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背後的精神分裂

意見評論 01/01/2011

在某座邁向頂尖大學且教育部評鑑甫過關研究所一年級必修課的課堂上,學生根據老師事前發給的英文教材,進行教材的摘要報告。其中有人顯然是將教材透過Google的英文翻譯,作為課堂摘要的大綱。如此一來,內容毫無意義,言語荒腔走板,但是報告學生頗能面不改色的打算從頭唸到尾。

一般若碰到學生的期末報告是抄襲網路上的資料,當然是當成為違背倫理,世界各地的教育機構都會主張要予以嚴懲,那現在如果課堂報告是抄襲網路翻譯,豈有不嚴懲?照講研究所學生理當對知識有興趣,只有對教材毫無興趣,或毫無能力理解,才會用Google的翻譯。學生對自己這樣的態度毫無廉恥心,公然為之,還能夠對於包括他自己在內也會覺得毫無意義的文字,照唸不誤,麻木不仁無過於此。

但深一層看的話,就不能只停留在學生懶惰、墮落、無恥的感嘆中,而可以進一步得出學生潛意識裡所反映的三大困境。一是學生對於英語教材的疏離,這對於近年一切以英語是尚的教研風氣,教育部鼓勵各大學開設英語課程,招收大量國際學生,及各校風起雲湧的因應政策,都是個警訊。如今只是對教材本身抗拒,倘若這種潛意識抗拒心理變本加厲逐漸蔓延,難道不會把抗拒的目標,慢慢轉移到英語課堂、老師、外籍生的身上呢?

二是學生對於必修課程的疏離,亦即他們進到了自己毫無興趣的課堂上,因此對課堂的知識沒有好奇,也無法產生興趣。研究所的課程開設的兩個基礎,一是學習領域應當開設的,一是研究所師資有能力開設者。不可諱言,國內研究所課程設計,往往以所內老師有能力開的課程為限,但為保障課堂有足夠學生選修,把必修課範圍擴大到領域以外,也常造成師生興趣與課程間的扞格。

三是學生對於研究所教育本身的疏離。簡言之,對於大學畢業後報考研究所的學生,研究所只是延緩進入社會的避風港,所以只求考取研究所,對於為什麼考,考什麼科目,並不特別介意。在家長也不知道如何因應大學畢業後的規劃,人人失去方向的社會發展中,研究所成為無厘頭的年輕人的徒兒所。上了研究所可以讓他們繼續沉溺在流行音樂與網路嬉鬧中,忘記自己未來的社會責任。在教育級主管政策的失控下,研究所的數量與所吸收的研究生數量狂飆,草莓族與教改世代成為受益(或受害)者,紛紛以深造之名迴避進入人生下一階段,在研究所裡繼續混。

個別研究生用Google翻譯教材在課堂報告絕不只是個人問題,一個在課堂上對於自己作為研究生的責任毫不敏感、毫不介意、毫無廉恥的學生,但卻能在生活中繼續與師生們共進共出,共同生活玩樂,相互幫忙的正常人,是一種精神分裂的狀態。學生如此,老師亦復如此。老師在因應教育部發動的各項短期政策中,體會不到長遠的意義,他們應付評鑑,或致力於課堂與校園英語化的種種作為,與學生用Google翻譯英語教材,其實是一樣的無厘頭。

在這樣一個陷入精神分類狀態的教育學術環境中,因應立即的要求,但求蒙混過關的,就不只是學生,也不只是老師,更也是教育主管當局。對於後者而言,困境更大,因為不論是學生或老師,不必替自己訂定目標,只要應付,應付之後,就可以回到正常的人際交往與生活規劃。但是對於教育主管當局,還必須煞有介事地定目標,做計劃,要替精神分裂時段中的編劇負責任。但受到結果影響最大的卻是學生,他們不但學會如何進出精神世界,習以為常,影響所及,因為沒有任何社會經驗,勢必在未來進到社會後,採取同樣因應方式。對於他們而言,研究所教育提供的,便是一種精神分裂的能力。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九期】2010.12.01

« 全球科學版圖風水轉∣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99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