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尖計畫下的道德問題溯源

意見評論 11/01/2010

已有第四位成功大學教授涉及使用研究經費不當,引發學校為共犯的質疑。其實豈只學校是共犯,教育部亦難辭其咎,且已近乎學術界的組織性犯罪。有的教授之所以會濫用自己研究經費,也許因為所浪費的金額相對過小,自覺無足輕重外,但更是整體學術界造假風氣瀰漫,從台灣乃至亞洲無不如此,處身其中簡直無所逃避,也就記不得什麼道德問題。倘因若干個人小德出入,掩飾了學術界整體的大德敗壞,何能有反省?

教育部推動邁向頂尖大學計畫,投入鉅資,其成效的檢驗,主要仰賴國內外各種評鑑,評鑑指標為何,頂尖計畫執行重點便為何。其中最重要的兩項就是學術發表與國際化。為能在這兩項標準上突飛猛進,各校採取偏頗行動,不少已近似於財經領域中的詐騙行為,但是在所謂頂尖學術界卻習以為常。簡言之,就是不擇手段以組織性力量,有系統的製造出發表與國際化的表面統計數字,誆取教育部來年的繼續支持。

如何提高國際化呢?在學校沒有能力開設國際化課程的條件下,只能靠投入大量金錢誘因吸引國際學生來校,他們既不能以中文學習,又得不到好的英語課程,充其量作為提升國際化指標的數字。請問,上市公司可不可以把在歐美分公司賺的錢洗到賠錢的台灣,然後欺騙股東說台灣分公司賺錢呢?可不可以把集團負責生產的公司資產掏空給廣告公司呢?

如何提升發表呢?在學校短期內無法增加研究能量的限制下,各校花大筆鈔票有系統地對外挖腳,將別人進行中的計畫移過來,把別人已有的研究成果變成自己的研究紀錄,入主經營不善的學術期刊等等,這些均非關研究質量的提升。請問,上市公司可否放棄生產,像禿鷹一樣四處覓食,搞垮小公司,撿取現成好處,然後爭取國家預算繼續支應自己?

過去學術造假是個人行為,現在則成為集團性的組織行為。試問,如果個人不能抄襲旁人的著作當成自己的著作,或請槍手捉刀寫論文,為什麼學校可以針對性地用金錢將別的團隊或個人的發表成果,挖腳到自己的單位?不是自己學校推動的研究成果或研究計畫,為何移來之後竟可以當成是給教育部評鑑的內容大肆張揚?學校再用這樣的所謂成果募款、招生,這反而不是犯罪。

其結果,認真從事研究的得不到鼓勵,基礎研究得不到重視,致力教學的遭到解聘,用中文發表的不算研究成績,在各項指標的速成壓力下,正值英年卻過勞死的教授一個接一個,至於學生中許多得到憂鬱症、自殺的,當然毫無礙於頂尖的光環。極端的如東亞研究所竟不重視日文或韓文教育,獨尊英文;培養大量本土博士的學校本身一心聘用外籍教師與歸國學人,放棄自己的博士,迫使他們錯向那些退而不休的雙薪老師輩發動鬥爭。

其實,將研究經費納入私囊行之有年。自始,教授薪水中有一半是研究費,但即使不做研究照樣領,數十年下來,已經視為本薪。後來國科會鼓勵研究而接受研究計畫案的申請,便要求必須做研究。但是研究經費即薪資的概念早已深入人心,所以大量教授領取國科會經費後,不使用經費聘助理或買資料,而自己扛下所有工作,然後繼續以各種名目繼續領取經費家用。國科會近年決定,作研究的就額外發給津貼,目的正是要改變這樣的文化,希望教授更好的分配研究經費,不要再為了小錢而一肩扛下應該聘雇助理的工作。

無論如何,過去這種行為的前提是,研究仍須有其成果,就如成大幾位教授確實是做了研究,也有成果。真正的大問題是,台灣學術界高層失去方向,用金錢製造數字,追求速成,教授身歷其中,面對大家沾沾自喜的頂尖大學假象,以為能製造發表數字就是規範所在,結果老的文化死灰復燃,只要能滿足發表數字的期待,則把所謂頂尖的經費當成收入,不就是他們一直身處的真實世界嗎?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七期】2010.11.01

« 全球核武燃料的危險∣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97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