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對北韓的戰略忍耐

國際情勢 12/01/2010

朝核六方會談真是個詭異的東西,美國以前一度曾非常熱中,小布希政權的晚期,也真打算有點結果,這從美國前任談判代表奚爾最近退休後的說法中可見,但終未見結果。歐巴馬政府上台後,鑑於布希政府之朝核政策未能生效,便打算另搞一套作法,這作法曾被人稱之為「戰略忍耐」。

這項政策都假定北韓會垮台,或是政體轉變,如果能讓北韓政權走上末路,那又何必與它在六方會談中斤斤計較?儘管美國在制定對北韓政策時缺乏足夠的情報資料,但大體上的估計還是言之成理的。

它的第一個估計是認為北韓政治結構可能有變化,因為這是個高度個人獨裁的政權,依照獨裁慣例,任何個人高度獨裁者如果猝死,必然會使其政權結構發生變化,遠的說如蘇聯史達林,南斯拉夫狄托,前者走上集體領導,後者使國家分裂。在二○○八年末至二○○九年初,北韓獨裁者金正日的健康情況確實不妙,很有猝死的可能,即使短期內不死,他的健康惡化也會使政權內部不穩,內部可能發生預為計算的潛在內鬥,這就伏下政權將垮的因子,而新政權必不可能有鞏固的領導,那末,它對外只有軟弱而不可能強硬。

第二個估計是:聯合國對北韓的制裁,即使中俄偏袒北韓,但就美、日、南韓的制裁能力也將使北韓窒息,過去之所以缺乏效果,主要還是制裁力度不夠,尤其是中國不肯配合,如果美日韓發動國際外交壓力,使中國在偏袒北韓不得不讓步,否則成為國際社會的公敵,在中國未始不可能改變方向,當北韓第二次核試之後,中國曾表示憤怒而在聯合國中支持制裁案,可見中國的立場並非鐵板一塊,這個力量後撤,北韓必然感到恐懼而將姿態弱化。

第三個估計是:以戰爭邊緣政策對付北韓,美國與南韓不斷地無休止地在環北韓邊境進行軍事演習,使北韓能夠認清楚美韓的軍事力量以及打擊的決心,美韓不但對北韓的任何挑釁予以嚴厲反擊,甚至主動挑釁,製造出軍事緊張,使北韓時時在緊張戒備之中,使北韓將注意力都集中於此而無法對民生問題多加照顧,從而使人民對這種緊張生活發生厭惡。

以上這三個做法,按說應該是生效的,但是,事情的結果卻並不能像預料那樣樂觀。首先是金正日的接班問題,金正日確實也知道自己可能要帶病延年,所以決心召開了勞動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將過去的班子整個撤換,明確地決定由其子金正恩接班,並安排好金正恩班子的輔佐人選,黨、政、軍各方面都有改造,動機就是為下一代政策奠基,金正日健康也有恢復,至少兩三年內不會有問題,這個新班子便會穩定下來,新獨裁政權的延續也無問題。

關於第二項,經濟制裁的結果,並未像美國原先估計的樂觀,對北韓經濟發展並無決定性打擊,事實上北韓經濟原本就不靠外來援助,除了日本與北韓的貿易受點影響之外,其他無什麼變化,而北韓反集中力量發展其核武,不但在濃縮鈾工作上有進展,生產核彈可能由鈽轉為鈾,它且公開邀請美國專家去參觀,要自主建造輕水反應爐電廠,這都不在美國預料之中。

第三項,北韓的反應較美韓更為激烈,擺出陣勢就是不惜一戰,這是一種玉石俱焚的政策,二次韓戰一起,北韓當然打不過美韓,但是卻會造成南韓毀滅性的打擊,北韓人民經常在戰爭恐懼中生活,對軍事緊張的感覺已很正常了,但南韓則不然,南韓已高度現代化,南韓人民絕不願自己的生活毀於一旦,絕對是反戰的。北韓參透這個道理,便不畏懼美國雷霆式的軍演,這從這次炮擊南韓延坪島一事可見。

北韓絕不畏美韓的軍事衕恫嚇,美韓軍演反而使中國憤怒,當然美國也未始沒有對中國敲山震虎之意,但是,中國會屈服嗎?會因此不敢支持北韓了嗎?答案可能是否定的,因為中國之支持北韓現在已非意識形態的關係,也非經濟利益的關係,而是純安全戰略上的關係,美日韓的軍事抱圍的愈厲害,中國的防患心也愈重,而在這地區,中國的結盟者也只有北韓,美國的威嚇愈厲害,中國支持北韓的力度也愈大,這是個普通常識問題,金正日對這種情形也看的很清楚,美國的華盛頓航母開來黃海威脅愈大,他心中便愈篤定。

美國目前不喜歡六方會談,金正日喜歡嗎?同樣不喜歡,他的目標是建立核武國家,而六方會談卻是要無核化,他會感興趣嗎?目前所以不完全拒絕只為顧及中國的立場而已,否則不談拉倒有何關係?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八期】2010.12.01

« 非純屬機運:身為社會心理學家的一生∣回首頁∣相得益彰好科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