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看法大不同

專題報導 10/01/2010


最近的一項對科學認定調查顯示,東方文代表的中國與日本,與歐美國家人士對科學議題的看法大有不同,這或有來自文化差異和歷史背景的影響。

一般常說,科學是一種國際共通的語言。然而世界各國對於科學與科學家的態度又是如何呢?《自然》雜誌與其同一集團的附屬刊物《科學人》(Scientific American)雜誌日前進行網路調查,看看對科學有認識的人有何國際差異。他們在網路上一共調查了超過兩萬一千名《科學人》雜誌及其十八國語言翻譯版本的長期讀者。儘管這些讀者閱讀的是同樣科學雜誌,對科學也有許多相同想法,然而在某些熱門而敏感的議題上,意見卻大相逕庭。

東亞與世界其他區域的差異最大。舉例來說,令人意外地,共有百分之三十的日本讀者與百分之四十九的中國讀者,對演化論能夠解釋地球上物種的多樣性,認為有合理的懷疑,相對的,在世界其他區域卻只多在百分之十左右。

日本與中國的受訪者,對於宇宙起源的科學學說,也有較多的懷疑。三分之一的中國讀者認為,科學家不應與政治有牽扯,世界其他區域持相同意見者僅有百分之十。

不過,由於調查方法不算嚴謹,所得結果還難說是定論。國家間的調查並不均衡,相對於美國及一些歐洲國家的數千計名受訪者,日本僅有一千一百九十五名,中國更只有兩百六十九名。線上問卷的調查方式,讀者得以自行決定是否回應,因此也僅有一些讀者的部分意見。此外,就算是相同的問題,來自不同國家的受訪者,也可能因文化差異導致不同的解讀。儘管如此,這項調查仍頗具價值,顯示具有科學識讀能力的公眾,其想法不見得就會與科學家一致。

許多調查項目的結果普遍與預期相同,受訪者都認為,科學家普遍比其他公眾人物值得信賴,投資科學對於未來的經濟成長很重要,同時也認同動物實驗的必要性。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去年年底爆發了氣候門事件爭議,氣候變遷也出現地域性的差異,調查結果指出,大部分受訪者對於人為因素造成全強暖化的說法,持日益相信的態度。調查也顯現出區域內的差異,歐洲人在基因改造作物意見分歧,而德國要廢除核能。

那麼,應該如何解釋日本與中國讀者對於演化以及大爆炸理論的質疑呢?一些受訪科學家認為,儘管這些區域受到基督教創造論的影響有限,不過神道、佛教等亞洲傳統哲學思想,對於物種起源也有不同於演化論的一套解釋,受訪者的懷疑可能因此而生。

日本國立遺傳學研究所族群遺傳學家齊藤成也(Naruya Saitou)認為,這樣的質疑,可能出自人們對於大自然複雜性的體認。而這也使系統生物學在日本成為相對冷門的學科,畢竟與機械或工程相比,複雜的生物學很難化約成為簡單的公式,無法控制的變因也多。不想改變、干擾自然的想法,也使得基因改良作物不受歡迎。

京都大學以公眾科學認知為研究主體的人類學家加藤和人(Kazuto Kato)指出,這種正反感情並存的現象,反映出東亞地區比較意識到知識的有限性。由於調查問卷中關於演化論的項目,是問受訪者對於其解釋能力是否有「任何」疑慮,或是否「所有」證據都支持演化論一說,也可能造成受訪者回應的謹慎保守。加藤和人說,許多受訪者說有懷疑的空間,並不代表他們是相信創造論。

北京中國科技技術資訊研究所總工程師武夷山表示,關於演化論的問題在中國受訪者中或許也引發了一種自然而且健康的懷疑。畢竟,對於所有的事物抱持一定的質疑,就是科學家的重要特質。即便是物理學界,對於宇宙的起源,也是爭論不休的。他更指出,受訪者往往會揣摩問卷的目的、設計者想要的答案,若受訪者表示沒有疑慮,容易造成不夠開放、無法接納多元觀點的印象。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科學傳播與公共政策專家舍費爾(Dietram Scheufele)表示,受到政治氛圍的影響,西方受訪者對於科學和科學家的支持往往十分明顯,尤其是在美國,二元對立的政治環境,使一般民眾對於氣候變遷、幹細胞等等議題不是支持就是反對。舍費爾認為,這樣的思維限縮了理性論辯的空間。

對美國一般民眾的調查,其中有百分之二十六認為,演化論可以解釋地球的眾多物種生命,而此次《科學人》雜誌進行的調查,百分之八十七的美國受訪者表示所有證據都支持演化論,二元對立選邊站的現象,可見一斑。

舍費爾認為,這次的受訪者與一般普查的抽樣所得相異。

武夷山指出,語言上的細微差距也會影響調查結果。中國受訪者與西方受訪者無異,認為科學家應該針對科學政策提出建言,也贊成其參與相關的公共論辯,在「科學家知道甚麼對於公眾最好」此一項目上,中國受訪者甚至更加認同。然而,其中卻有百分之二十九強烈贊同,科學家應與政治保持距離。武夷山指出,這是因為文化大革命濫用政治至上口號的歷史背景,政治一詞在中國普遍具有負面意涵,並不代表科學家對於政治無所貢獻。

此外,兩百六十九名讀者的回應也欠缺代表性。武夷山表示,中國有十三億人口,兩百多份回應,相較之下真的沒有什麼份量,少數受訪者些微的意向改變,就足以影響結果。此外,美國受訪者不僅數量較多,有四千七百七十九位,同時涵蓋的年齡層與職業也較為多元。相較之下,中國受訪者年齡的中位數是三十五歲,相對年輕,同時以自然科學家為主。

舍費爾指出,儘管這項調查的方法不夠科學,其結果仍然十分值得玩味,即便是針對青年人為主的中國受訪者而言。舍費爾認為,這代表年輕知識份子對於認為科學應該在政策層面與日常生活上落實。這個年輕人認為科學才是推動政治主力的看法,迥異於一般對中國的印象。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六期】2010.10.01

« 保育可以救貧?∣回首頁∣不發表就走路 »