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眾曝光還是謹守專業

專題報導 12/01/2010

科學家常希望走出自己的小圈子,使研究工作受到社會更大的矚目,但有時卻會因而傷害到他們在學術專業社群裡的名聲,這造成了科學家面對媒體曝光時的舉棋不定。

梅妮克(Sara Mednick)在二○○七年元月相當出名,連續一個月內,她每天出現在電視上一次,美國各地電台都請她上節目,介紹她所出版的新書《睡個小覺改變人生》,包括加州矽谷巨擘Google在內的等許多企業都響應她的建議,要求員工培養午睡習慣,表面上她和許多科學家一樣,都優游於學術界與大眾文化之間。

但實際上並不輕鬆,她表示,「這項經歷很瘋狂,每天身處在不同城市,還得起個大早,才能趕上晨間電視節目」
,令她感覺五味雜陳,不知是否能繼續過往的工作,同時又可以嘗試這個大挑戰。

許多科學家心中都有相同疑問,由於今日新聞已二十四小時直播,媒體與部落格與日俱增,每個人要獲得十五分鐘的知名度,已比過去容易許多。民調顯示,科學家希望改善科學在媒體的形象,但不確定自己是否該涉入其中,美國華府皮猶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二○○九年的一項調查指出,八成五的科學家認為,大眾欠缺對科學的認識是一個大問題,多數人也不滿意傳統媒體的科學報導內容;《自然》雜誌今年的民調亦顯示,許多研究員認為各研究機構不夠重視媒體曝光,且媒體曝光度也不該成為決定晉升與否的重要因素。

加州大學心理系主任辛蕭(Stephen Hinshaw)表示,這項潮流正在轉變,過去科學界眼中的虛榮與浮誇,今日正快速成為科學家工作項目,他提到,「多年前,科學家若熟悉媒體操作,會成為同事口中的滑頭人物,但如今卻成為一項優勢,能夠協助募款、吸引捐助人及廣大群眾,讓心理學更受社會重視,這些都是正面的」。

不過以梅妮克為例,科學名人效應卻未必是好事,她的影響力確實擴及科學界以外,也累積了知名度,但她仍希望在傳統學術界維持嚴肅科學家的身分,可是她發現成為名人後,卻對專業聲望造成意想不到的後果。

梅妮克在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進行睡眠實驗,她說必須隨時保持安靜,因為隔壁有人在午睡。

研究室裡有宛若旅館的房間供人午睡,另有房間供研究人員安靜觀察睡眠狀態,雖然梅妮克已在此工作五年,要保持靜默對她仍然不易,尤其她的笑聲非常爽朗,不到幾分鐘時間,她似乎就忘記隔壁入眠的人們,熱情地說明工作內容。

同事稱梅妮克是世界研究午睡的頂尖專家,分析各種型態的睡眠對人類認知及行動能力有何影響,例如六十至九十分鐘的午睡後,在多項視覺工作方面,效果與整夜睡眠相同。

梅妮克對午睡的好奇心始於一九九○年代末期,當時她在哈佛大學攻讀心理學博士,研究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視覺記憶,在聽過睡眠專家史迪格(Robert Stickgold)演說後,她決定改變研究方向,開始與史迪格在哈佛大學合作,後於二○○三年前往加州沙克研究所進行博士後研究,在沙克研究所的學術競爭氛圍下,同事都認為她會儘量的發表多篇論文,來獲得終身職。

史迪格表示,梅妮克的知名度肯定已影響研究生涯,也許像是失去獎助機會、將專題演說機會拱手讓人等,梅妮克無法明確說出過往有哪些實例,不過她確實感嘆,自己雖然在影響力較大的主流期刊發表論文,但至今仍未收錄於學界主要期刊內。

《睡眠》期刊主編丁吉斯(David Dinges)表示,梅妮克是位「頗受敬重的科學家,研究相當有意思」,但強調該期刊收到的論文中,七成五都遭到退件;梅妮克並不怪罪這些期刊,但擔心外面的活動會影響自己的學術生涯,不過她並不後悔出書或在媒體前曝光,繼續上電視、繼續為大眾媒體撰稿,也鼓勵較資淺的學者這麼做。

梅妮克尚未決定自己的方向,但若朝著科學名人邁進,每一步都得謹慎三思,八月下旬,以激烈言辭聞名的熱門談話節目Dr. Phil邀請梅妮克參加,製作人說很欣賞她的書,希望做一集與睡眠有關的節目,不過最後製作單位放棄了「科學角度」,邀請一位解夢專家,為懷疑伴侶出軌的女性分析夢境,梅妮克說,或許這對她是最好的。

然而梅妮克卻在博士後研究最後一年,開始給大眾撰寫一北本有關午睡的書。

她表示,科學界的朋友都不明白我為何這麼做,但她之所以與厄曼(Mark Ehrman)合作此書,是為了讓研究能觸及普羅大眾,她認為這是個很好的主題,也喜歡讓研究能應用在真實世界。雖然她承認,寫書也是追求虛榮及增加收入,但她主要似乎是為了扭轉眾人印象,著作出版後也確實引人注目,讓她在二○○七年廣受媒體歡迎。

睡眠科學風行也反映在書市上,亞馬遜網路書店共有七百五十項與「睡眠」及「醫學」有關的條目,其中只有少數是有睡眠研究經驗的科學家執筆(在三十位暢銷作家中,大約三分之一擁有研究所學歷),其他作者多數為自我成長專家、瑜珈老師及牧師,故媒體都樂於訪問梅妮克,因為她是位貨真價實的科學家,還能證明午睡有益身心健康。

雖然在媒體上曝光一百五十次,還接受無數次訪談,這本著作只為她帶來約三萬美元收入,勉收支平衡。梅妮尼克說,Google請她擔任顧問,但未給付酬勞,Google代表不願提供雙方協議細節;付錢給她的企業只有一家荷蘭公司MetroNaps,希望藉以推銷午睡墊產品,她為該公司網站規劃睡眠問卷調查內容,獲得一萬至一萬五千美元,但至今都無法說服該公司將她的照片撤下。

梅妮克表示,一開始沒想清楚,才允許公司使用姓名及照片,後來忽然發覺,自己並不想與這些事情沾上邊。

梅妮克走回觀察室,發現辦公室裡的噪音打擾了研究對象,她正在分析短時間的快速動眼期睡眠有何益處,故實驗對象必須睡得安穩,據腦波記錄儀資料顯示,實驗對象的睡眠斷斷續續。

梅妮克的研究著重於最佳打盹長度,以及一天當中哪個時段最適合小睡片刻,她與厄曼一同設計出「打盹環」,幫助人們列出睡眠週期,但這項設計未必有助於她的個人生涯規劃,梅妮克雖獲得研究獎助,但仍然沒有取得終身職;拍攝多部與睡眠相關教育記錄片的紐約時報暢銷書《強力睡眠》作者馬斯(James Maas)認為,梅妮克有點冒險,建議她應該獲得終身職之後,再開始大展拳腳,因為學者通常不會公開批判同行的知名度,但會在小細節上產生影響,讓自己在經費支持者面前變得黯淡無光,贊助者可能質疑,該名科學家上電視的時間是否超過研究實驗。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八期】2010.12.01

« 痛苦的矯正∣回首頁∣重拾文化自主的創造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