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得益彰好科學

知識新知 12/01/2010

研究發現,引用高的論文所引用的,也多是高引用的文章,這引起了應如何資助科學研究,以及到底科學是如何進展的爭論。

一項關於引用模式的大規模調查顯示,有影響的研究比較傾向引用「重要的論文」,而不是「對科學進展助益不高」的文章。

這份調查報告的作者希望能藉此影響研究補助政策。報告質疑中低影響力論文的價值,認為它們很難成為其他突破性思想的基石。

他們分析了登錄於愛思維爾(Elsevier)出版社史庫柏(Scopus)資料庫中近八十七萬篇文章,這包含二○○三年所有生命科學、醫衛、物理與社會科學的論文。在每一個領域中,所有被高度引用的研究,幾乎都傾向於引用過去被大量引用的文章,而不是比較不受歡迎的文章。這項發現發表於線上的《公共科學圖書館》(PLoS ONE)。

此研究的領導者,德國馬克斯普朗克協會的文獻計量學家伯恩曼(Lutz Bornmann)表示,牛頓(Isaac Newton)的名言,「唯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看得更遠」看來是正確的。

巨人、冰山還是好運?

為了瞭解科學如何進展,該研究檢驗了三種理論。第一種是牛頓名言的推廣,頂級的研究與前人的傑作有直接的關係。第二種稱為「冰山理論」,認為沒有大量一般水平的研究,那些傑出的研究也不可能成功。第三種理論則認為,科學的進展完全是偶然。

柏恩曼的團隊認為,一份研究的影響力,能以其「被引用的次數」來量化。他們利用各篇文章被引用的次數,將論文分為六個等級。發現在任一領域中,頂級的論文(被引用數為全體的前百分之一)多傾向引用其他被高度引用的研究,而不是其餘中等或更次級的文章。柏恩曼指出,擁有越低引用數的論文,越少成為高引用數論文的參考文獻。

在生命科學領域,顯現出過往與現今最傑出的研究有最緊密的相關。平均而言,每篇生命科學類文章的參考文獻中,在高引用數論文中百分之五十二的引用論文,本身也是被高引用的文章,但是以整體生命科學論文來說,引用文章中的高引用數論文,平均只有百分之二十五。

在醫衛領域,高引用數論文在頂級研究的參考文獻中佔百分之四十七,在一般研究中僅佔百分之二十一;在物理領域,為百分之三十一相對於百分之十四;但是在社會科學領域中,此現象卻較不顯著,為百分之十六相對於百分之八。

柏恩曼認為,各學門間的確呈現明顯不同的現象。一份普通水準的研究,似乎對物理與社會科學的進展扮演較重要的角色,在生命科學和醫衛領域則不然。柏恩曼推測,這可能是物理與社會科學比起生命科學與醫衛科學,過去的研究間比較少擁有「共同目標」所導致的。

贊助最好的研究

柏恩曼也指出,這份報告顯示,在資金短缺的時代,比起平均分散資源,集中贊助在頂級的研究者身上,才是好的策略。他支持以研究者過往的出版記錄作為贊助的考量,而非他們所提出的研究計畫。

但是,柏恩曼也承認這份研究仍有不足之處。被引用數只是研究影響力一種量化的方法,不一定能代表該研究真正具有的質量。任職於倫敦一家信息公司——湯姆森路透社研究評價部主任的文獻計量學家亞當(Jonathan Adams)表示,文獻計量學家自己也可能被誤導,若要做真正有效的評估,還應該結合更多研究的資訊作考量。

再者,此研究的結果也未必與「頂級研究需要大量一般水平研究來促成」的概念相衝突。儘管頂級研究者傾向引用高影響力論文,他們依然需要參考眾多的一般水平研究。柏恩曼強調,此研究僅能說明一般的研究「較」不重要,並不代表他們「毫」不重要。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結構生物學家卡里(Stephen Curry)警告,贊助者不應該太倚重這份研究,僅僅贊助那些「引用巨人」,而排除了其他所有的研究者。他也指出,如果依循此一評鑑方式,年輕的研究者可能因此寸步難行,許多排名較普通的研究人員也將感到理想破滅而集體出走,連帶帶走他們的科學貢獻,還有潛在的傑出教學資源。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八期】2010.12.01

« 美對北韓的戰略忍耐∣回首頁∣印度的核子敵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