惜,伊拉克戰爭其實不應是小布希的戰爭,而是新保守主義者發動的戰爭,但是福山後來卻不再待在新保守主義圈子裏了,大約伊戰給了他許多啟示。

而最近他發表的文章:「美國民主沒什麼可教給中國的」,不但與新保守主義者的論調不同,甚至有唱反調的意味,他公然稱讚中國的政治體制,而一般美國精英人物絕對多數認為中國是獨裁政權,但他認為中國的獨裁不能與俄羅斯、伊朗、新加坡這些國家的獨裁同類。中國政府的質量高於俄伊等獨裁政權,這是因為中國政府覺得自己對人民負有某種責任,中共權力不受民主選舉的限制,但是中國官員在壓制民眾批評的同時,深確努力了解民眾的不滿,就此作出反應,改變自己的政策。

然後他批評了美國的民主,如果是民主的,一市場為導向模式佔優勢的話,美國人必須承認自己的錯誤,過去十年,華盛頓的外交政策過於軍事化,過於單邊主義,只產生了不利于自己的反美主義,在經濟政策上雷根主義的影響度過其最初的成功,只帶來預算赤字,欠考慮的減稅措施和不足的金融監督。中國適應性強,能做出艱難的決定,並有效地加以推行,美國人以憲法的制衡原則自豪,制衡原則基於不信任中央集權政府的政治文化,這種體制確保了個人自由和私營部門充滿生機,但現在卻變的兩極化,思想僵化。美國政府可能擁有中國體制從未有的合法性,但如果政府內部分裂,且無力治理國家,那就不是什麼好模式。

誠如福山所說,美國的民主制度實在沒有教給中國的什麼價值,但是美國人尤其精英分子卻非常喜歡以其偏見對中國指手劃腳,當中國經濟崛起之後,這種偏見越來越多,恨不得將中國妖魔化而後已。

舉例來說吧,美國經濟之衰落,任人皆知是存的錢太少,花的錢太多,政府如此,人民也如此,政府財政赤字高壘,但軍費卻絲毫不減,到處用兵炫耀武力,人民儲蓄不多,但信用消費毫不節制,以致政府負債四萬億美元,人民因還不了銀行貸款而破產。這種事竟然歸咎中國人民幣幣值太低,說這導致對美出超,搶了美國人的生意,等於搶了美國人的飯碗。美國政府毫不反省自己,卻把責任推給中國。

美國軍火商製造業需要大量訂單,美國軍人要擴大自己的勢力,何況軍方與國防工業的勾結向來是彼此不離的,但如果天下太平的話,他們就沒有出路了,所以即使沒有仗好打,也必須塑造一個假想敵人,蘇聯已垮,俄羅斯變成不足道,於是選定中國為假想敵,中國的每項軍事發展,都被描述為針對美國,美國已受到軍事威脅,軍事將領與國會議員及軍火工業團結起來鼓吹,卻無人細讀中國的國防政策以及武器的先進程度。殲二十飛機剛試飛就成為威脅,航母八字未見一撇也是威脅,東風二十一D還未發展成功也是威脅,這合理嗎?

朝鮮半島其實是在美國勢力控制之下,北韓軍隊人數雖多,但武器實落後美韓數十年,但它搞出個核子彈,這便使美國有些頭痛,然而北韓搞核子彈是怎樣形成的呢?美國原先與北韓談妥讓北韓廢棄其重水反應爐,代之以輕水反應爐,因為重水反應爐的原料可製核彈,條件談妥了,由美日韓共同出資代建輕水反應爐,
當北韓凍結其重水反應爐後,美國卻又反悔了,不履行九四年的協定,於是北韓憤而驅走聯合國原能署核查人員,並退出了核不擴散條約,逕自發展其核能,是美國輕視了北韓的核發展能力,反而想以經濟制裁使其窒息,結果北韓居然發展核彈成功,朝鮮半島無核化日益困難,美國卻硬將責任推給中國,說都是中國「管教不嚴」,北韓發展核彈對中國有利嗎?中國有能力管教北韓嗎?

當然,如歐巴馬這一流人物,有分析的智慧,有充分的資料情報,對美中之間的這種狀況應該是了然的,但在美國式民主之下,選票是最高價值的東西,白宮不能不遷就於此,國會議員們更視為政治生命,而媒體有好譁眾取寵以滿足美國人民向來的「自傲」心態,於是便產生了其實不利於美國自己的種種對華姿態。互信不足是很大的問題,前些時候歐巴馬以最盛大的方式歡迎胡錦濤訪美,也許就是有意展現互信給中美人民看,唯有雙方人民都了解所謂合則兩利,美國對華的層次的人將一個偏見方能化解,不再自以為是。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九期】2011.02.01

« 放射性:居禮夫婦以及他們的愛情與紛爭故事∣回首頁∣中國航太技術的曲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