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育的趨勢挑戰

意見評論 10/01/2010

從宏觀的角度來看,目前世界上的大學教育,是朝著兩個趨勢發展;一個是在既有的知識內涵和體制之內,力爭競爭力指標的表現,近年日益受到矚目的好幾種世界大學排名評鑑,就是一顯著事例;另外一個趨勢則是希望超越既有體制性的知識樊籬,創造能帶來深刻社會影響力的新知識,這種趨勢在現有大學體制內較不受到重視,但是在大學之外的社會環境卻愈益的得到回響。

就大學的表現來看,目前並沒有立即可見的大危機,整體來說,大學還是一個獲取知識和社會技能,增加就學者生活和工作能力的絕佳場所,無論是台灣還是在其他國家,儘管入大學學習的費用都在成長,但是爭取進入大學的人數(或是年齡層人口比例)仍在增加,甚至大學的經營也還是一個蓬勃發展的事業。

在這樣一個蓬勃發展大學事業裏,目前主流趨勢中的排名評鑑等指標,便自然要成為學校發展的目標,在這些「客觀公正」指標的帽子之下,其實是商業利益的取向,爭取的是學生和外來資源。這是近世大學的發展一種生態,中外皆然,好壞不拘。

我們曾經多次議論,近年由於五年五百億計畫,以及隨之而來的大學評鑑排名競賽,造就了一個新的學術全民運動,由於論文數目的增加,以及一些所謂客觀指標的改進,其結果是在國際上大學排名的上升,但是也造成學術生態環境的丕變,不但劣化了師生與同儕的關係,學術風氣和價值也有負面的影響。

無獨有偶,我們以之為標的,亟於追趕模仿的美國大學和學術體系,最近也遭到嚴厲的批評。美國兩個右翼智庫,發表了激烈抨擊美國大學體系的報告,兩位左翼學者,更在新出版的一本著作中,批評美國的高等教育是浪費金錢,遺誤下一代學子,甚至是進行大學排名評鑑的《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都說,如果美國的大學是一個商業體系,那麼它應該會被對手接管,需要大砍開銷和組織再造。

二次大戰之後至今六十五年,大學和大學所發展的學術研究,一直被認為是社會和知識進步的源頭,但是如果以美國來說,得到的卻是如此負面評價,縱然這些批評難免有民粹黨派的意識形態,卻反映出一種社會觀感,學術中人儘管對此不以為然,然而二戰之後大學和學術的受到社會資源支持,能成就普遍趨勢,也是民心所向,載舟覆舟,現在有如此改變,可說是一葉知秋。

我們的尷尬是,長久以來,觀念中近世的學術知識標準,似乎盡出於彼,現在以之為標準的體系受到如此批評,如果一旦丕變,我們又如何自處?說到頭來,還是一個知識與學術價值的問題。在彼邦當今一些學術研究題材被批評是無病呻吟,脫離真實之時,亦步亦趨的我們學術研究,當更難以避免相同的虛枉。

面對今日世界經濟和生態環境失衡的大變局,長久以來以公共資源投資知識思維的正當性,已受到挑戰,當前學術的強調「轉譯研究」,來面對迫切問題的趨勢,實無關是非對錯,只因時移勢易,而這期《知識通訊評論》所介紹美國企業人士創辦的「奇點大學」,也反映出一種脫離現有體制,尋求因應變局創新思維的迫切性。

以文化自主的創新來說,對比當前我們社會中許多其他領域的推陳出新,大學學術受到體制傳統束縛,加上評鑑排名比賽的推波助瀾,更難免跟風逐潮,劃地自限,不但對原創理論與社會影響,難有成績,這不祇枉費寶貴的社會資源,對於那麼多人才的創造力量,也是一種斲喪。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六期】2010.10.01

« 不發表就走路∣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96期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