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科學再起

知識新知 11/01/2010


二次戰前,德國曾是世界科學的龍頭,戰後德國東西分隔,雖各有發展,但也多有困局。今年是東西德統一二十周年,德國正逐漸重返往日科學榮耀。

德國在一九三〇年代法西斯主義興起之前,是世界科學的龍頭老大,別國的科學家甚至得學德文才能跟上最新的科學發展。二次戰後,戰敗的德國有如死灰,往日知識榮耀一切歸零,必須重新建構科學機構和設備。冷戰時期的政治局勢,又迫使分裂的德國各自進行重建工作。

西德一向科學資金充足,研究結果也漸受矚目,但幾十年間卻自鳴得意,科學家不知積極進取,僵化的官僚作風又限制個人創意。另一方面,東德的成就在蘇聯團體中可謂出類拔萃,但是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倒下後,卻暴露出他們遠遠落後西德的殘酷現實。東德自我阻隔於西方世界之外,包括其科學期刊(現在幾乎已全用英文),以及既老舊又設備不全的實驗室,當時大多數東德科學家都完全跟不上時代。

今日的德國,儘管不比昔日輝煌,在許多條件看來仍是佼佼者。

今年十月三日是東西德合併二十週年紀念,正好值得回顧這個國家歷經篳路藍縷,重奪科學掌舵的新生之姿。今日的德國,儘管不比昔日輝煌,在許多條件看來仍是佼佼者,有些領域甚至超過歐洲兩大巨人——最近稍稍退步的英法兩國。

這些成就來自於其一貫的政策。德國在不同政黨執政時的幾任政府,都將科學發展視為第一優先,年年提高科學預算。他們也支持逐年增加額度的五年預算,受惠的包括馬克斯普朗克學會和赫姆霍茲學會之下的基礎科學研究機構,以及掌管大學經費的德國研究基金會(DFG)。政府對策略研究計畫穩定的增加支持經費,德國的十六邦也都提高各自的研究預算。

在科學研究發展上的支出,已從一九九八年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二點二七提升到二〇〇八年的二點六三。就連二〇一一年政府預算緊縮了百分之三點八,科學部的預算預計都會增加超過百分之七。根據歐盟執行委員會做的歐洲統計,同時期法國的研究發展預算從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二點一四下降到二點〇二,英國則從百分之一點七六小幅上升至百分之一點八八。

這些科學經費都能被充分運用,多歸功於德國強而有力的科學機構,及他們有效率的行政文化(不斷削減官僚手續),計畫的能力和對品質的嚴格要求。研究機構互相協調遊說政府,幾經辛苦之後終於收斂傲氣,提高競爭力,最近也才為長久來遭受忽視的外國學者和女性科學家兩大科學族群打開門戶。

舉例來說,東西德合併之後,馬克斯普朗克學會在東德創建新的研究機構,費盡千辛萬苦才能招募更多外國學者和女性科學家擔任頂級職位。他們也和大學聯合創立國際研究生院,實施全英文教學。比起英國每年生產的博士有百分之四十都是外國人,德國是還遠遠不如,但人數也已從一九九七年的百分之六點七上升到二〇〇八年的百分之十四點五。

持保守態度的大學在這方面原本並不積極,但也不得不以行動回應二〇〇五年聯邦政府開始的「菁英計畫」:一項分幾階段執行的大學評鑑計畫,各大學分成大型研究機構和研究學院互相競賽,最後由得獎結果評判是否獲得「菁英」大學資格。對大學來說,很顯然這個計畫獲得的名分,比起獲得的獎金更有價值。

同時德國也有系統地向外發展。他們號稱是歐盟裡最精通歐盟創新研發計畫(European Commission’s Framework programmes of research)的機構,讓德國科學家和科研機構對經費申請機會瞭若指掌,並且針對複雜的申請步驟提供建議。第六屆(二〇〇二至〇六年度)歐盟科學創新研發計畫的分析顯示,如果不把英國的超級入會費折扣考慮在內的話,德國是唯一研究經費幾乎已領回所有會費的歐盟大國。

德國對科學研究的重視,還顯現在政治的高層。歐盟議會裡許多重要的科學相關組織,包括研究、環境、能源、食品安全等委員會,領導人都是德國人,所以能大幅主導歐盟政策。德國的科學機構還延伸到歐洲之外,包括美國、拉丁美洲和中國。比方說馬克斯普朗克學會過去五年間就在上海、布宜諾斯艾利斯、佛羅里達州的木星市都創立了機構。

這些努力都還在進行,德國要達到他們期待的目標還有一段長路,尤其是女性科學家,現在仍然只佔了頂尖學術職位的百分之十二,在整個歐洲裡是最低的。但是他們的努力不懈有目共睹。其他歐洲國家應參考德國持續不懈,有系統提升科學基礎的作法,無須膽怯,儘管起而效法。

(本文為二〇一〇年九月三十日《自然》雜誌社論)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七期】2010.11.01

« 社會演化的研究新法∣回首頁∣全球核武燃料的危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