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科學版圖風水轉

專題報導 01/01/2011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最近公佈的全球科學現況報告,顯現過去的歐、美、日本獨霸局面,已在改變,反應隨著經濟實力變化所造成的科學版圖變異。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最新五年(二○○二年到二○○七年)的《全球科學現況報告》,顯示出世界經濟實力的同步消長,已開發國家在科學知識上的領先地位,正逐漸受到新興國家的挑戰。一百多年來這種由西向東、由北向南的技術轉移模式,恐將成為歷史。

《全球科學現況報告》指出,一九九○年代,北美、歐洲和日本包辦了世界科學的所有產出,就技術知識而言,就如同世代相傳的貴族階層。這些已開發國家,在科技研發上的花費最多,發表出版與專利也最多。這些豐碩的成果,不僅帶動了其工業、軍事和醫療產業的繁榮與進步,研發創新工作,也因此得以不斷延續,成為良性循環。

然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最新的數據顯示,這些科學貴族的絕對優勢已經開始動搖。與一九九○年掌握全球研究與發展(R&D)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盛況相比,二○○七年已下降至百分之七十六。過去被視為科學界無產階級的東方與南方,已在蓄勢待發。

一般而言,國家科技實力增長往往始於研發支出的增加。這方面的衡量指標之一是國內研發支出總額(GERD)。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報告顯示,二○○七年全球研發支出總額達一兆一千五百億美元,與二○○二年相比成長了百分之四十五。此外,這五年內,亞洲占全球研發支出總額的比例也從百分之二十七提升至百分之三十二。

另一個重要指標,則是各國研發支出所佔國民生產毛額的比例,尤其是用於比較不同規模經濟體的科技實力。《全球科學現況報告》指出,這項指標對於了解像新加坡這種小國的研發成就,特別有用。為了提升全球科學地位,許多國家將在研發上投注更多資金。二○○七年,日本在研發支出占國民生產毛額的百分之三點四,美國為百分之二點七,歐盟共百分之一點八,中國則占百分之一點四。中國預計將研發支出推升至國民生產毛額的百分之二點五,歐巴馬政府計畫把美國的比重輕推至百分之三,而韓國則希望在二一○二年提高至百分之五。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球科學現況報告》的數據,科學研究人員的數目,全球均呈現成長的趨勢。在總數方面,二○○七年全球七百二十萬研究人口中,中國、美國和歐盟均各占百分之二十,約一百五十萬左右,而就成長趨勢而言,中國超越歐美指日可待。不過,若就每百萬人口中研究人員的比例來看,中國相對較低。而總人口僅次於中國的印度,此比例竟然僅及中國的十分之一。英國《經濟學人》雜誌認為,印度這個世界領先資訊技術的出口國,醫藥產量僅次於美國和日本排名世界第三的國家,這個數字驚人的反常。

儘管科學研究人員的數量可以做為科技實力的指標之一,此數量多寡是否具有實質意義,端看研究產出而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出,路透社科學引用文獻指數(SCI)所記錄的科技出版物數量,即為科學產出重要的衡量基準。按各國的絕對數量計算,目前美國仍居世界科學產出之首,占百分之二十八,不過相較於二○○二年的百分之三十一,五年來的降幅是全世界最大的。歐盟也呈現下降的趨勢,從百分之四十降至三十七。反觀開發中國家,中國五年間翻了一倍,達到百分之十,巴西則成長了百分之六十,占世界出版物的比例由百分之一點七增至百分之二點七。

儘管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報告預測,鑑於亞洲人口的眾多,未來數年內,亞洲可望成為最主要的科學發展地區。然而,就一九九八到二○○八年間期刊的引用率而言,中國的科學研究仍然偏低,平均引用次數為四點六次,和印度大致相當,低於韓國。而美國的引用率則為十四點三次,居世界首位。《經濟學人》認為,這可能是因為中國科學的薄弱,也可能是因為美國、歐洲和日本三巨頭傾向於相互引用所致。

《經濟學人》認為,若就上述數據來看,歐、美、日這些科學貴族的榮景恐怕不保。不過,想準確評比各國科技實力,還要將在這些科學知識的應用納入考量。

科學知識應用狀況的指標之一,就是各國專利數量的多寡。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引用路透社數據顯示,二○○三年至二○○九年間,中國專利申請增加了百分之二十六,成長速率獨步全球。依照這樣的趨勢,二○一一年中國便會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專利註冊國。不過,由於中國專利局的官員是以其批准的專利件數來計算薪酬,因此獲得專利者的品質可議,此項數據的可信度也大受折扣。

因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報告中,關於專利的部分,是以在美國、歐洲和日本的專利商標局註冊者為主要評比標準。資料顯示,美國二○○六年擁有全世界百分之四十一點八的專利,儘管比前幾年稍稍下滑,但依舊居主導地位,這一數額比起前幾年略微下降。其次是日本的百分之二十七點九,歐盟則為百分之二十六點四,韓國百分之二點二,而中國僅占百分之零點五。

若以商業研發投入(Business expenditure on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BERD)的數據來看,二○○二年至二○○七年五年間,國民生產毛額中企業針對科技的投資,在新興國家如中國、印度、新加坡和韓國,均急劇上升。不過,身為科學貴族階層的日本,也不遑多讓,投資成長同樣十分迅速

《經濟學人》認為,儘管已開發國家在科學知識上的主導權受到威脅,但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全球運輸的便捷與網絡的興起,國際科學研究合作也比以往密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全球科學現況報告》也顯示,許多跨國科技公司同時在已開發與開發中國家進行研究,以充分利用市場、當地人力資本和知識、以及所在國的自然資源。

《經濟學人》透露,英國皇家學會預計在明年初要發布的全球科學報告顯示,目前知名期刊已有百分之三十五以上的文章,是國際合作的產物,與十五年前相比已攀升了百分之二十五,這對於已開發國家與新興國家來說,都是值得慶祝的。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九期】2010.12.01

« 新加坡科學模式的教訓∣回首頁∣教育背後的精神分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